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色情黄小说

(五)优秀男人的魅力

网络2018-12-06 19:50:0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当时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见母亲瘫软成一团,国服充血的阴唇红红的,

好像嘴唇一样。马总上前去一把搂住我妈,我妈也就势倒在马总怀里,像夫妻一

样。过了许久,我妈才慢慢恢复了体力,擦了擦脸上的汗,面对面坐在了马总的

大腿上,把嘴巴贴在马总的嘴上,开始忘情的亲吻。马总被我妈着突如其来的改

变搞得措手不及,无奈之下就势倒在沙发上。我妈挺着一对丰乳的酮体像蛇一样

缠绕着马总。对马总说:「再来一次!」

紧接着我妈半蹲着,用手扶住马总胯下的硕物,对准之后猛然下坐,但是我

妈低估了马总那大鸡巴的威力,只见我妈坐下之后就是「啊」的一声撕心裂肺的

长嘶。

后来我妈对我说,那一下感觉是顶到了子宫口,一股酥麻的快感瞬间传遍全

身,让她差一点又潮吹了。

马总也被我妈这一下深蹲搞得兴起,于是双手托住我妈肥美的屁股将我妈慢

慢抬起,我妈又就势上下套弄了几下,谁知道马总一只手抱住我妈的后背,一只

手托住我妈得屁股,一个侧滚,将我妈压在课身下。

将我妈的双腿架在肩膀上,然后又「嗤」的一声,将自己的大鸡巴狠狠地插

进了我妈的身体,然后快速的抽插起来。

一边抽插,一边对我母亲说:「小骚货,老子干的你爽不爽!」

「爽……爽死小骚货了!」我妈不等马总说完,迫不及待的回答道。

「你想在上边,老子不习惯,床上的主动权只有老子能掌握。知道吗?」

马总一边说,一边啪的一下,打在我妈的屁股上。

「知道了,我……以后再……再也不在……上……上面了。」我妈妈回答道。

「记住了,老子是爷们儿,一切得由我来决定。」

马总一边抽插一边告诉我妈。

「我……记住……了,我的……我的亲汉子!」我妈回答道。

「哎呦……马总你可真有劲儿啊……大鸡巴……真硬啊……肏我……肏死我

……马总……鸡巴……真壮啊……肌肉真棒……肏死我了……我喜欢壮汉……有

劲儿……啊……肏到屄芯儿里了……马总……你真是好汉子……你是真汉子……

真男人……马总……使劲……」

马总嘴里也不闲着,这个粗野的北方汉子,一边喘着粗气使劲拱着我妈妈,

一边粗话连篇:「小唐……骚娘们……我日死你咧……我日死你……真紧啊……

真会夹鸡巴……你家男人……真没福气……男人……还是得有地位,外加个壮身

板……和大鸡巴……要不……白来世上……走一遭!」

「你真坏……日着别人的老婆……还说别人的坏话……」

「嘿嘿……小唐你说……我说的不对?」

「哎呦……你……对……肏……我」

「你男人就是个废物,老子一会儿还让他……给老子做饭……送上来,老子

吃饱了……接着日他老婆。」

「啊……啊啊……你太坏了,但是,但是我……喜欢……你不是马总……你

分明是……是……是种马!」

「嘿嘿……小唐……我的龟头子磨得你的屄芯子美快不?」

「快活……死了……我又要尿了!」

接下来的过程就是马总高速的抽插,伴随着我妈高声的叫床和呻吟,私处相

撞的啪啪声、马总的喘息声、我妈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不知抽插了几百下,只

见马总屁股上的肌肉猛然绷紧,最后使尽全力挺动了两下,只见插在我妈妈屄里

的那只大鸡巴,猛然暴胀,青筋直蹦,像一把军刀刺破敌人的心脏一样用力地全

根而入。只听他大吼一声:「日你娘……媳妇儿……给老子生个大胖小子!」

马总的屁股绷得紧紧,两个大睾丸突然提紧,猛然收缩又放松,收缩又放松,

可以看到他的鸡巴一翘一翘的,正在往我妈妈的阴道里射精。我特意数着他射了

多少杆。

「日……日死你……」

在马总的嘶吼声中,我看到他的鸡巴挺了30多下,射了快1分钟。

而与此同时,在神智不清的吼叫声中,妈妈被马总死死地抓住大奶子,被他

的精液烫得又高潮了一次。

这一次,马总和我妈都累的够呛,躺在床上休息了好久。

过了不知多久,马总先开了腔,「小唐,你知道吗?我和你上床不单纯是用

转正这件事来要挟你,更多的是真的喜欢你。因为你特别像一个人。」

「像谁?」母亲饶有兴趣的问道。

「像我老家的一个人,和我青梅竹马的一个姑娘。」

紧接着马总打开了话匣子,将自己的经历一一道来,「1954年,我出生在山

东德州乡下的一个农民家庭,我爹是个复原军人,1952年在朝鲜战场上为了掩护

战友,被炮弹炸成了重伤,还被摘除了右眼。

当年人们的思想单纯,我爹觉得继续留在部队会成为部队的累赘,于是选择

了复员回家种地。

由于我爹当年也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俊后生,又是复员军人,所以很受姑娘

欢迎,很快就和我娘结了婚。

转过年就有了我,我也因此得名马援朝。

后来又生了两个弟弟两个妹妹,我是家中长子,父亲对我很是器重,从小就

告诉我两件事──一、农家子弟,当兵是唯一出人头地的途径,二、在部队有文

化才更容易提干。

于是我和我两个弟弟从小就在父亲的严格要求下开始了我们的童年。

我的很多步兵战术都不是在部队学的,而是我父亲教给我的。

上学以后,我的学习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当时我们学校里有一个右派老师,

也姓马,是我们本家哥哥,对我和我的弟弟妹妹都很是看好,觉得我们都能在读

书这条路上走的更远,我父母对此也很高兴。

当时在我们家里,我父亲因为受过重伤,还有残疾所以干不了什么重活,好

在政府把他分配到供销社工作,家里的农活全靠母亲一人操持,所以日子过得紧

巴巴的,但就是这样,父母依旧坚持供我们兄妹五人上学。

意外的是,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村里的学校开始停课

闹革命,学生批斗老师,我本家哥哥因为是右派吃了不少苦头,挨了不少打,绝

望之中他打算跳河自尽,结果被我父亲救了。

他的年纪和我父亲差不多,但是却叫我爹叔叔,我爹自此成了他的救命恩人。

他家里原本是我们本村的地主,解放前考上了南开大学,后来留在北京的国

家机关工作,被打成右派后,被发回了老家,老婆和她离了婚,带着孩子改嫁了,

自此他成了孤家寡人。

我爹救了他之后,他就住在我家,这样我爹就把他保护了起来,因为我爹是

伤残军人,村里的造反派不敢动我爹,而且我们那里离沧州不远,也算是武术之

乡,我爹从小就练武又当过兵,动起手来村里没人是他的对手。

马老师对我们一家无以为报,于是和我爹娘商定辅导我们兄妹几人学习。

我爹娘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对文化人却有着一种近乎崇拜的信任,于是毫

不犹豫的答应了。

从此,在文革初期最混乱的那几年,我们兄妹几人却在马老师的辅导下学了

不少东西,我学到高中的代数几何物理化学,甚至还学过英语,当时认识三千多

个单词,在今天看来不算什么,但是在当时绝对是奇迹。

后来1970年前后,提出了复课闹革命的口号,学生纷纷回到学校继续上课,

我这时候也上了初中,由于我原本学习成绩就不错,加上马老师辅导了我两年多,

所以我毫无悬念的成为了我们乡中学的第一名。

那时候我认识了一个姑娘,叫小云,她家住在我们乡里另一个村子,是班上

的文艺委员,人长得漂亮,性格也好。

我当时是班长,平时与她交流就多一些,而且我家放学回家顺路,那时候农

村没有路灯,冬天天黑的早,经常是我把她先送回家我再回家。一来二去,我俩

就有了些感情,但是谁也没有道破。」

马总讲的口干舌燥,喝了一口水,把我妈搂紧了,接着说:「转眼间,我初

中毕业了,按照父亲的计划,我该去当兵了。

在那个时候的农村,当兵是最好的出路,于是大家都挤破头。

那年全乡一共有20个入伍名额,初审体检我都是名列第一,结果最后乡里公

布名单的时候却没有我。

我爹一听就怒了,不一会马老师赶到我家,告诉我爹我的名额被公社党委书

记的儿子给顶了。

我爹当即二话不说,拉着我就直奔县城,下午到了县城,我爹带我直接进了

县武装部,推开一间办公室,正好看见一屋子穿军装的正在开会,后来才知道是

武装部的人和部队的接兵干部正在核定最后的征兵名单。

我爹进去给大家吓了一跳,我爹当场质问武装部部长:『部队是不是要招录

优秀青年入伍?』武装部部长知道我爹不好惹,只好回答『是!』我爹接着问:

『那为什么不要我家马援朝?』武装部部长知道个中缘由,于是咬着牙根说:

『他不符合条件!』我爹一把推开了武装部部长,对着前来接兵的部队干部说:

『各位首长, 3我想让你们评判一下我儿子够不够征兵标准,论文化水平,我儿

子是初中毕业,而且多少年的全乡第一,论身体素质我儿子从小就练武,十里八

乡没几个后生打得过他,论军事素质,我儿子是基干民兵排长,徒手五公里18分

钟,五六半自动一百米距离上能打断报靶杆,手榴弹投掷距离五十三米,格斗训

练时候放倒过教官,这样的人够不够入伍标准!?我也知道,现在很多人家为了

让孩子当兵,都给领导送东西,我没啥可送的,就送这些够不够?』说着,我爹

从怀里掏出了他的《伤残军人证》和好几个军功章,啪的一声摔在桌子上。我爹

接着脱掉了上衣,指着身上的伤疤说:『还有这个!』紧接着我爹又伸手摘下了

自己的假眼,托在手里,对全场人说:『还有这个,够不够,只能送假的了,真

的那只,1952年被我扔在朝鲜战场了!』」我爹这一番话说完,全场都变得鸦雀

无声。

最后,一位和我爹年纪差不多的军官走了过来,对我爹说:「同志,我也参

加过抗美援朝。」

说着撩起衣服,给我爹看了他肚子上的一道伤疤,然后对我爹说:『上甘岭

留下的!』接着又说:『那我就考验一下你儿子的军事素质,如果真像你说的那

么好,我就要了!』「马总又抱了抱我妈赤裸的身体接着说:「随后,那个军官

又叫出了一名和我年纪差不多的战士,让我和他摔一跤比试一下,我上去和这个

战士打了几个照面,就知道这名战士身体素质很好,特别是力量绝对在我之上,

但是格斗技术远不如我。

但是我却心有忌惮,不敢出手摔他。我爹看出了我的顾忌,就用手指着身边

那个军官大声对我喊:『小子,怕个球,你爹我要是留在部队,官比他还大,摔

他!』听了我爹的话,我一咬牙,上前一个别子把那个战士扔出了两三米。」

我妈靠在马总的肩膀上,认真的听着马总的故事,眼睛里竟然泛着泪光。

「这时,我父亲身边的那个中年军官首先鼓起掌来,对我爹和武装部长说:

『这个兵,我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