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色情黄小说

(四)母亲的沦陷

网络2018-12-06 19:49:2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写在前面:最近连续发出了三篇文章,很多网友都在追问下文,在此表示歉

意。首先,我写文章完全是利用业余时间,所以进度比较慢,同时文笔有限,每

一篇都需要总大量时间去润色。此外,这是我的真实经历,在追求叙事完整,描

述准确的同时还要隐去一些信息,以防止隐私被泄。所以进度慢了,请大家谅解。

过薇说到这里,目中带泪。

她平复了一下情绪,又接着对我说:「母亲跑回家,将自己的头埋在被褥里

痛哭,当天晚上父亲下班回来以后,她又将这件事和父亲说了,夫妻二人相拥而

泣,然后又是长时间的沉默。

第二天一早,我爸早早的就出去了,说是上班去了,其实当时我还纳闷周日

怎么还上班呀,现在回想起来他们当时应该已经做好了决定,父亲只是在回避那

一幕。

母亲起床后,认认真真的化了妆,然后对我说让我看好弟弟,也出去了,我

当时隐隐约约觉得有甚么事情,于是就让你奶奶帮我照看一下弟弟,然后我也跟

出去了。

当时母亲走的很急,所以也没注意我在后面跟着。

我远远的看见母亲进了招待所大楼,我等我妈上了电梯之后才跑进大厅,看

到母亲坐电梯上了顶楼,于是我走楼梯也到了顶楼。

前一天晚上,我听到了父母谈话的内容,好奇母亲今天来马总这里到底要做

甚么,于是我跑到了楼顶,以前我用是跟着母亲来招待所,所以对这里的结构很

熟悉,我知道马总的休息室里有一个露天大阳台,那里有一条消防梯直通楼顶,

我可以从房顶下去到露台上看房间里的情况。当我从楼顶下到阳台上时,屋子里

的一幕让我说教目瞪口呆。」

过薇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我看见我母亲光着屁股像狗一样跪在马总的床

上,马总也同样光着屁股在我母亲的身后用力的抽插,我当时在他们侧后方,距

离不过两三米,所以看的很清楚。

当时不知道他们已经干了多久了,只见我妈的阴唇上已经泛起了白浆,屁股

上也满是淫水,但是马总仍像一只不知疲倦的怪兽一样抽插着。

一边抽插着我妈,一边问我妈『老子肏你爽不爽!』,我妈当时可能是因为

羞涩,也可能因为在极度亢奋中,来不及说话。

马总见我妈不回答他,于是举起右手,在我妈的屁股上狠狠地打了两下,你

也知道,马总是河北沧州人,长得人高马大,身高足有 180CM,浑身肌肉发达,

而且自胸口开始往下一直到肚脐下面,布满了浓密的体毛,甚至于与阴毛结成一

片,现在我才知道,这种男人是性能力最强的。

马总那两巴掌下去,我妈的屁股上立刻出现了两个红手印。马总接着问:

『老子干的你爽不爽!』我妈依然没有回答,于是马总又是『啪』的一巴掌,这

下比上次下手更重,我妈彻底被打疼了,几乎是嘶吼着挤出了一句『爽!爽死我

了!』」

「怎么个爽法?」马总问。

我妈不知道怎么回答,于是马总接着问:「你是被老子干爽,还是和你家男

人干爽。」

这是个设问句,于是母亲也给了马总他想要的答案:「和马总干爽!」

「怎么个爽法?」

马总再一次提出了这个问题。

「马总,您……的鸡巴大,还粗,插得深──时间──也久,所以爽!」

极度亢奋中的母亲有些语无伦次。

「你是想让你家男人干你,还是想让老子我干你?」

马总又抛出了一个设问句。

「我想让马总干!」

「啊!啊……啊……爽死我了。我母亲开始叫起床来,我当时已经十多岁了,

小时候由于家里住房紧张,一直和父母住在一个房间里,多次目睹父母行房,但

从未听过母亲叫床,而且父亲行房时间一般都不长,对比马总的确差了不少。回

想起来,我妈说的话不仅仅是为了迎合马总,应该也是她的真实感受。

「说,你是不是骚眼子?」

马总接着问:「昨天老子要干你,求你你都不同意,还打了老子一巴掌。」

说到这里,马总又在我妈的屁股上打了两巴掌,「今天你又送上门来给我肏!」

「我是骚眼子,我是马总的骚眼子!」

我妈嘶吼着达到了高潮,马总也在这时喷薄而出,随着马总一杆一杆的抽送,

白花花的精液伴着淫水从我妈的阴道里留了出来。两人都瘫在了床上。

过了不一会,马总坐了起来,靠着床头,张开手臂对我妈说:「小唐,过来!」

我妈顺从的爬到了马总的怀里,这一幕让我很是震惊,母亲和父亲都没有过

这么和谐的时刻,眼前的妈妈白皙丰满,胸前一对丰乳,马总高大健壮,两块胸

大肌明显的隆起。

这一男一女,一个阳刚,一个阴柔,看起来是那么的和谐,一个温柔贤惠,

一个健壮强势,这两个人在一起,犹如鱼水般和谐。

母亲依偎在马总的怀里,马总则一边趁机用手不停的揉捏着我母亲的一对丰

乳,一边母亲说:「小唐呀,刚才我起了性,说话你别在意。

但是我真的喜欢你,从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你。

你知道,在这个企业里,想和我上床的女人,能从这个门口排到一楼去,但

是我就是喜欢你。我从北京来,攒了半年的子孙汤,今天都得在你身上浇完。」

说着又在母亲的屁股上摸了一把,然后对母亲说:「来,给我舔舔鸡巴!」

母亲一脸疑惑的问:「怎么舔?」

那个年代的人们思想保守,一直在家相夫教子的母亲更不知道甚么叫口交。

马总听后笑了笑说:「看来你真的是不懂呀,没事儿,我这里有碟子,你看

一看。」

说着马总从床头拿出了遥控器,打开了房里的电视剧和 VCD,影碟机里播放

的是一部欧美 A片,这是我第一次看到A片,也是我母亲第一次看A片,不过我母

亲在看了几个镜头之后就开始模仿电视里的女人那样,用自己的嘴巴吮吸起马总

的鸡巴。

说实话,马总那东西的确不小,我母亲的嘴巴勉强含住,但是我母亲很快就

渐入佳境,勾、挑、吸、吮、吞吐被我母亲发挥的淋漓尽致,马总的大鸡巴也在

我母亲的嘴里渐渐扬起头来。

我妈的头在马总的两腿之间上下起伏,突然间我妈可能是累了想换个姿势,

于是抬起头来,那一瞬间我妈和我同时愣住了,因为那一刻我妈发现了站在阳台

上偷窥。

我妈一声尖叫之后,我察觉不好,于是翻身爬上了阳台的水泥围栏,因为只

有站在水泥围栏上才能够到消防梯进而爬上楼顶。但这一举动却把我妈吓得够呛,

以为我看到了她和马总偷情,羞愧难当要跳楼,于是我妈光着身子从房间里冲了

出来,要把我从阳台上抱下来,可是我当时以为我妈是来打我的,于是本能的一

躲,身体却失去了重心,向阳台外跌去……

据我妈事后回忆,她见我向阳台外跌去的那一瞬间,她觉得天塌了,一个女

人委身于权势,失去了贞洁的同时有失去了女儿,如果这一幕真的发生了母亲绝

对没有见面再存活于世上。

但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同样光着屁股冲上阳台的马总,一把抓住了我的

脚踝……使我的身体倒悬在空中,马总到底是身强体壮的男人,一只手将我拉起

来,又和母亲一起把我抱到房间里。

当时我已经吓傻了,我妈拉着我给马总跪下,让我给马总磕头,感谢马总救

命之恩。

马总大度的摆摆手,母亲却教训起了我。

「你怎么不在家看弟弟,来这里干嘛?你知道刚才多危险吗……」

母亲咆哮着,咆哮中伴着泪水,那泪水中有惊吓之后的心有余悸,也有偷情

被女儿发现的羞耻。

但是我的眼中只有母亲胸前那一对硕乳,随着母亲的动作而摇摆。

突然间,硕乳之上出现了一双大手,紧接着母亲的表情瞬间变得狰狞。

我抬头一看,母亲身后站着一个高高大大的马总,一双大手揉捏着母亲的乳

房,而下体却从母亲的身后,抽插着,随即他将母亲按在了沙发背上。

母亲被突如其来的快感刺激的有点不知所措,只能任由马总摆布。

马总一边用力的抽插,一边对母亲说:「小宝贝儿,你太迷人了。你刚才光

着屁股训你女儿的样让我实在忍不住了,看在我救了你女儿得份儿上,嚷我多肏

你几天……行不行。」

母亲被马总肏得兴奋起来,在快感的支配下毫不犹豫的回答:「马总……你

怎么班我都行!我以后天天让你总你的马鸡巴操我!」

马总接着说:「以后……还有个条件,我肏你得让你女儿看着,她看着,我

更兴奋……肏得……肏的更起劲!以后她就是通房大丫鬟。」

处于极度亢奋中的我妈妈,对马总的命令毫无反抗能力,于是立即表态:

「对,她是通房大丫鬟。冤家……你……你别弄了,你肏死我了!!!」

马总丝毫不为所动,对我命令道:「通房大丫鬟,去,舔舔你妈得奶头!」

于是,我爬上沙发,仰面躺下,嘴巴正好够到母亲的乳头。对于马总这个身

体强健,性格强势而又手握重权的男人,任何女人都只有服从,无论是我母亲还

是我!

我裹住母亲的一个乳头开始吸吮。几下之后,我观察但母亲双木紧闭,眉头

紧锁,一张秀脸涨得通红,身体随着马总的抽插而上下浮动。

突然间,母亲一声长嘶,紧接着趴在了我的身上。同时我觉得审题侧面有一

股热流。我推开母亲的身体爬了起来,马总挺着大鸡巴现在一旁,我妈的阴道里

向外喷溅的白浆弄了马总一身后来我才知道,我妈妈刚刚经历了她人生中第一次

潮吹,而外极度兴奋下,在潮吹的同时她居然小便失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