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色情黄小说

南下星城 花开四季

网络2018-12-05 19:48: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第一章:黎明将至

曾几何时,每当寒冬将至,京城都会被蒙上一层厚厚的霾,随着天气越来越冷,不仅空气变得越来越差,美好的事物也会变的越来越糟,就比如路上的姑娘们,在夏日之时着衣穿戴能多少就多少,可是到了现如今,受制于北方的寒风,只能妥协的穿上厚厚的羽绒服,一眼看去宛如一群胖嘟嘟的企鹅,游走在西单、三里屯、工体路这样的场合。

2018年11月22日凌晨3点钟,魏佰从通州的某小区住宅里慢悠悠的走了出来,路过小区门口的时候,魏佰敲了敲门口保安室的玻璃,熟睡的保安小哥从睡梦中被叫醒,一脸怒气的抬起头来,当保安看清窗外人的面容时,立刻收起怒容,瞬间化作笑脸推开了窗口。

“ 魏哥 ,您这是完事要回去吗 ?嫂子怎么没有留您睡觉呢?” 保安小哥献媚的说到。

“ 哎,今天状态不好,想早点回去,兄弟打扰了,这大半夜的,等下次哥请你喝酒。” 魏佰说罢,从口袋掏出一包大前门,从里面抽出几根,在推开小区门的同时,将烟递给了保安。

“ 好嘞,魏哥您走好哈!” 保安小哥接过烟,开心的目送魏佰走出小区,然后把窗口拉上,继续进入梦想,估摸着还能再续上刚才那个美梦。

为了安全起见,魏佰把车停在了离这个小区一公里外的路口,在过去的路上,魏哥也叼上了一根大前门,点上火,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冒了口烟出来。

魏佰叼着烟,边走边皱着眉头,越想越不对,停下脚步,回看了一下小区内的一座楼层,17楼那个屋子里的灯光还亮着,看着那间屋子,魏佰冷笑一声陷入沉思,明明就在刚才,自己还在那间屋子里,还在陆莉的床上,将陆莉压在身下,狠狠地在她体内灌入了自己的精华,结果现如今却被她无理取闹的赶了出来,这女人真是一种莫名其妙的的动物,乖的时候可以臣服在男人的胯下放声淫叫,抽风的时候却能把深爱的的男人赶出自己家门,实在是莫名其妙。

一阵铃声响起,将魏佰从沉思中拉回冷冷的寒夜,从裤兜抽出Note9,看到来电显示竟然是陆莉,魏佰嘴角露出了笑容,想着这小浪蹄子肯定回心转意了,说不定又像上次那样,求我回去继续操她呢,当铃声响了数秒之后,魏佰接通了电话。

“ 莉,你说你是不是太无理取闹了?刚刚把我赶出门,这么快就想求我回去了?告诉你不可能,想让我再上去陪你,除非你全裸只穿睡衣下来接我!” 魏佰很自信很得意的对着电话那头说着,这样的情况他遇到很多次,这次想必也会一如既往。

“ 魏佰,我想了好久,也纠结了好久,我们还是不要再见了... ” 电话那头传来了陆莉的淡淡的回应。

“ 开什么玩笑啊!你打电话又跟我说这个,这都多少次了?能不能不要再无理取闹,跟你说了多少次,咱们的事情不会被他知道的,你害怕什么!” 魏佰遇到这样的情况太多了,有点不耐烦的回复着。

“ 魏佰,我们真的不能再见面了,他没有察觉,但是...我怀孕了...这次真的是他的孩子,我可以为了你做一个淫荡出轨的已婚女人,但是我不能让他的孩子有一个这样的妈妈,对不起,魏佰,不要再联系我了,忘记我吧! ” 陆莉的话说完之后,电话就挂断了。

魏佰站在原地,忽然有一种想骂人的感觉,但喉咙却难受的说不出话来,这个女人终归还是选择了那个她不爱的男人,最终还是选择了她辛苦获得的家庭,想想这些年,从高中到大学再到社会,自己和陆莉的爱情,被残酷的现实一次次的毁灭,魏佰的眼眶也溢出了些许泪水。

收起手机,用右手很捏了几下眉头,顺势把泪水拭去,魏佰转身慢慢地向自己车的位置走了过去。

绑好安全带之后,又不经意的再一次望向那个小区,魏佰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方向盘,恨自己刚才接完电话之后,为什么不冲上楼,像每次两人闹别扭那样,狠狠地抱住对方,撕扯、压倒、抽送,可能两人的关系会继续恢复如初,可是现如今的陆莉却不一样了,她怀上了他的孩子,不再是那个和自己相爱的女人,而是一个怀着其他男人孩子的妈妈,她的心会慢慢地不在魏佰的身上,与其长痛 不如短痛,其实现在分开也不外乎是件坏事。

这时,手机铃声再次响起,但魏佰并没有那么积极的去看来电是谁,任由手机一直在副驾椅上震动,就算是陆莉再次打来的电话,魏佰现在也没心情去接,可是魏佰越是不想接,手机那头的铃声却越是响着不断,实在不耐烦了,魏佰只能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写着的来电信息是:日哥。从名字来看,他绝对是花丛圣手,至于他的辉煌历史,先卖个关子,后续再说。

“ 魏子 ,这会儿跟哪呆着呢?兄弟我这玩的嗨哦,你小子要不要过来啊!” 手机中除了传来日哥的吼声之外,还夹杂着一些劲爆的夜店舞曲。

“ 什么?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日哥,你好好玩,我有事去不了 。” 刚刚经历了那样的事情,魏佰现在根本没心情去玩,用屁股想想都知道,日哥现在肯定在哪个夜店抱着妹子瞎蹦呢,就他那水平,蹦迪是假,物色妹子才是真,按以往的水平,这个点应该抱着一俩个妹子在酒店的床上战斗了,想必能打来电话,可能是今日战绩不佳,还没遇到对的人。

“ 卧槽,你小子还能有啥事啊?不就是偷人家老婆那事吗?这个点应该都把那娘们搞睡了吧,快出来陪兄弟们一起玩啊,长夜漫漫,刚刚开始啊!” 日哥那边传来的声音越来越清楚,看来他已经离开了嘈杂的蹦迪区域,可能到了一个安静的地方。

“ 偷他妈的老婆,她本来就应该是我老婆,要不是那年我出了点事情,现在我和她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魏佰最烦日哥拿偷人老婆这个词来调侃他,一边回复日哥,一般发动了车子,驶上了回家的路上。

“ 好好好,是弟妹行了吧,就算是那也是以前,又不是现在,不说这个,你丫快过来吧,这边妹子多,给你介绍几个漂亮的,让你今晚策马奔腾如何?” 日哥还是一如既往的的浪荡,还没说两句就把话题转到了搞女人这件事情上。

“ 日哥,您别忽悠我了,我还不知道你?要不是京城最近严打这么厉害,你这个点跟我打电话?还能在蹦迪?按往常您的功力,早抱着俩姑娘在床上传授起九阳神功的傲决了。” 魏佰真是不忍心拆穿日哥的悲惨现状。

“ 妈了个蛋的,你小子偷妻不成蚀把米,老子好心找你一起过来玩,你倒好,开始数落起我来了,告诉你了,别看京城那么多会所都关了,但是今晚老子必须得带个小妞回去乐呵乐呵,还有你丫今晚过不来,那明天上午就给我老实呆家里别出门,我有要紧事和你说,就这么着,挂了!” 话音刚落,日哥那头就挂了电话。

“ 擦!得瑟啥,还让我明天上午再家等丫的,你丫估计要是睡了,能睡得后天早上。” 听完日哥一番模棱两可的话,魏佰一脸的懵逼自言自语的回复道,然后用力踩了一脚油门,向家的方向驶了回去。

临近寒冬的夜晚是漫长的,魏佰看着窗外的不断掠过的路灯,想着这会要是夏天的话,应该能看到黎明的日光了,而在当下的天空却是漆黑无比。其实,魏佰不曾想到,虽然大自然的黎明还未出现,但他们兄弟几人即将南下星城的一段寻欢之旅却已被埋下了种子,花开四季的黎明也即将来临!

第二章:异样清晨

魏佰大约是在凌晨4点半的时候才进了家门,由于和陆莉两人操劳过度,再加上之后突发的痛心事件,使得魏佰身心疲惫到了难以承受的程度,在这样的情况下,魏佰只能选择浴室里简单冲洗了一下身子,然后就上楼睡觉去了。

睡着睡着,魏佰便进入了梦中,在他的梦里,他梦到了与陆莉的相识相知相爱,昔日的记忆夹杂着不可思议的梦境,充斥着魏佰的大脑,他在梦中看到了他和陆莉在高中时期,俩人偷偷从宿舍抱出被褥躲藏在教室里,等巡夜的老师离开之后,两人激动的相拥、笨拙的亲吻、偷尝了禁果,双方的第一次就这样给予了对方。

在那个晚上,虽然教室里没有开灯,但月光却能清晰的照射进来,在月光下,魏佰亲吻着陆莉裸身之后的每一寸肌肤,在陆莉耳边吹气撩痒、吸吮她的粉红色乳头,最后在陆莉少许反抗之下,终于将自己的胯下黄龙直捣入她的下身,由于俩人都是第一次的原因,力度没有把控好,陆莉在处女膜破的一瞬间叫了出来,那个声音并非交合时的快感之音,而是处女失身的破壁之痛。

在魏佰的梦中,陆莉当年破处时疼痛难忍的喊叫声,犹如环绕在耳边一般,清晰可听。

除了梦到两人高中时期的事情之外,魏佰在梦中又穿越到了大学时期,那时候,由于陆莉学习成绩很好,考到了巴城的一本大学,魏佰为了陆莉只能在巴城附近的府城选择了一所不入流的三本大学,俩人虽然身处不同的城市,却心一直紧紧系在一起,一到周六日,不是魏佰坐车去看陆莉,就是陆莉坐车去看魏佰。

大学通常会比作是一个小社会,它不仅教会大学生很多社会知识,也让大学生在这段时间内自学了很多的东西,很多情侣之间的性爱技巧解放,大多是在大学期间逐步解锁出来的。

在魏佰的梦中,那个大学时期的陆莉出现在了自修课教室内,而魏佰清晰的记得那次是一个夏日周五夜晚,陆莉本打算周六早上坐车去府城看魏佰,结果魏佰却在周五晚上偷偷抵达了巴城大学,在自修课教室内,大部分学生都已经出去玩了,整个教室不到10个人,前几排坐着的是标准的学霸,剩下的则是别有用心的男女。

陆莉惊讶的看着魏佰走进了教室,高兴的站了起来,魏佰则搬起了陆莉的书本,带着她走向了后几排,陆莉为了犒劳魏佰幸苦站票来巴城看自己,看着四下无人,偷偷地钻到书桌下面,慢慢地将手摸到了魏佰的胯下。

身处梦境中的魏佰,感觉自己的下身如充血一般硬了起来,顶着牛仔裤难受不已,只见梦中的陆莉,躲在书桌下面,轻轻的将魏佰牛仔裤裆部的拉链拉了下来,下拉的同时,魏佰胯下那根东西如龙王出海一般弹了出来,恰好弹到了陆莉的脸上,陆莉抬起面容用妖娆的眼神看了一下魏佰,然后轻开小口含了上去。

陆莉双手扶着魏佰的两腿,口中含着魏佰两腿之间的东西,开始不间断的进行吞吐着,时不时还将其吐出来,用手抓住将其上仰,然后再吻舔着下面的两颗蛋蛋。

在梦中,伴随着陆莉对魏佰胯下之物的不断吞吐,魏佰那根东西变的越来越硬,甚至硬到了难以承受的境界,魏佰的意识也开始慢慢地清醒,虽然眼睛还在努力的睁开,但现实中的双手却已经向自己的胯下摸了过去,可是让他惊讶的是,魏佰的左手摸到了一只支撑在床上的女人左臂,右手则摸到了光滑的女人背部,顺着女人的背部向下滑动,魏佰的右手又摸到了女人的富有弹性的屁股。

肌肤接触之后,魏佰惊醒睁开双眼,果不其然,在魏佰的身前,侧身背坐着一个裸女,她的左手支撑在魏佰腰部左侧的床上,右手扶着魏佰胯下之物,长发低头含着它在进行不间断的吞吐。

目睹了眼前的状态之后,魏佰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陆莉,因为陆莉知道自己家的门锁密码,想来陆莉又像之前那样偷偷来到了魏佰家中,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叫自己起床吧。

想到这里,魏佰已然在心中将这个正为自己服务的裸体女人当成了陆莉,于是自己的双手就开始变的不老实起来,左手摸向女人的乳房,右手则顺着女人的屁股滑倒了她的下身,当手指抵达蜜穴之处,已然发现女人的下身潮水汹涌,甚至把身下的床单都湿了一大片。

既然自己的黄龙变得直挺待发,而为自己口交的女人也潮水汹涌,魏佰便抓住了女人的腰部向前猛地推倒了下去,借着这股推力魏佰也顺势跪了起来,然后扶着自己胯下的东西,直挺挺的插入到女人的下体。

可能女人被突如其来的的推倒有所吓到,在魏佰的前几下推送中,她并没有发出任何叫声,当魏佰双手抱住女人的腰,将其身体慢慢抬起来,两人形成狗交后人式形态之后,这时魏佰身前的女人才开始不断的发出了浪叫声。

“ 小哥哥……你力气真大……好粗啊……顶的我好舒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不要停……快插我……我要……我要……嗯嗯……啊啊啊……继续……嗯嗯……啊啊啊…… ”

在不断的抽插推送之下,魏佰的意识也越来越清醒,他看着正在被自己后入抽插的女人,体型比陆莉要显得娇小很多,四肢也较为修长,尤其是下身很紧,自己每一次的抽插敏感度都极高,快感十足,伴随着身下女子的浪叫声传入耳内,魏佰已然确定身下女人绝对不是陆莉,那么她又是谁呢?想到这里,魏佰将身下的大东西从女人体内抽了出来,然后把女人翻了个身。

“ 讨厌啦!想换姿势你也不说一下,忽然就拔出来,人家下面空空的,好难受啊。” 女人突然被魏佰翻转身子,故意压着眉头,装作生气的样子对着魏佰说道。

魏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不能说是女人,更应该说她是一个女孩,看着不到二十岁的样子,脸上还有挂着一丝学生般的青涩,她的身材相对娇小一些,看着不像是北方的女孩,一对乳房也并非丰满,身子肤色显得很白,尤其是锁骨位置看着很是性感。

“ 看什么呢?小哥哥,操都让你操了,还这么色迷迷的看着人家,快点来吗,人家下面还痒痒着呢?” 女孩媚笑的靠了过来,紧紧的搂住了魏佰的脖子,然后腰部一个用力,往后一躺,魏佰顺势压了上去,两人又倒在了床上。

美人在怀,娇声附耳,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魏佰也不再去苦恼这到底是哪家大学里跑出来的女学生,在被女孩搂住的同时,魏佰的右手也游走到了两人的胯下结合之处,扶着自己的东西,再次进入到了女孩的身体中,女孩的下身还是那么的湿,在淫水润滑的加持之下,魏佰的每一次抽插都能直捣蜜洞花心,女孩则在接受每一次的硬物推送下,在魏佰的耳边发出淫荡的浪叫声。

第三章:谁嫖了谁?

熟话说的好,一天之际在于晨,男人之所以会有晨勃的生理表现,那是因为男人在早上的性能力是最强悍的。魏佰在这个不知名的女孩身上,可谓是耕耘多时,随着后入式、传教士、女上位式、侧卧式等多个姿态不断更换之后,最终到了关键的时刻。

魏佰在不断的抽插之下,终于有了要射精的感觉,本打算弓起身把东西从女孩的体内抽出,想着来一发体外喷射,结果女孩貌似察觉到了魏佰的动作,立刻两手紧紧抱住了魏佰的背部,两小腿也夹紧魏佰的屁股。

“ 小哥哥,是不是要射了啊?你射到妹妹的小穴里吧,妹妹喜欢你。” 女孩一边娇喘着一边笑嘻嘻的对着魏佰说道。

魏佰本打算要拔出来体外射精,结果被女孩如八爪鱼这样一楼一夹,自己身下的大物也被借力深深地插入到了女孩的体内,敏感度异常兴奋的情况下,终于一泄而注,全部喷射到了女孩的小穴之中,热腾腾的精液灌入女孩体内的同时,魏佰和女孩双双奔向了高潮,两人同时发出了舒爽的喊叫声。

刚刚发泄完之后,魏佰软瘫在女孩身上,嘴里喘着粗气,正打算起身询问身下这个与自己共赴云雨的女孩到底是谁的时候,卧室的门口处却传来了一阵男人的暴喝声:

“ 卧槽,你这小丫头真有意思,我还以为你提上裤子不认人,偷偷走了呢,没想到你爬到我兄弟床上啦! ”

“ 日哥?你怎么在我家?” 听到男人熟悉的声音,魏佰大脑清醒了起来,抬头望去,果然是传说中的日哥。

“ 哈哈哈哈,当然是老子啦,得亏老子偷偷看过你小子开门时输入的密码,要不然今天我还进不了你家呢!” 日哥裸照身子,得意的走到了床边,然后一边摸着床上女孩裸露的乳房,一边笑着说道。

“ 啊!你丫偷看我密码?还有这女的是谁?” 魏佰心里暗下决心,等日哥走后一定得把密码再改一下。

“ 哦,这小丫头啊,今凌晨五点的时候,我从工体路上捡回来的,到你家的时候,看你睡了,我们就在楼下客厅沙发上干了两回,后来我睡着了,没想到这小丫头欲求不满,竟然又上楼爬到你床上了,小丫头是不是很骚很浪啊!” 日哥一边跟我说着前因后果,一边揉捏着女孩的乳房。

这女孩也是够骚,被日哥摸了一会,便起身爬到了日哥的胯下,一口就将日哥胯下挺起来的巨物含入嘴里,日哥则抓着女孩的头发,顺着女孩口交的节奏向下按压起来。

“ 卧槽,你丫在路边捡个小姑娘,你倒是去酒店开房玩啊,干嘛跑我这来。 ” 看着日哥慢慢爬上了魏佰的床,然后若无其事的在魏佰身边和这个女孩做起了前戏,魏佰略显生气的问道。

“ 哎,我捡到这姑娘的时候,她都睡死了,根本叫不醒,我这样抱着去酒店也不好,想着你不是住在望京吗,就干脆开车来你家了呗。” 日哥百忙之中又回头看了一眼魏佰,忽然嘴角挂着邪笑补充道。

“ 这才十点多,要不咱们哥俩和这小妞玩玩3P,兄弟我发扬一下孔融让梨的传统美德,我玩前面,你玩后面,你看如何?” 说罢,日哥就拍了一下女孩的屁股,示意女孩跪起来,屁股朝向魏佰的方向。

“ 我艹!我就是自己撸,也不和你玩3P,想起上次那回,我就恶心,真TM的恶心!” 魏佰想到那次被日哥忽悠玩3P,结果遭遇到的恶心事件,简直就是一辈子的心理阴影。

“ 别啊兄弟,这次我肯定注意,绝对不会再让你有损颜面哦。” 日哥下身已经被女孩含在口中吞吐,两手拍打着女孩面向魏佰的屁股,向魏佰得意的说道。

“ 我去你的,老子才不信,你们好好玩,我下楼洗澡去, 对了,你们完事以后,床单得给我洗了! ” 魏佰说完之后,便走出卧室房门,下楼洗澡去了。

等魏佰洗完澡穿上衣服以后,舒服的坐在一楼客厅沙发上,刚刚点起一根烟,二楼的淫乱浪叫声又传到了一楼,魏佰暗骂道,刚刚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忘记给他们俩关门了。

二楼炮火连天,一楼的魏佰抽完烟又去厨房弄了点吃的,刚刚把做好的端到餐桌上,楼梯上就响起了脚步声,那个不知名的女孩裹着床单,裸着肩膀和小腿,光脚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 呦,小哥哥还给我做了爱心早餐啊,真贴心,等我洗完澡就来陪你共进早餐。 ” 说完之后就走进了一楼卫生间的浴室里面去。

魏佰面若无物的目睹女孩走进浴室,然后继续吃着早餐,没吃两口,楼梯上的脚步声又响了起来,不用看就知道,日哥下来了。

“ 我艹,兄弟可以啊,知道哥哥我消耗太大,还给哥哥做了早餐。” 说罢便坐了下来,然后拿起餐桌上的三明治就啃了起来,吃相犹如饿死鬼投胎一般,看来这货的确是被小女孩掏空了身体。

魏佰尴尬的笑了笑,继续吃着午餐,然后看着日哥开始在一楼客厅四处寻找自己的衣服,最后在七零八落之下终于穿戴完毕,而这时女孩也走了出来,开始穿衣打扮。

女孩还在对着镜子化妆的时候,日哥忽然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般,又到处在客厅里找了起来,最后在沙发下面掏出来一个钱包,从里面拿出四千块钱,径直走向门口的女孩。

“ 青青,这是你的劳务费哈,连上我兄弟那一次,一共四次啊,你收好喽! ” 日哥是花丛老手,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孩,虽然她并非专业的小姐,但也应该是从学校跑出来做援交的女孩,既然带人家回来玩,自然要给一笔费用的。

“ 谢谢日哥哈,下次想玩记得还找妹妹啦 。” 女孩接过了钱,抱着日哥,狠狠地在日哥左脸额上亲了一口,留下了清晰的口红印记,然后又走到了餐桌旁边,从餐盘中拿起一块三明治,樱桃小口咬了一角下来。

“ 小哥哥,妹妹叫青青,爬上你的床是我自愿的,这一千块退给你哈 。” 女孩一边嚼着三明治,一边从日哥那四千块前中点出十张百元大钞,放在魏佰面前的餐桌上。

“ 我擦?你这意思是,刚刚是你嫖了我?” 魏佰看着餐桌上的一千块,抬头诧异的看着女孩。

“ 噗,小哥哥真会开玩笑哈,大家出来玩,哪有谁嫖谁的说法啊,真是的,大家玩的开心才是最重要的哦!” 女孩说罢,单手扶住魏佰的下巴,在魏佰的嘴唇上亲亲一吻,然后就转身向门口走去,路过日哥的时候,拿着三千块钱在日哥面前晃了晃,然后再一次用肢体行动感谢了日哥,便开门出去了。

女孩走后,客厅就剩下了日哥和魏佰两人,日哥又回到餐桌上继续吃早餐,并且还笑嘻嘻的对魏佰说道。

“ 卧槽,魏子,你丫真TM厉害,几日不见如隔三秋,这大早上的,我玩小妞花出去四千,你丫倒好,还能赚回一千块。” 日哥嘴上夸着魏佰,手上却不闲着,默默地拿起那叠钱清点了一下,然后又揣回了自己的钱包里。

“ 哥,这可是我幸苦卖身赚的钱,我还没摸呢,您就把他剥削了?人家小姐和鸡头还五五分账呢,你到给我留点啊!” 看着女孩付给自己的嫖资,就这样被日哥收进了钱包,魏佰打算为自己的不平遭遇声讨一下。

“ 别TM皮了,这本来就是我的钱,快收拾行李,时间不多了,咱们马上要出门 。” 日哥把魏佰的声讨当作耳旁风,根本没听进去,反而看了一下表,着急的催促起魏佰。

“ 收拾行李?去哪啊?日哥 ”

“ 别TM废话了,上车再细说吧!”

第四章:集结队伍

魏佰和日哥出门的时候,大概是12点钟出头,虽然京城一直被全国老百姓称之为第一 “堵” 城,但在正午这个时间段,五环上的车辆还不是那么多,从出门到上了五环之后,基本保持一路畅通的状态。魏佰因为今天睡眠较少,再加上早上又和青青完成了一场 “不知谁嫖谁” 的激烈战斗,坐在副驾上一直处于休养生息的状态。

与魏佰相比,日哥依旧精力充沛,看来 “日哥 ” 这个江湖上的称号真不是白叫的,凌晨和青青在沙发上来了两发,后来又在二楼卧室里和青青再续前缘,短短一个上午就打出了完美的全垒打,这样的精力、持久力、恢复力,的确很是令人感到钦佩。

“ 日哥,咱们到底要去哪里啊? ” 魏佰无精打采的问着日哥。

“ 别问了,到了告诉你,咱们先去接个兄弟,你困就先睡会吧。” 日哥开着车,目视前方,头也不转一下的回答道。

大约开了半个多小时之后,车子停了下来,魏佰揉了揉眼睛环顾了一下四周,车子竟然停在了京城二环到三环之间的老房子胡同路里。

“ 日哥,你怎么把车开到胡同里了?” 魏佰疑惑的问了一句。

“ 向前看,从胡同里出来的那个傻大个就是咱们要接的兄弟。” 日哥说罢,魏佰顺着日哥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一个身高一米九的大个子,戴着渔夫帽和大黑框眼睛,背着大书包,推着行李箱慢慢地向他们的车走了过来。

“ 戚雄,赶紧把东西丢后备箱,麻利点上车,咱们赶时间! ” 看到这人走近,日哥拉下了车窗,对着他说道。

“ 好的,日哥,我马上搞定。” 大个子快速走到车尾,把行李箱放入车的后备箱,然后拉开汽车左侧后车门,先把背包扔了进来,然后自己再小心翼翼的挤了进来。

看着大个子上了车,日哥马上启动了车子,然后又驶上了不知名的道路。魏佰再一次想张口询问一下,结果日哥又一次打断了魏佰的问话。

“ 魏子,这兄弟叫戚武雄,我嫌念的麻烦就叫他戚雄,别看他长的人高马大,其实心很细,是咱们京城私房摄影圈出名的 “射” 手哦。”

日哥对魏佰说完之后,又看着后视镜里的戚雄说道。

“ 戚雄,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魏佰,老子的发小,你叫他魏哥就行,其实叫伟哥也行,哈哈哈,这次出去玩咱们关键时刻得靠伟哥来帮忙。 ” 日哥一边向戚雄介绍着魏佰,一边嘲讽着魏佰的名字。

“我擦,兄弟厉害了,大摄影师啊,竟然还拍私房?前段时间网上流出的那个京城嫩模甄丽丽的6P套图和视频,不会你也参与了吧,我看你这体型和视频里的那个大个子很像啊。 ” 魏佰从副驾转过头来,看着后座上的戚雄说道。

“ 魏哥,您太高估我了,我这才刚刚入圈,像甄丽丽那种姿色的,我还不够格,但是您看的那视频我知道,里面有几个男的都认识,都是圈里人,据说他们玩那一次花了不少钱。” 戚雄回答道,并顺手把自己头上的渔夫帽摘了下来。

“ 戚雄你丫的,见到新人就变的谦虚起来了,前段时间你还跟我吹牛逼说,你去日本旅游,各种泡泡浴,各种轰炸东京,现在TM的怎么就怂了?” 日哥一边开车一边调侃着戚雄。

“ 日哥,岛国的民俗开放,妹子们都玩的开,哪像咱们京城,自从各大会所陆续关门之后,我这加藤鹰老师亲自传授的神之指尖,都没有用武之地了 。” 别看戚雄刚刚还和魏佰客客气气的聊天,一转念又开始向日哥吹起了牛逼,说着说着,还用右手的中指去点日哥的肩膀。

“ 操!别TM摸我,我又不是娘们,你能耐行了吧,各位坐稳了,我要开始飙车了。” 日哥伸手推开了肩膀上戚雄的手指,然后猛踩油门,车速立刻飙了起来。

魏佰、日哥、戚雄,三人在路上有一句没一句的瞎聊,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终于抵达了目的地——京城高铁站,当日哥把车挺好,催促几人拿行李下车之后,三人便站立在高铁站南广场上面,看着威严耸立的待客大楼上的几个大字。

“ 我擦???怎么到高铁站了???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啊!” 魏佰已经处于懵逼状态,转头问了一下日哥。

“ 星城,当然是去星城啊,魏哥你不知道吗?” 没等日哥回答,戚雄先抢答了,并且还向魏佰抛过来一个质疑的眼神,眼神中还带着一丝邪恶。

“ 什么???去星城???离着一千多公里呢,怎么突然想到要去星城呢?” 听到戚雄给出的答案之后,魏佰简直不敢相信,这什么和什么,早上还在家里呆着,现在竟然要踏上去星城的高铁,简直不可思议。

“ 对啊,去星城是老子昨晚临时决定的,京城这地方实在没法待了,都TM没地方做大活了,天天让那些姑娘们给老子打飞机,都快撸麻木了,咱们必须得南下爽一爽才行。 ” 日哥从口袋里摸出一包人猿烟,掐碎烟嘴位置的爆珠,叼在嘴上点了起来,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又吐出一口夹杂薄荷和奶香气息的的烟来。

“ 日哥啊,我这边还有项目没完成呢,你们自己去玩吧,我得回去了。” 听到日哥的解释,魏佰想了想,从京城到星城距离长达一千多公里,坐高铁得六个小时,这一来一回再加上玩,怎么也得三四天,太浪费时间了,于是便决定不跟着日哥去鬼混。

“ 魏子,不是让你带上电脑了吗,有啥事你远程搞搞不就得了,就你那个小公司,缺你几天也能转的动的,别TM废话了, 快拿上老子身份证,去帮我们把票给取了 。” 说罢之后,日哥就从钱包里掏出身份证,然后又找戚雄要了一下他的身份证,两张身份证一起塞到了魏佰的手里。

“ 日哥!!!我叫你亲哥啦!!!我真去不了,我们那公司还得靠我养活呢,你们玩好,我先撤了。” 魏佰边回答边把身份证又塞回到日哥手中,顺便拍了拍日哥的肩膀,正打算转身离开。

“ 卧槽,你小子,非得让老子出绝招吧,你丫要是敢走,我TM立刻把上次咱们3P的那段视频发到同学群里去,让同学们看看你丫当时那倒霉样子!” 日哥把吸完的烟头丢地上踩了两脚,然后脸上挂着明显的坏笑,开始威胁道。

“ 马勒戈壁的,你上次竟然没删了,算你丫狠,我服了,身份证给我,我取票去!” 每次两人发生分歧,日哥都会拿出那段视频来威胁魏佰,碍于自己的颜面,每次魏佰也只能咬着牙接受日哥的 “欺压 ”,有压迫的地方就有反抗,在后面魏佰就成功的打响了反击战,并且还取得了成功,这里再卖个关子,咱们后续再说。

日哥看着魏佰走进了互联网取票大厅,又从口袋里抽出了那包人猿烟,先给自己点了一根,然后又给戚雄递过去一根。

“ 日哥,你忘了?我不抽烟的,我抽这个!” 戚雄并没有接过去日哥递过来的烟,而是从兜里掏出来一个电子烟,狠狠的抽了一口,然后又吐出来一阵浓浓的白色烟雾,烟雾之中不含一点烟草的味道,却有着浓浓的水果气息。

“ 卧槽,你丫还抽着这种糖水啊,真TM的娘炮,要不是看你是个大个子,我都以为你是个GAY呢!”日哥不屑的笑骂道,并且还用手扇了一下从戚雄那边吹过来的白色烟雾。

两人在南广场站立无语,各抽各的烟,安静的等着魏佰取票归来。

第五章:高铁艳遇

魏佰一行人手持高铁票纷纷进站,可是到了候车大厅之后,日哥就没了身影,魏佰和戚雄陆续给日哥打了几个电话,都没人接,着急的不得了,最后想了想,反正日哥拿着车票的,哥俩先检票上车再等日哥吧。

大约是离着关车门还有五分钟的时候,日哥终于赶了进来,除了他自己之外,身后还跟着一个美女,原来日哥在安检进站的时候,就留意到了这个美女,长发飘逸,单身进高铁站,拖着一个大箱子,虽然上身穿着厚厚的羽绒服,但下身却穿着打底裤,修长的双腿,让日哥忍不住吞咽了几口口水。

由于兄弟三人是分开安检的,当日哥安检完毕之后就立刻尾随那个美女去了麦当劳,而魏佰和戚雄则在安检口傻傻的等了一会。

日哥进了车厢后,看着俩兄弟都已经坐在了位置上,魏佰坐在一排右侧靠过道的位置,戚雄坐在一排右侧中间的位置,最里面的位置是留给日哥的。赶巧的是,这个长腿美女的座位竟然在一排左侧靠过道的位置。

日哥非常殷勤的帮长腿美女把行李箱搬运到了车厢行李架子上面,然后等长腿美女坐好之后,自己才转头看向了俩个兄弟,魏佰和戚雄纷纷向日哥竖起了中指,一起鄙视这个重色轻友的禽兽。但日哥却见怪不怪,上去推了推魏佰和戚雄的肩膀,向两人使了个眼色,然后两人非常会意,主动把自己的位置向右顺移了一下,这样就把最外面的座位空出来给了日哥。

“ 嘿嘿嘿,还是俩位好兄弟最懂哥哥我的心意啊。 ” 日哥坐下之后,先简单的给魏佰和戚雄道了声谢谢,然后就转身过去和长腿美女聊了起来。魏佰和戚雄看到日哥那色迷迷、贼兮兮的样子,纷纷表现出不屑的表情,各玩各的去了。

“ 美女,刚刚在麦当劳的时候,还没问你叫什么呢?” 日哥色迷迷的看着美女的长腿。

“ 哼,别以为请我吃了一份麦当劳,就想泡我。” 美女听到日哥的调戏,看都不看一眼日哥,自顾自玩着手机上的消消乐游戏。

“ 是是是,那下次我请美女吃麻辣烫如何,6快钱一碗的那种哦!” 日哥在撩妹这方面还是有着自己的一套方法的,总结起来就是四个字:脸皮要厚!

“ 嗯,嗯?!讨厌啦,你个流氓!” 美女正在低头玩游戏,听到日哥要请她吃麻辣烫,忽然想到了那个网上的段子,立刻脸红起来,抬头看了一眼日哥笑骂道。

日哥和长腿美女在一旁你一句我一句的撩骚着,靠窗的戚雄则带上耳机开始一脸无神的盯着窗外飞驰的景色发呆,而魏佰则困意再次上来,慢慢地昏睡了过去。

大约睡了个几个小时之后,魏佰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熟睡中的魏佰被铃声从梦中叫醒,魏佰揉了揉迷糊的双眼,让自己的视力恢复正常,然后左右环顾了一下身边,自己右侧靠窗的戚雄竟然睡着了,还打着呼噜声,自己左侧日哥的位置上却不见日哥,而日哥左边的那个美女也不见了踪影。

倍感差异的魏佰,从裤兜里抽出了手机,拿到眼前一看,竟然是日哥的来电!

“ 歪?日哥你跑哪里?” 魏佰接通了电话,懒洋洋的问了一下。

“ 嘘,小声点,老子在厕所呢,快给老子送点纸过来。” 电话那头传来了日哥的声音,音调很低,还略微带着喘息的声音。

“ 哪个厕所,咱们这节车厢前面的还是后面的?” 魏佰接着问道。

“ 我...想...想...就咱们座位前面哪个厕所,靠车厢右边的,你...到...了...记得敲三下门。” 日哥喘着气回复完之后就挂了电话。

魏佰收起电话,起身在行李架上找了一下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一包纸巾,然后径直向车厢前面的卫生间走去,到了位置之后,左右两侧各有一个卫生间,左边显示无人,右边显示有人。

“ 日哥开门,给你纸。” 魏佰在右侧卫生间的门上连敲了三下门。

大约等了几分钟之后,门开了,日哥弹出头,接过了魏佰递过来的纸巾,然后一脸淫笑的对魏佰说道。

“ 魏子,在门外面帮老子盯着点,别让其他人进来,老子马上完事。” 还没等魏佰说什么,日哥就又从门口缩回了身子,门也再一次被锁上。

“ 日哥,你丫啥情况啊,不会是在拉稀吧。” 魏佰看着日哥又钻回了卫生间,自己着急连拍两下门,最后有点担心的将耳朵贴到了门上,想听听看里面啥情况。

“ 卧槽...真TM爽...这腿能玩年啊...我操...我操...我操...小穴也真TM紧...淫水真多!” 魏佰隐约听到了日哥在卫生间里的喊叫声。

“ 啊啊……嗯嗯……啊啊啊……不要射里面……嗯嗯……啊啊啊…… ” 除了日哥的声音之外,魏佰还听到了一个女人断断续续的淫叫声。

魏佰终于明白是什么情况了,原来日哥和那个长腿美女正在卫生间里大战呢,听着听着,魏佰开始口干舌燥起来,下身也慢慢起了反应。

“ 妈蛋,你丫在里面操逼,让我给你放风?” 魏佰暗骂道,顺手又狠狠敲了几下卫生间的门,恰巧有几个人过来想排队上厕所,结果看到魏佰在敲门,几人都非常识趣的离开了。

大约过去了十几分钟,卫生间的门终于再一次开了个缝隙,日哥侧着身子从门缝钻了出来,一脸满足的淫笑,开始整理自己的裤子和皮带。

“ 上次3P的时候,哥哥让兄弟受委屈了,这次让你上一个机品,快进去吧!” 日哥从口袋掏出一个杜蕾斯的安全套,强行塞到了魏佰的手里,然后又把魏佰推进了卫生间。

心理上一点准备都没有的魏佰就这么一下子被推进了卫生间,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个长发美女正在弯着腰,黑色打底裤退到了脚脖子的位置上,正在用此前魏佰递给日哥的那包纸巾擦拭着下体,看到这一幕,魏佰本能的马上把卫生间的门反锁了起来。

“ 啊...你还不嫌够啊...刚刚弄完...怎么又进来了?” 长发美女以为是日哥又钻了进来,头也没台的说道。

“ 你看你呀...不让你射进来...你就射人家腿上...好恶心...” 长发美女完全没有意识到进来的已经不是日哥了,还在不断的发嗲埋怨着。

魏佰不知所措,看着身下的长发美女,虽然长发已经遮住了半张脸额,但依然可以看出潮红布满了面容,美女一边和魏佰说着话,一边认真擦拭自己的下身,一边还深深地喘着气息,看来刚刚日哥在这里没少收拾这个小浪蹄子。

“ 啊?怎么是你啊?” 长发美女终于直起身抬起头看到了卫生间内的魏佰。

“ 我,日哥,呃,是日哥他硬推我进来的,抱歉,我现在就出去。” 长发美女的质问让魏佰不知所措,自己感觉像偷窥被人发现一般,脸立马红了起来。

“ 哈哈哈,看你脸红啥,你们兄弟真是感情深啊,连这种事情也要分享呀。” 长发美女看着脸红的魏佰,开始调笑起了他,双手也不闲着,两只灵巧的小手从魏佰的胸口慢慢地向下游走,最终停留在魏佰下体微微勃起的地方。

“ 呦呦哟,都这么硬了呀,一个也是玩,两个也是玩,本姑娘就再便宜一下日哥的兄弟吧。” 长发美女说罢之后,便在魏佰的脖子上亲吻了起来,然后慢慢地身体下蹲,两只手也不知何时把魏佰的皮带解了开来。

魏佰秉着呼吸,默默地看着身下的长发美女一层层的把自己裤子拔了下来,然后又把自己的内裤也脱了下来,自己那根早已勃起的硬物终于被解放了出来。

“ 看着好像比日哥那根粗一些,就是不知道好不好吃 ” 长发美女抚摸着魏佰的那根硬物,将自己的鼻子凑过去闻了闻,又从樱桃小口中吐出来一些口水涂抹了上去,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慢慢地将其含入到了口中。

第六章:会师星城

当长发美女蹲在魏佰身下,口含魏佰胯下硬物上下吞吐的时候,魏佰的欲望也渐渐地被撩了起来,魏佰吃惊的看着美女,不由内心感慨一番,熟话说的好,女人心海底针,但其实女人的嘴巴也是一个无底洞,不论是长的、短的、粗的、细的,樱桃般的小嘴都能将其含入口中。

口交,是一种女人完全臣服在男人的胯下,用自己的嘴巴为男人服务的做爱形态,它是一种非常能让男人感受到极度满足和占有欲的做爱姿势。很多人都觉的口交是从海外传入天朝的,因为他们在懵懂时期看到的性爱书籍和视频,大多是岛国杂耍和米国影片,甚至很多青少年的性启蒙老师都是AV界的女神。

其中口交在我们天朝已经有了数千年的历史了,如果把《金瓶梅》比作是中国古代第五大文学名著,那么“口交”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中国古代的第五大发明,在古时候男女闺房画眉之乐中,口交被称之为“吹箫”或“品箫” ,有些古代女子为了更好的服侍丈夫,还会专门去购买玉雕的假阳具进行练习。

魏佰在今天早上刚刚享受过青青的口活,可能因为年龄的问题,青青为魏佰带来的口交感觉略显稚嫩,只是简单的吞吐,并没有过多的技巧。和青青相比,现如今为魏佰进行口交的长发美女,却让魏佰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的快感。

长发美女的吞吐频率非常有节奏型,每吞吐十几下之后,便会将口中硬物吐出来,然后再伸出小舌头旋绕式的去舔吻吸吮魏佰的龟头,甚至还会将整根硬物全部吞下,当魏佰龟头与美女的喉咙嗓心硬碰硬之后,能够让魏佰体会到极度的敏感,几次下来,魏佰想射精的快感也越来越明显。

“ 慢点...慢点...慢点...美女慢点...我快不行了...” 即将射精的快感已经充斥着魏佰的大脑,他狠狠抓着长发美女的头部想向外推,但长发美女却非常享受为魏佰口交的过程,她不但没有松口,还加快的吞吐的速度,口交的幅度也越来越猛烈。

“ 呜...呜...呜...” 在长发美女的猛烈攻击之下,魏佰终于招架不住,他的龟头终于在长发美女口中爆发,射出了浓浓的精液,灌满了长发美女的嘴巴,美女含着魏佰的东西发出了吞咽的声音,看来她为了防止魏佰射出来的精液溢出来,于是将其全部吞咽了下去。

“ 啊...啊...美女,你太厉害了,我投降了...” 刚刚射完了体内的精华,魏佰舒爽的压低身子,抚摸着长发美女的脸庞,慢慢地将手滑入到美女的衣衫内。

“ 帅哥,实在对不住了,刚刚你那日哥操的人家下身有点厉害,我只能用嘴巴快速帮你泻火了,人家刚刚擦干净下面,这次就不让你插进来了哦!” 长发美女吐出了魏佰胯下的肉棒,看了看已经渐渐变软的肉棒上还残留着一些精液,于是又伸出舌头帮魏佰舔干净。

“ 哈...哈哈,已经...被你...榨干了,哪还有力气再玩你下面啊...” 魏佰略显尴尬的回答道,边说边将自己裤子提了起来,并且把皮带重新扣了起来。

“ 没事,帅哥,我们还有机会呀,对了,咱们赶紧出去吧,进来时间太长了,估计门口有人等着上厕所呢。” 长发美女一边回答魏佰,一边也穿戴整齐,用双手从水龙头那里接了点水,捧着送入口中,简单漱口之后吐到了水池里。

当 当 当!当 当 当!忽然门外传来的敲门声 !

“ 里面的乘客,麻烦您快点出来,到站了,我要锁上卫生间的门,谢谢您的配合。” 卫生间门外传来一阵女声,听对话内容,魏佰和长发美女都确认是高铁上的女乘务员。

“ 帅哥,这种关键时刻,你要展现绅士风度哦,女士优先,我先出去,你殿后呦。” 长发美女抱住魏佰,在魏佰脸庞吻了一下,对着魏佰眨了眨眼睛,然后笑着开了个门缝走了出去,出去之后顺手又把门关上了。

看着长发美女成功脱逃,魏佰也打算跟着开门出去,可当他的手还未触碰到门把手时,卫生间的门竟然被人从外面拉开了,而魏佰被被冲进来的人撞了一个满怀。

“ 啊!怎么里面还有个人啊?” 原来这个女乘务员在外面敲完门之后,看到长发美女走了出来,以为里面没人了,便打算推门进去,结果却撞到了正准备出来的魏佰身上。

“ 对不起,对不起,抱歉,抱歉,没撞到你吧。” 魏佰看着撞在自己怀中的女乘务员,显得有点不知所措,赶紧把她扶正,然后绕了过去从卫生间门内走了出来。

“ 咦?什么味...你们... ” 女乘务员被魏佰扶正后定了一下神,深吸了一口气,结果闻到了卫生间内弥漫的那种熟悉的气息,她很熟悉,这是男女交合才能产生的气味,脸庞离开红了起来,准备转身去质问魏佰,却发现魏佰已经走远了。

话说绕开女乘务员之后,便灰溜溜的逃回了自己车厢,结果到了位置上却发现,日哥和长发美女还在继续撩骚,而戚雄则始终在自己的座位上打着呼噜沉睡。

魏佰走过长发美女身边的时候,长发美女还装作不小心的样子去触碰了一下魏佰的裆部,对着魏佰媚笑了一下,然后接着和日哥聊东聊西,笑声不断。

魏佰跨过日哥,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看着日哥和长发美女俩人聊着火热,自己也试着插了几句嘴,结果发现很难融入到两人的话题之后,于是又闭上眼睛开始养身。

闭目之中,魏佰隐约听了一下俩人的对话内容,原来长发美女的名字叫王雪,前些日子从鹏城坐飞机去京城去见网友,结果见面才发现网友是个照骗,人不仅长的没有照片上那么帅,还特别小气,在一家小宾馆开了个房间,天天都想着和王雪如何操逼,一日三餐都点外卖吃,床上功夫也很差,最后王雪实在受不了了,于是便买了回鹏城的高铁票。

听着听着,魏佰又睡着了,等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因为马上快到星城高铁南站,被戚雄叫醒的,魏佰、日哥、戚雄三人恢复了一下精神,收拾好东西便下车了,而最让戚雄差异的是,魏佰和日哥在下车之时,竟然纷纷和长发美女拥抱话别,而长发美女还分别在两人脸上吻了一下。

魏佰、日哥下车之后,戚雄向两人投来无比佩服的眼神,打算询问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而魏佰和日哥则不约而同的表示:此等美事,只能意会,不能言传,要怪就怪你睡着了。

在出站口的地方,三人又遇到了另外一个兄弟,据日哥描述,这个兄弟江湖人称山哥,与日哥属于同道中人,两人寻欢功力不相伯仲,日哥昨晚制定了南下星城的寻欢计划,第一个响应的就是山哥,但山哥由于今天还有点事情没有处理完成,所以就没和哥几个一起做高铁,当他处理完事情之后,直接坐最早的航班赶了过来,没想到最后竟然比魏佰三人提前到了星城。

星城,长江中游地区最重要的大都市之一,在三国时期曾是蜀、吴两国不断争夺的城池,有传闻称三国名将周瑜、关羽、吕蒙等人都因为这座城池丢了性命。回到现代,星城最早是一座文化娱乐城市,该城市的电视台策划过很多知名电视娱乐节目,也培养出业内非常出名的娱乐主持人。

每个城市都有正反两面,星城的正面是以娱乐文化全国闻名的城市,而它的反面依然和 “娱乐” 俩字有着密切的关系。有江湖传闻,天朝最早的两大娱乐天堂是:京城、鹏城,京城的天上人间和鹏城的莞式服务都是闻名海内外,可惜因为天朝的打压,最终导致两大天堂湮灭,再后来又有传闻表示,京城和鹏城虽然风花场所被关,但高质量的小姐和技术们却早已收到了风声,化整为零的躲到了星城,经过多年的发展,最终重铸了星城的夜下娱乐文化,让星城成为继京城、鹏城之后的天朝第三大性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