激情色情黄小说

姐姐们的内裤番外篇之阿敏的教学练习

网络2018-12-12 17:01:0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阿敏灌下了第四杯咖啡后,媚姐还没有准时赴约,虽然说咖啡续杯不要钱,但是阿敏心里的烦躁,岂能有几杯咖啡就能解决?

媚姐悄悄出现在阿敏眼前,待到阿敏抬头定睛观察时,已经有邻桌两个不相识的男人为媚姐调整椅子,一边请客一边向媚姐所要电话号码,虽说这里算是具有高贵气质的咖啡馆,男人们的表现还是有些下三路。打发走了狂蜂浪蝶,阿敏才正式观察起这个自己在网上苦苦求助女人:微微隆起的鼻子,樱桃小口,眼睛水汪汪地隐藏着秋波,脖颈、手踝、脚踝和玉臂都是青筋微微透出。D罩杯在双臂的交叉间显得有些欲盖弥彰,腰身呈现出“凸”字型,但是屁股和大腿包裹在紧身一步裙里,越发显得峭立可爱。“你就是阿敏?”“是的,你是媚姐吗?”“你说呢?小可爱。”对过去深深地失望让阿敏决定抓住这根最后的救命稻草,九杯咖啡过后,阿敏讲完了自己的故事。

媚姐始终笑意盈盈,听完了阿敏的故事,媚姐沉默了一会问到:“你决定了这样做,确定吗?”阿敏想了一想,坚定了自己的决心后点了点头。美姐拿出一份合同,让阿敏签名,便和阿敏一起走进了咖啡馆的洗手间。在确定好里面没有人后,媚姐锁好门便命令阿敏脱光衣服。阿敏心里的渴望战胜理智,哆哆嗦嗦脱下牛仔短裙和运动T恤衫。里面的内衣不是一整套,红色胸罩有些旧了,让B罩杯的胸部看起来有些垂头丧气;底下的内裤却是不符合年龄的卡通图案,连媚姐都绷不住笑了场。乳头的颜色有些黑并且干瘪着,阴毛则是异常茂盛像是荒废已久的花园。腰身还算可以只是腹部有些赘肉但是不太明显,四肢呈现出一种营养不良的瘦弱,一看就是缺乏运动的干物女。仅有的亮点在脸上,一双大眼睛+满口洁白的牙齿也算是加分项目。“你这单生意我接了,不要你的钱,但是呢,我要一点信物。”媚姐扬了扬手里的手机,指示着阿敏按照她要求的姿势拍下一张又一张羞耻照片。“明天早八点半,十点半和下午两点按照顺序赶到这三个地方去,不要吃早饭,今晚把身体洗干净。另外,这个……”媚姐抓起阿敏的内裤扔进了厕所的垃圾桶里。“把剩下的全部扔掉,如果再让我看见你穿这种不上档次的内衣,我就把你的小穴和屁眼塞入胡萝卜扔到大街上去。”

第二天的阿敏一脸疑惑站在一家私人妇科门诊的门厅里,第一家原来只是体检。和一般的体检基本相同,只是多了针对阴部和肛门的检查,到也在预料之中。第二家则让阿敏脑洞大开,是一家名叫“S3B”的高档私人成衣店,而面前这位负责给她量身的裁缝,居然是一个年轻男人。“脱光衣服,劈腿,站好。”裁缝用尼龙面罩遮住自己的双眼,手上带好医用胶皮手套,命令着阿敏。阿敏照做了,裁缝一边上上下下测量着,一边让女助手直接读取尺子的数据记录下来。量身非常缓慢,但是男人的手一直未曾离开过阿敏的身体,仿佛阿敏的身体就是他的玩物可以任意拿捏。量身最后在男人用中指插入阿敏的小穴中结束。“肛门还是不行的,这点具体记下来,”第三家则是另外一家服装工作室,店面不大只有三个女人在合伙经营,女人们让阿敏裸身躺在一张皮革床上,时而侧卧时而趴卧,时而劈开双腿时而夹紧阴户,数码相机闪光灯啪啪啪啪闪动的次数明显大于见到尺子的次数。女人们的手偶尔磨磨阴蒂,扭妞屁股,抓抓乳房,插插小嘴,撩撩屁眼,动作更似男人的挑拨。最后,为首的女人戴上一只用奇怪布料制作的薄手套,将中指依次插入阿敏的嘴巴,小穴和肛门,布料表面的粗糙让阿敏的下体一阵抽搐,肛门却死活进不去了。当夜幕降临,阿敏走在回家的路上,回味着一天的遭遇,下体居然有了一丝反应。

转眼过去了两个礼拜,阿敏没有收到得到媚姐的任何信息,就在她打算把这事情当成一个玩笑时,接到了媚姐的包裹。包裹里是一套无袖长裙,一双人字拖和一个信封。信非常短:明天下午六点全裸穿这套衣服赶到这里,只需带手机和车费。下面写着地址和进门密码。

在夕阳下,阿敏扭扭捏捏下了出租车,出租车司机绝对想不到这个在闹市中下车的女人居然是一个真空人。进入媚姐的三层爱巢后,阿敏的教学练习正式开始。

媚姐几下剥光了阿敏身上的衣服,轻轻给她戴上可爱小猫面具,开始围绕着她慢慢查看她的身体。媚姐穿着一件日式紫色透明短浴袍,衣襟敞开着分在两边,紫色蕾丝乳头贴点缀于裸露的D罩杯乳房上,下身一条紫色开档丁字裤的缝隙促使阴唇夹住了小穴里的中号自慰棒,自慰棒早已经开到了最大功率,媚姐不得不偶尔皱眉对抗一下来自阴道的刺激,溢出的淫水偶尔滴滴答答落在地面上,媚姐却丝毫不在意。媚姐命令阿敏跪在地上放松腰身将屁股落在小腿肚子上,自己则是侧身抬起了一条腿让阴部贴上了阿敏的脸颊。微微骚臭的阴部混杂着肉体和淫水摩擦着阿敏的脸颊,中间还夹杂着自慰棒底部传来的作用力,阿敏几乎要哭出来了想着试图伸手遮挡,而媚姐的动作则是越来越开放,丝毫没有怜惜她的意思。摩擦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阿敏的脸颊酸酸的,美姐拿出自慰棒磨磨阴蒂射出阴精。当阿敏还未习惯过阴精的味道时,媚姐直接命令阿敏用嘴巴洁肉屄。阿敏从来没有距其他女人的阴部这么近,毛茸茸地此刻因为淫液的关系变得湿哒哒的,骚臭的味道让阿敏一阵脸红。阿敏伸出舌头一点点舔舐媚姐的阴户,舌头的触感让媚姐又来了兴趣,任由阿敏的舌头出入自己的肉穴,摩擦自己的花蕊。“啪!啪!啪!”阿敏这边的心态从最初的耻感因为媚姐的淫声变成了调戏媚姐快感,舌头进出之间更加努力。媚姐舒服了一阵,示意阿敏停下了活动,这时候的阿敏,咽了一下口水,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的淫荡。

阿敏随着美姐下到浴室里,用热水冲了冲身体没等擦干,就来到了电影房的水床上。一部最新的日本AV正在播放,是一群女人的潮吹合集,只要短短几分钟,荧幕上就有一个女人喷射出淫荡的画面。“我刚刚自慰完了,现在我要是再次自慰,你猜我会不会像她们一样猛呢?”“我不知道,这个我不懂啊。”媚姐没有理会阿敏的语言,拿出中号小号两根自慰棒,经过润滑后缓缓插入肉穴和肛门,示意阿敏蹲在面前观察自己的的阴部。

起初,媚姐只是轻声的“嗯”“啊”“呀”的呻吟着,劈开的大腿慢慢变成了M型。大腿根部的靠近阴部的一侧,肉壁的抖动越来越快,有几次明显可以看出有大腿抽搐的迹象。媚姐一点一点把两个自慰的功率调到最大,上唇咬住下唇憋住呼吸,脸色一点一点变成了绯红。紫色蕾丝乳头贴上用作装饰的蝴蝶仿佛慢慢活了起来,振动起了翅膀。媚姐脸庞越来越红,终于忍不住大口呼吸起来,随之而来的则是不亚于屏幕声音的骚言浪语。“再往里一点!……啊!……阿!……啊!再用力一点!……啊!……阿!……啊!插我!操我!操我的屄!……啊!……鸡巴~~!哥哥鸡巴射到我!射我的浪内裤!射我屄内裤上!……啊~~~!……啊~!……阿~~~!……啊~~~!不要停!操我!我是浪屄!用力操!……啊!……阿!……啊!好棒!好满!……啊!……阿!……啊!射进去!射我!射我!……啊!……阿!……啊!嗯!……啊~~~!……啊~!……阿~~~!……啊~~~!哥哥操烂屄!操浪屄!……啊!……阿!……啊!肉屄好爽!肉屄要鸡巴!”近乎癫狂的声音持续很久,听着心里难免酥麻酸痒,不要说男人,就是阿敏忍不住把两根手指插进自己的小穴里揉动了起来。

本来夹在媚姐乳房上的乳头贴掉了下来,瞬间的痛感让乳房的抖动加速了全身的运动。媚姐已经顾不上肛门里的自慰棒,任由其慢慢脱出。媚姐又拿出了一根中号自慰棒,深深压住了小小的阴蒂,里面的自慰棒则趁机加快了抽插的力度和速度,对G点进攻炮火更加猛烈了。“……啊!……阿!……啊!舒服!好人操我……啊!……阿!……啊!操淫屄!……啊!……阿!……啊!我是卖淫屄的!干我的屄心子去!……啊!……阿!……啊!操屄有理!我爱操屄!……啊!……阿!……啊!”伴随着今天最大一股阴精涂满阿敏的脸,媚姐终于结束了疯狂。媚姐从下体拿出自慰棒,一把抓住阿敏的头发,迫使她将舌头抚慰在自己的阴户清洁起来。媚姐顺手将小号自慰棒递给了阿敏,阿敏想都没有想,将小号自慰棒塞进了自己的肉穴里。

肉穴里原本的两根手指并没有拿出去,加上小号自慰棒的厚度,实际比中号自慰棒还要大一些。阿敏的肉穴没用几次,虽然经过媚姐的刺激流了不少淫水,但是长期的单身让体内的肉壁褶皱呈现出一种粘连状态。阿敏就算是偶尔发泄一下也只是摩擦外阴,肉穴的里面除了每月的亲戚几乎没有什么光顾过。尽管已经插入很深,手指和小号自慰器似乎有发挥太大功效,感觉和平常差不多,无法平息媚姐挑起的欲望之火。

媚姐等了几分钟,看到阿敏依旧没啥起色,便慢慢从身体后抱起了阿敏一起躺倒在床上,双手穿过阿敏的腋下抓牢乳房,双腿从阿敏腰身后伸出用双脚缠住阿敏小腿肚。“适当的主动可以激发男人的兴趣,床上不是教室,想要赢得男人,就要比男人更了解他们的性欲。女人的欲望不是拿来克制的,

而是可以控制的,控制欲望第一点,就是找到能最大释放她的方式。”

“好媚姐好媚姐,求你教教我”说话的瞬间,阿敏依旧没有停下手部的动作。

“现在开始放下自己,以后管乳房叫奶子,阴茎叫鸡巴,小穴叫骚屄,肛门菊花统统改成屁眼,而自己就是等男人抓

奶子用鸡巴给骚屄浪屁眼止痒的小母狗。现在大声喊出来吧!”

“我不敢啊!媚姐!我不敢!”阿敏身体越是扭动,心里的火越是气氛高涨。

媚姐的左腿放开阿敏的小腿肚子,微微弯曲,脚后跟恰好踢中阿敏的阴部,让肉屄的感觉愈加强烈。阿敏再也坚持不住了,终于喊出了比荧幕上更加洪亮的声音“我是等男人抓奶子用鸡巴给骚屄浪屁眼止痒的小母狗!我是等男人抓奶子用鸡巴给骚屄浪屁眼止痒的小母狗!我是等男人抓奶子用鸡巴给骚屄浪屁眼止痒的小母狗!”如果有人评选全世界上被最快实现的愿望,阿敏这个愿望一定可以入选,三声话音未落,一个男人出现在阿敏面前,阿敏还未看清男人的面貌,一根鸡巴插进了等男人抓奶子用鸡巴给骚屄浪屁眼止痒的小母狗阿敏的肉屄里。

男人只是按照一个速度反复进出阿敏的肉屄,男人的右手紧紧握住阿敏的左乳,左手则是牢牢按住阿敏的右手;而身下充当肉垫的媚姐则是控制住了阿敏的左臂,右手推、握、拉、扭、攥等各种花式刺激的阿敏的右乳房。男人的阴茎火辣辣刺激着阿敏的肉屄,肉屄的通道仿佛一下子被打开了,酥麻酸痒痛,陪着阴道的收缩,淫水的溢出已经弄湿了一大片床单。几分钟以后,阿敏的双腿盘上了男人腰身,被松开的双手自觉揉捏着自己的乳房,“嗯”“啊”“呀”乱叫起来。

媚姐趁机离开下面,站在阿红头上拨弄着自己的阴唇为阿红灌溉自己的淫水,可惜水床的晃动让淫水四处飞散,阿红为了喝道更多的淫水而试图探起身子。媚姐改变了姿势,翘屁股对准男人,用自己的肉屄和大腿夹住阿敏的小脸喂给她淫水。阿敏的身体则是彻底被打开了,右手紧紧抓住右乳的乳头拼命向外拽拉,左手则是在左乳一次有一次攥出狠狠地血印记,灵巧的舌头一次又一次刺激着媚姐的馒头肉屄。

只需要几分钟,阿敏的意识游离在清醒与模糊中间,媚姐放开阿敏,大声对她说:“喊出来,把你的浪劲喊出来,浪屄阿敏喊起来。”阿敏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体的反应,享受性爱的刺激让她彻底放开自己,浪叫了起来。“……啊!……阿!……啊!哥哥好强!啊!嗯!……啊~~~!…妹妹屄好满!……啊!……阿!……啊!射进去!射我!射我!……啊!……阿!……啊!嗯!……啊~~~!……啊~!……阿~~~!……啊~~~!哥哥操烂屄!操浪屄!……啊!……阿!……啊!我的屄好爽!屄要哥哥的鸡巴!嗯~~啊…... 啊!嗯!……啊~~~!”男人则在刚才阿敏迟疑的瞬间变换了姿势,这时候阿敏变成了一条真真正正的母狗,任由男人从后面一次又一次重重撞击自己的屄花蕊。

男人在一次猛烈的攻击后抽出了阴茎,阿敏感到失落正打算回头看个究竟,一根没有经过润滑的中号自慰棒插进阿敏的肉屄;同时,一阵阵凉意从菊花出慢慢传来。阿敏不得不扭动身躯唤出更多的淫水来应对自慰棒的最大功率,根本无暇顾及菊花将要面对的威胁。“啊!~~~~~~~~~不要啊~!!!!!!”男人的阴茎插入了阿敏的菊花,巨大的疼痛感让阿敏的身体

扭曲不停,留下的泪水汗水淫水也越来越多。男人似乎不急着前进,待到阿敏稳定一些,慢慢又推进一些。“~~~~~~~~不要啊~!!!!!!~~~~~~~~不要啊~!!!!!!~~~~~~~~不要啊~!!!!!!”阿敏现在说不清是兴奋还是屈辱,扭动身体想摆脱男人,可惜腰身被紧紧固定在睡床上。阿敏想赶快向媚姐求助,环顾四周,却发现媚姐在水床的另一边,媚姐似乎对自己的馒头肉屄又完成一次侵害,原本有些鲜嫩的肉馒头完全失去了活力,促使她自己麻木的躺在那里。

男人把动作重复了五次才完全进入,慢慢开始抽插阿敏屁眼。自慰器和男人的互动似乎非常和谐,屄花蕊的瘙痒一次次被消灭又一次次被挑拨起来。阿敏则在这种起起落落中不断获得刺激,属于性高潮的小小火苗这次被浇灌了汽油。“嗯!……啊~~~!…哥哥真好!哥哥操屄!!…妹妹屄好爽!……啊!……阿!……啊!哥哥干死浪屁眼!哥哥干死浪妹妹!嗯~~啊…... 啊!嗯!……啊~~~!”阿敏双手胡乱抓着,似乎想撕碎面前的床单,不知不觉拿到媚姐用过的自慰棒,马上才进口里吮吸起来。自慰棒上味道透着一种酸臭,吃起来黏黏地,对此刻的阿敏来说,这是属于此刻的最佳食物。

男人的抽查越来越猛烈,两个人于是侧身倒在水床,男人的一只手狠狠抽插了自慰器,双重刺激不再和谐,而是比赛般越发强力。两个浪头最终合并成一次巨浪,男人射精后还未缩小的阴茎配合着射出的精液给阿敏造成了难以启齿的肿胀感觉,而自慰器的快速转动让阿敏的意识瞬间空白,她的阴精喷射而出。经过十几分钟,阿敏才恢复过意识来,摸一摸自己的阴部,白色的残留物提醒她自己眼前的一切不是一场梦。

男人有些害羞的站在旁边欣赏着阿敏,阿敏随着他的目光看回到自己的身体:原先B罩杯乳房已经俏丽起来,乳头饱满而充满弹性,自己和男人还有媚姐的抓痕遍布乳房上下;第一次感到自己的脸部莹润了起来,仔细嗅闻才能发现那是汗水混杂着媚姐的阴精滋润后的感觉。阿敏原本想哭泣怨恨男人强迫自己接收这种难以启齿的性爱,但是看到男人阴茎间为自己做出的努力,忍不住心疼而上去清洁起来。

媚姐静静等待阿敏为男人清理干净,面对着从屁眼慢慢沾食精液到嘴里的阿敏,慢慢拿出一些丁字裤,这些丁字裤只有一缕三角形布片和三根细绳组成,布片的大小约等于普通丁字裤的三分之一,指了指男人。“他最喜欢沾满女人淫液的丁字裤了,你要报答他,应该怎么做呢?”阿敏看看男人在看看媚姐,满脸愉快地拿起一条丁字裤,用小号自慰器慢慢将布料顶入肉屄。刚刚经过暴风雨洗礼的小屄内一片死寂,此刻因为这条淡蓝丝绸丁字裤的到来而立刻变得活跃起来。慢慢的细绳飘荡在略显红肿阴道口,阿敏则又慢慢拿起另外一条。一条、两条、三条、四条……足足十条丁字裤塞入后,留下的彩带飘扬在阿敏双腿之间,最后一条丁字裤的布料在阴唇后隐约可见。阿敏拿起小号自慰器,设置成自动适应,轻轻地按摩最后一条被塞入丁字裤。而在此时,媚姐的馒头肉屄纠缠住男人的阴茎,一口一口把男人的欲望吃了进去。摩擦似乎有些停滞,毕竟这是媚姐和男人还有阿敏的淫液精液。媚姐似乎并未感觉到这些停留在阴茎上的污秽,时而用用手时而用乳房,男人似乎身经百战,几次刺激过后,男人的淫兽之欲又一次被点燃。

男人任由媚姐的双腿盘上了自己的腰身,依旧轻松跨立着用后背贴近墙壁。男人的阴茎和媚姐的肉屄接触的非常紧,媚姐的俏脸微微泛红,被鸡巴填充满而带来的舒适感让媚姐居然产生了醉酒般的惬意感。男人则恰恰相反,被喜欢的小穴包裹后,龟头前面的肿胀感让自己迫切想狠狠操面前这个女人,但是这种舒适感实在让人欲罢不能。男人沉迷了一会,下身开始疯狂的抽动,媚姐的乳房也跟着大力抖动起来。男人把媚姐压在身下,左手抓住媚姐的右乳,狠狠糟蹋着。右手则是勾住媚姐的脖颈,以此当成支点让宝贝狠狠运动在媚姐的肉屄里。男人的动作让媚姐本来交叉的双腿收得更近了,肉穴的蜜汁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粘稠,从透明的淫水变成白色的粘稠物。媚姐则是越来越享受这份快感,本来交叉在男人脖颈双手只剩下一只,左手则是用不逊于男人手掌的力度来揉搓自己的左乳,

被自己反复糟蹋的左乳很快变化出一道道红印,但看颜色的深度一点都不差于右乳。本来俏丽的面庞,此刻因为嘴巴的过度张开,看起似乎像微笑也像哭泣。“啊~~啊~~~啊~~~好鸡巴!浪鸡巴哦!~~~~~嗯!~~~啊!~~~啊!~~~~~~操死我!操湿我的浪内裤!~~~~~嗯!~~~啊!~~~啊!~~~~~好人操屄了!~~~~~嗯!~~~啊!~~~啊!啊!!~~~使劲操!~~~~~嗯!~~~啊!~~~阿!~~~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嗯!~~~啊!~~~阿!~~~好好操我!操阿媚!~~~~~嗯!~~~啊!~~~阿!~~~不要停!操烂我的浪内裤!”男人疯狂的进攻着,直到滚烫地精液刺激了阿媚的肉屄四五次,阿媚才慢慢放下身子来,夹紧了双腿,慢慢把精液吃到了肉屄里。三人相拥着在水床上慢慢睡去。

从此以后,少了一个阿敏,多了一个爱鸡巴的淫荡阿敏。未来的一个星期里,阿敏每天被塞进肉屄的自慰器叫醒,早餐是口交后男人的精液;午餐是舔舐十条超小号丁字裤塞进肉屄后应对自慰器所产生的阴精;下午茶则是媚姐对自己屁眼的甜蜜调教;晚宴则是媚姐和男人对自己的实体教学,“记得哟,要用口清理干净哦。”媚姐一遍回味着男人的余味,一遍迫使阿敏的小嘴清理自己被塞进精液的阴户。阿敏低头工作着,无暇理会后庭里的小号自慰棒是否已经开到了最大,男人的鸡巴早已肿胀着搭上了阿敏的阴唇,阿敏笑了笑,小嘴巴更加灵活了。

一年以后,某个酒醉的雨夜里,阿敏公司的男神,一个屡次嘲笑过阿敏的男人,身体上唯一的长处被阿敏肉屄把玩着呢。当男神占领着阿敏的肉屄并对抗着阿敏屁眼里的电动自慰器时,骑在上面的阿敏抖动着峭立乳房,一波又一波的把自己送上高潮。哦,对了,底下男人的脏话真讨厌哦,用鸡巴脏人家已经是不可饶恕,嘴巴还不老实。阿敏拿出了被肉屄淫液浸泡了好几天的丁字裤,塞进了底下贱男人的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