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色情黄小说

(三)鲜为人知的往事

网络2018-12-06 19:48:4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当我从过薇嘴里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我的震惊不亚于我当初听到父亲被捕

时。我很早就知道外围女这个群体,但是从未想到我身边的朋友就在做这个。我

的震惊似乎在过薇的意料之中,过薇立刻转移话题问我:「别说我了,说说你,

你怎么沦落到了卖首饰的地步了?你爸爸的生意不是坐的很大吗?」

一提起父亲,我就再也控制不住泪水,面对过薇这个儿时知心的朋友,我一

股脑儿的将父亲身陷囹圄、母亲出逃、我自己前途尽毁、手头拮据的情况告诉了

过薇,说到动情处我忍不住嚎啕痛哭,过薇只好从桌子对面过来,抱住我,给我

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让我彻底发泄出来。

待我情绪稳定后,过薇对我说:「丹瀛,你太脆弱了。你现在才觉得你自己

的世界崩塌了,而我的世界早在十几年前就崩塌了。我早就已经习惯了世事无常,

所以也就变得宠辱不惊了。」

十几年前什么事情让你世界观崩塌了?「我抽泣着问道。

「你还记得那个马总经理吗?」

过薇问我。

「当然记得,就是那个从北京调到南京,自己一个人住在公司招待所顶楼的

那个。」

我回答到。

「对,就是他。当我知道我母亲和他上过床的时候,我的世界就崩塌了!」

「啊!」我惊叫到。这是最近几天来,我第三次呗事实震惊到。过薇的母亲

姓唐,我叫她唐阿姨。在我的记忆里唐阿姨是一个勤劳、贤惠而又善良的人,而

那个马总更是一个实干的企业家。整个公司的人都对他的能力交口称赞,我实在

无法想象,这样的两个人苟合在一起。

过薇结界看到我的表情之后微微一笑,问道:「吃惊吧?但是的确发生了。

当年我们一家住进你们家以后,对我母亲来说有利有弊,一方面我母亲终于

摆脱了民工楼里那些粗野的光棍们的调戏,我们一家也最终得以团圆,另一方面

我母亲却受到了一些人的嫉妒以至于侮辱。

这些侮辱来自于招待所的女工们。

你也知道,当时招待所的女工多数是厂里各级领导的亲属,而且都获得了正

式编制,只有我母亲一个临时工。

当我们一家住在民工村的时候,她们在我母亲面前还是有些优越感的,于是

也就相安无事,但是当我们搬进经理楼的小院的时候,她们就变得歇斯底里了。

她们无法忍受一个临时工住进经理楼,在她们看来,我们家只配住在民工楼

里。

我母亲就应该干最累的活,赚最少的钱、住最差的房子,但现实却是母亲长

得比她们漂亮、住的房子比她们好,母亲聪明勤快,又是大学漏子,到招待所不

久兼任了会计。

于是,她们开始不遗余力的诋毁母亲,说母亲的工作是和男人睡觉换来的,

说母亲是破鞋,甚至当着我的面说母亲是狐狸精,我是小狐狸精。

母亲当年胸部比较大,买不到合适的胸罩,于是总是穿着资料背心,再套上

一件衬衫上班,南京夏天又热,一出汗母亲乳房的形状刘凸显了出来,于是招待

所的女工们总是阴阳怪气的喊卖奶子的又来了。

最后发展到在招待所的房间里,几个女人当着我的面,以打闹的名义,将母

亲扒个精光,又将母亲的衣服带走,更可气的是她们还在母亲的身上用记号笔写

字,我记得乳房上这的是骚奶子、阴户上写的是『骚眼子』,她们为此还用剃须

刀刮了母亲的阴毛。

最后还是我回家给母亲取来了衣服,才让母亲脱身。

那些女人或许不知道什么是荡妇羞辱,但是做起来却一点都不差。

母亲就这样一天天的忍耐着,而她遭受这一切的本质原因,就是她和我父亲

当时都是临时工,所以那个时候,母亲对正式工的身份有些近乎渴望的向往。

直到我上小学五年级那年,母亲听说公司要从临时工中招一批正式工,我父

母都觉得这是个难得的机会,这样一来我们就能在南京安家我哥妹妹也能再南京

上初中了。

当时母亲担任招待所的会计并兼任房间服务员。

当时马总一直住在招待所顶楼的房间里,那一层是一个大套房,有客厅、办

公室、书房、卧室还有一个大阳台,当时除了几个和总经理交往密切的人,和房

间服务员之外,任何人都无法进入这一层。

而这一层的房间服务员就是我母亲。

我母亲在一个周六的下午,趁着整理房间的机会,向马总提出了我父亲想转

正式工的想法,希望得到他的帮助。

谁知那个马总听了,一把搂住了我母亲,对我母亲说:『小唐,我喜欢你很

久了,只要你答应我跟我上一次床,我就答应你!』我母亲当时被吓傻了,一把

推开了马总,跑了出去,她身后却传来了马总的声音:『小唐,如果你不答应我,

请你记住,只要我在这个位子一天,你们夫妻就不要妄想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