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色情黄小说

老婆和闺蜜旅游被人操

网络2018-12-05 19:45:2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第一章

因为这次9月3日全国放假,妻子小梦和她的闺蜜菲菲商议出去旅游,最后决定去印度孟买,一方面费用不高,另一方面国 内能游的地方都去得差不多了,想去国外见识见识。

但妻子和闺蜜以及我和她闺蜜的丈夫老刘不想跟团去,我们在国内旅游时也一直不喜欢跟团,都是自助游,所以托了旅行社 的朋友黑皮帮我们临时入团,到印度后再自行离去即可。

9月3日上午,我和妻子在家中看完了阅兵式,然后开车去机场,和老刘夫妻汇合以后,于9月3日20:00到了孟买机 场,因为老刘英语较好,所以由他负责打车,带我们到了酒店。

我们入住了位于孟买市中心的酒店,人困马乏,当夜入睡不表。

9月4日,我们起床,由老刘带队,游览了孟买的美景,饱食了印度美味,两家人家其乐融融,好不自在。

当天17:00左右我们回到酒店,位于酒店不远处就是孟买大名鼎鼎的贫民区——塔拉维贫民窟。

从酒店上方俯瞰下去,真是乱得一塌煳涂,甚至还能看见一些贫民在墙角随地大小便,我打趣的和妻子说:「我倒真想去里 体验一下拉野尿的感觉。」妻子皱着眉头说:「你要死了你,神经病呀?」当晚,我们两家聚餐时,老刘接到公司的电话,有紧 急工事要他立刻返回现场,老刘很无奈,订了第二天的机票,菲菲倒是想留下和我们再玩两天,于是大家商议好让老刘先回去, 我负责陪两位女士继续旅游。

9月5日,我们去机场送了老刘上机,然后又去了几个景点游玩,因为我和妻子及菲菲都是半吊子英语,最多也就会问个路 ,加上当时堵车,所以阴差阳错的,司机在塔拉维贫民窟距离酒店两条马路交界处的路口把我们放了下来。

一下车,菲菲和妻子说:「亲爱的,我们去贫民窟逛逛吧,也许能淘到些便宜又精美的礼品带回国。」妻子有些犹豫,我就 说:「去吧,去看看,反正来都来了,不要扫了你闺蜜的兴致嘛!」如果当时知道之后发生的事,也许我就不会说得那么轻松了 。

塔拉维的贫民窟或许意识到也会有游客来探险,所以小店舖还是挺多的,菲菲和妻子小梦逛得不亦乐乎,光是各种各样的小 礼品就买了三大袋。

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菲菲这时候提议说不如尝试一下当地的小吃,肯定和酒店里那种不一样,我和妻子逛得累了,也就同 意了。

我们找了半天,终于在一条铁道旁边找到一间卖咖喱的店舖,于是坐下来点了一些咖喱食品,不知道是否水土不服的缘故, 我吃到一半就觉得肚子不舒服,于是问老板哪里有厕所,老板笑着说:「朋友,这里可是塔拉维贫民窟,厕所可不容易找,不过 你如果不介意,也可以往前面走一些,像我们印度人一样在墙角方便一下。」于是我和菲菲妻子打了个招呼,便往前走去找老板 说的「塔拉维公厕」。

走了大概有1500米左右,在我快要忍不住喷射出来时,终于看见了老板说的「塔拉维公厕」,那是道路尽头的一条死巷 子,很多人站着或蹲着解决大小便,令我惊讶的是不光有男人,更有女人,甚至还有一两个长得还不错的印度女人,我在想,她 们这么大胆,也难怪印度强奸桉件频繁发生了。

解决完生理需要,天已经黑了下来,我回到咖喱店,却不见了菲菲和妻子小梦的身影,我赶紧问老板她们在哪,老板笑着说 她们结了账好像还要去逛逛其它店舖,然后顺手给我指了个方向。

我来不及道谢,顺着老板指的方向跑了出去。

然而到了夜晚,塔拉维贫民窟的人反而多了起来,大多都是出来乘凉的,我四下里找不到菲菲和妻子小梦,打她们手机又是 关机状态,无奈之下,只好打电话给旅行社的朋友黑皮,黑皮当时就在电话里大声喊道:「你疯了吗?谁让你们去塔拉维贫民窟 的!你知不知道夜晚的塔拉维是什么样子的?那就是卖淫窟啊!

你别急,我立刻让我印度旅行社的朋去找你。」我在塔拉维贫民窟的路口等到了黑皮的印度朋友,德里克。

德里克曾在中国留学,也在黑皮的旅行社工作过几年,所以还能说一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他在大概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后摸 着自己的额头说:「老板,希望你的妻子和她的朋友不是被塔拉维的地下国王拐走了,每年都有许多女性被拐卖到塔拉维从事卖 淫工作,由于地下国王控制着整个贫民窟,政府和警察也不敢过多过问。」我听完后心里一凉,赶紧催着德里克带我过去。

越靠近我们的目的地,路边就出现越多的妓女,她们身穿暴露的衣服,拉着我的手和我说:「onedollar,one dollar。」要是换作平时,我可能真的会挑两个来玩次双飞什么的,但这时候的我实在是一点没有性趣,多亏德里克替我 解围。

我和德里克来到一栋破旧的民房前,德里克再三关照我说:「老板,一会进去你尽量不要说话,我来帮你说,帮你问,你也 不要脾气暴躁,要是惹恼了地下国王,我们可能就走不出来了。」我答应了德里克,于是他上前敲了敲门,三长四短。

开门的是个很壮硕的印度人,瞄了我一眼,用印度话和德里克开始交流,然后又走出来两个年轻的印度人,对我和德里克进 行了搜身,在确保我们没有危险之后,壮汉让德里克带着我走了进去。

屋子里很暗,而且弥漫着一种奶油的香气,我和德里克走到了大厅,德里克拉着我跪了下来。

这时候,一个由四人抬着的类似轿子的玩意儿从暗中出现,上面躺着一个起码有200斤重的油腻的胖子,德里克不知道对 着他说了句什么,胖子皱了皱眉头,也回了他一句话。

德里克告诉我,胖子就是地下国王,刚才他在向地下国王问安,现在我可以向国王提出问题了。

我让德里克问一下我妻子和她闺蜜的下落,胖子听完后又皱了皱眉毛,然后让壮汉领着我们和他进了一个房间,这个房间里 装满了监控器,胖子让德里克告诉我,我可以在监视器里看看是否有我要找的人。

我一个一个监视器看过来,其中不乏有年轻的印度少女,甚至还有一些白皮肤的欧美女性和黑人女性,终于,我在右下角的 监视器里发现了妻子小梦和菲菲的身影。

只见妻子和菲菲貌似都处于昏迷状态,她们被绑在一张破旧的木床上,衣服和裤子都已经被剥去。

妻子小梦属于丰满型的,有点类似那英的身材,而她的闺蜜菲菲则是苗条骨感型的,有点类似林志玲那种身材。

我没有时间去欣赏菲菲的身材,指着那个屏幕对德里克说:「就是她们两个,你和国王说一下,请放了她们。」德里克和胖 子国王交涉了很久,转过头和我说:「老板,地下国王说他的人看见这两个女子当时在逛街,还以为是日本女人,而且看她们身 边没有男人或丈夫,就迷晕了抓回来,打算好好调教一下,因为在塔拉维,日本女人可以卖很高的价钱。」「那你和国王说,我 愿意给他钱,请他不要伤害她们。她们不是日本女子,是中国女子,是我的太太和朋友。」德里克将我的意思转达给了国王,国 王想也没想的摇了摇头,又叽里呱啦的说了很多话。

德里克告诉我,国王不缺钱,也可以放了她们两个,但条件是要她们两个伺候他一晚上,并且明天给他卖淫一天,后天一早 就可以放了她们。

我当时就愤怒了,德里克立刻抓住我说:「老板,不要冲动,国王在这里是说一不二的,如果你不答应,他可以让你从旅客 名单中失踪,让你的妻子和朋友一辈子在塔拉维卖淫,等老了没人买了,也可以让她们去洗碗做清洁。当然,国王也说了,他是 个欢迎朋友的人,如果你可以答应他的条件,那么这两天你也可以从他的妓女里挑选两位陪你渡过。」「不,我不要他的妓女, 我只要确保他们不会虐待我的妻子和朋友。」我愤怒的说。

我也知道事情到了这地步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了,但我要确保他在搞她们的时候不会用上虐待的手段。

德里克将我的意思转达给了国王,那个胖子听完之后笑得浑身肥肉都颤抖起来。

又是一通叽哩呱啦,德里克告诉我说,国王答应我的条件,我可以在监控室里全程观赏,只是他没想到我竟然可以看着自己 的妻子被别人操,而且还不要操别人的女人来弥补一下自己。

说完以后,胖子国王就让人把他抬进了我妻子和菲菲的那个房间,那个壮汉保镖就在监控室里守着我和德里克,并且从衣服 内层拿出一把手枪玩弄,意思就是让我和德里克不要想耍什么花样。

我和德里克盯着屏幕,胖子命令人用水把我妻子和菲菲浇醒,妻子和菲菲顿时尖叫起来,用双手护着自己的胸和下身。

胖子的一个手下用蹩脚的中文向她们转达了胖子的意思,只见妻子和菲菲用力摇着头。

胖子的手下冲上去给了她们一人一个耳光,又把胖子的意思重复了一遍,大约是告诉她们要么好好伺候胖子,并且卖淫一天 ;要么就一辈子留在这里做妓女,永远别再想见到自己的家人。

妻子和菲菲沉默了许久,轻轻的点了点头。

胖子命令手下站到墙角,先把手伸向了妻子的肉体,用力地在妻子的奶子上捏着,妻子36E的奶子都快被捏得变形了。

由于监控器是能转播声音的,我听见妻子吃痛的「啊」了两声,心里心疼得不行,当时就想冲出去救出妻子,然而当壮汉用 枪指着我,我又只好安静的看着屏幕。

胖子揉搓了一会妻子的奶子之后,把菲菲的手按到他的肉棒上,并做了一个上下撸动的动作,菲菲虽然心里不愿意,但也只 好握住胖子的肉棒揉搓起来。

这时候,胖子一只手滑到了妻子的下体,肥大的手指「噗嗤」一声插进了妻子的小穴,妻子「嗯啊」一声,胖子听了很兴奋 ,加快了手指的抽插。

这时候,胖子的肉棒也完全硬了起来,大概有19厘米长短、小孩子的手腕那么粗,胖子将揉搓我妻子奶子的手按到了菲菲 头上,命令菲菲替他口交,菲菲用嘴含住了胖子的肉棒,轻轻的舔了起来,而我妻子也被要求去舔他的蛋。

妻子在家里从没有为我口交过,更不用说舔蛋了,当时就愣了一下,胖子的一个手下冲了过来,又给了妻子一记响亮的耳光 ,妻子便乖乖的用舌头舔起了胖子的卵蛋。

现在,胖子便可以腾出他的两只手,一边捏着妻子的奶子,一边抠着菲菲的小穴,同时又享受着两个女人的口交,简直像是 神仙一样。

大约五分钟以后,胖子国王叫来了手下,手下用蹩脚的中文指挥妻子躺下,头到国王的肉棒位置,又指挥菲菲去舔胖子的屁 眼。

当菲菲开开始舔胖子的屁眼时,胖子一下就把肉棒插进了妻子嘴里,把妻子的嘴当成是小穴开始抽插起来。

也许是肉棒太粗太长了,妻子被插得乾呕了起来,口水也从嘴角流了出来,而经过菲菲口水滋润的胖子的屁眼里也渗透出一 股屎水。

天啊,他的屁眼里竟然还有屎!屏幕里的菲菲立刻呕吐了出来,却又立刻被胖子的手下将整个脸都按到了胖子的屁眼上。

胖子抽插妻子小嘴的速度越来越快,还兴奋的喊着一些印度鸟语,我问德里克他在说什么,德里克告诉我,胖子是在说「这 个婊子的嘴巴太舒服了,一定能卖个好价钱」,然后德里克无奈的朝我摇了摇头。

我心里那个酸,自己妻子从来没有为自己口交过,却被一个肮脏的印度胖子赞美舒服。

这时候,胖子的身体颤抖起来,我知道他这是要射了。

果然,他一泄如注,而且还是把肉棒插在妻子的嘴里射了出来,妻子不停地咳嗽,眼泪都咳了出来。

就在妻子和菲菲以为自己得到解脱的时候,胖子的手下拿了一瓶药水过来,抹在了胖子的肉棒上,胖子的肉棒又立刻硬了起 来,妻子和菲菲吓得瑟瑟发抖。

胖子让妻子和菲菲平躺下来,犹豫了片刻,就提起肉棒先插入了菲菲的小穴,菲菲「啊」的一声惨叫,眉头皱起,胖子可不 管,用力地抽插着菲菲的小穴,菲菲渐渐地开始呻吟起来。

妻子见状在旁边揉搓着自己的小穴希望能多出点水,一会被插进去也不会那么痛。

胖子抽插了百来下,突然把肉棒抽了出来,又把妻子的腿往两边掰开,下身用力一沉,肉棒便进去了一半。

妻子由于之前揉搓了一会,出了点水,所以没有菲菲那么痛苦,但还是皱了皱眉头,可见胖子粗大的肉棒实在太厉害了,至 少妻子和我做爱时,从来没有在我插进去时皱过眉头。

在胖子用力的抽插下,妻子也开始「嗯嗯啊啊」的呻吟起来,两条腿还夹住了胖子的腰,屁股不停地往前顶。

监控室里的大汉笑着说了些什么,德里克告诉我,壮汉说我妻子真是个上好的婊子,我当时没法反驳,也不想反驳,因为说 真的,我开始后悔没有答应胖子给我两个妓女的厚礼,因为我看着妻子和菲菲被胖子轮流奸淫,自己的小弟弟也硬得不行了。

胖子来来回回在妻子和菲菲的肉穴里抽插,发出奇怪的呻吟,妻子和菲菲也连连娇喘,甚至在胖子把肉棒拔出去时分别都表 现出一种空虚的样子。

最后,胖子把肉棒抵进菲菲的肉穴里射了。

然而,射精后的肉棒并没有软下来,而是保持着勃硬的状态,胖子命令手下拿了些液体过来,分别抹在了妻子和菲菲的屁眼 上,妻子和菲菲知道抵抗只能换来耳光,而且之前胖子也把她们操得很舒服,所以没有做什么抵抗。

胖子分别用手指插进了妻子和菲菲的屁眼,先是一根,接着是两根,妻子和菲菲皱着眉头呻吟着。

胖子看差不多了,就用肉棒顶着妻子的屁眼,用力地捅了进去,妻子一声惨叫,屁眼被顶开了许多,而且好像流了点血出来 。

胖子并没有多弄,又把坚硬的肉棒顶着菲菲的屁眼,也是用力插了进去,菲菲也是一声惨叫。

然而胖子很高兴,一边用手拍打着妻子和菲菲的屁股,一边轮流在她们娇小的屁眼里抽插,最后,胖子又在妻子的屁眼里射 精了,这才和手下走出房间,妻子和菲菲抱在一起哭泣。

胖子走进监控室,和德里克说了一通,德里克告诉我,胖子说很享受,很久没有操过这么舒服的婊子了,如果不是我来找她 们,也许他就直接把她们收作性奴了。

接着,胖子说要去休息了,让我们也去楼上休息,不要错过明天的好戏。

9月6日,大概中午的时候德里克把我叫醒,说胖子准备让妻子和菲菲开始接客了,并邀请我一同去参观。

我和德里克被壮汉带到了监控室,胖子已经在那里了,正笑呵呵的指住屏幕说着什么,德里克说,胖子的意思是接客大会就 要开始了,他给妻子和菲菲定价为50dollar一次,如果不戴套,则要加到80dollar,要知道,外面站街的那些 才1dollar。

正当我心里松了一口气,认为50dollar不会有太多人来的时候,胖子的手下进来报告说,外面已经有六、七个人在 排队了,胖子大笑着说了许多话,德里克告诉我说,很多人都愿意出80dollar来内射一下中国女人的小穴和屁眼,我顿 时感觉自己陷入了黑暗。

屏幕中,妻子和菲菲还是在那个房间,只是床增加了一张,两人全身赤裸。

这时候,两个嫖客走了进来,一个扑向妻子,一个扑向菲菲,她们两个像认命了似的,岔开自己的双腿等着嫖客插进来。

嫖客们也许真的没怎么操过中国女人紧致的小穴和屁眼,前面几个嫖客几乎都是十分钟左右就结束了战斗。

每接完一次客,她们有十分钟时间来休息和清洗。

到了傍晚的时候,妻子和菲菲已经接了不下十来个嫖客,完事以后,她们都没力气清洗了,任由流着精液的阴户和肛门裸露 着,等候下一个嫖客插进来。

嫖客们一个接一个的进来,大多数都是选了80dollar的无套内射档次,兴奋的把精液射在妻子和菲菲的身体各处, 有的射在阴道里,有的射在屁眼里,有的还要射在嘴里。

并且由于两个人是在同一个房间,许多嫖客还会互相比赛持久力和斗快把女人操到高潮,所以几乎都是很用力地抽插着妻子 和菲菲。

到了晚上12点,我让德里克问问胖子是否可以放人了,胖子和德里克说:

「问问这个中国人,他的妻子和朋友知道他全程观赏了她们的表演会怎么样?我明天会让警察局的朋友送她们回酒店。」我 当时就指责胖子不守信用,胖子则让德里克告诉我,如果我愿意让她们知道我全程欣赏了她们的表演,他可以现在就让她们来到 监控室和我回去。

我心想如果妻子和菲菲知道我全程观赏了她们的卖淫过程,肯定会发疯的,于是作罢,但我也知道,直到明天早晨为止,妻 子和菲菲又要沦为胖子的玩物了。

9月7日上午,警察敲开了我宾馆的房门,并把妻子和菲菲带了进来,我看到她们神色暗澹,显然又是被胖子玩弄了一晚上 ,然而我只能假装说警察终于把你们找回来了之类。

妻子和菲菲貌似也串通好了,说是她们迷路了,手机又被偷去,最后被好心人留宿了云云。

我当然知道这是谎话,但也没多说什么,只让她们好好休息。

然后我让德里克去订了9月8日的飞机,并且给了德里克一大笔钱,希望他保守秘密,不要把发生的事告诉黑皮,德里克说 他知道该怎么做的。

今天上午,我们坐飞机回到了中国,菲菲不知道回去后会怎么和老刘说,妻子到家以后把自己关在浴室洗了两个多小时,然 后在卧室里睡觉。

而我,则用自己不太出色的水平将事情写给各位看官,并且提醒大家以后带妻子去偏僻的城市或国家旅游,一定要时刻陪在 妻子身边,以免你们的妻子也遭遇到这样的事情。

第二章

自从9月8日回国以后,妻子小梦两天没有说过话,虽然我深知她心底的痛苦,但又不能挑明说过去的事就过去了,我不会 介意的,只能每天哄着陪着,然而效果甚微。

9月9日那天傍晚,小梦皱着眉头回到家,我就哄着她说去看电影,哪知小梦说:「看什么电影呀,烦死了都,公司让我明 天去广州总部核对账务,也不知道要去几天才能核对清楚呢!」我说:「诶,工作嘛,谁让你是做财务的呢,每个公司对财务账 本这种东西都是很看重的,要不要老公陪你去呀?」小梦把包甩在沙发上,对我吼道:「不要你去,什么都做不来,就会吃喝玩 乐!」我心想:『对,我是什么都做不来,哪像你啊,小穴跟屁眼都能做。』想归想,但话是不能这么说的,但是越想心里越窝 火,小弟弟也有了反应,于是扑到沙发上揉捏着小梦的奶子坏笑着说:「是是,我什么都做不来,只会做爱。」小梦一把推开我 ,生气的说:「你别闹了,我真的不开心了。」说完,便走进卧室关上了门。

当天晚上,我喊她出来吃饭,她不吃,我去卧室哄她,给她认错,她还是板着脸,一言不发。

我心想,你在别人操你的时候那么浪,对着我却像一座冰山,真他妈的操蛋,然后也不再理睬她,自顾自的睡觉了。

9月10日,因为公司要开重要会议,我没能陪小梦整理行李,只好叮嘱她出差要小心,注意安全,然而小梦却盯着我一言 不发,直到我关上门出去。

到了下班的时候,我给小梦的新手机打电话,想关心一下她,然而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就在这时候德里克给我发来了一条短信,内容很简单:「老板,我是德里克,你能上Skype吗?」我心里觉得奇怪,德 里克找我做什么,于是回覆他:「刚下班,回家上。」「好的,我Skype的ID是XXXX。」德里克回覆道。

回到家后,我便根据德里克给我的SkypeID上了Skype,联系到德里克:「怎么了,有什么事?」「老板,你不 要激动,你太太怎么又到孟买来了?」我心里一惊,心想不可能啊?她说好了去广州出差的呢!「不会啊,我太太被公司派往广 州总部出差,怎么可能去孟买,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心急火燎的回覆德里克。

「老板,真的没错,而且就是地下国王找人让我联系你的,说要给你欣赏点好东西。」之后德里克发了个链接给我,我点进 去,画面出现「404NotFound」,我心里咒骂道:『该死的墙!』点开了代理,再次点击了链接,链接地址连接到了 一个类似国内在线视频的网站。

在经过一段缓冲之后,视频里出现了德里克和他口中的地下国王,也就是那个印度胖子,贫民窟的地下之王,他在镜头前笑 了笑,和德里克「叽哩咕噜」的说了一通,德里克面露难色的和我说:「老板,国王说他从未享受过像你太太这样迷人的中国女 人,所以他昨天派人通过你太太手机里的E-Mail地址给她发了Mail,让她再次来印度侍奉他几天,并且由于上次很多 顾客很怀念你太太的身体,所以这几天也同样会让你太太做份兼差。」我立刻骂道:「操你妈!」然而这死胖子完全听不懂,德 里克也不敢照实翻译。

我说:「你不讲信用,你说好那两天以后不会再找她们麻烦的。」德里克翻译给地下国王听之后,那个胖子笑得肉都抖起来 了,德里克翻译过来说:「国王说让你不要生气,而且你不也很喜欢看着你太太被别的人操吗?」我一下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 反驳,是的,那几天我在监控室的确看得很兴奋,但那总归是我老婆,我的女人。

我把我的意思告诉了德里克,他翻译给地下国王听完之后,国王很无奈的表示:「你没有选择的权利,当然你可以在你的国 家报警,可是当你们国家的人来了之后,他们只会找到一个四肢不全的躯体,你想要你太太如此下场吗?当然,如果你肯合作的 话,那么你不但可以享受到看你太太被别人操的乐趣,同时也会得到一笔钱,甚至你也可以来现场观看,也可以从我的妓女们中 挑选你喜欢的来陪你。怎么样,这笔生意是否很划算?」『划算你姥姥啊!』我在心里骂道,但是想了想,他说的也没错,东南 亚国家和东欧国家的确有一种在酒吧里提供残缺女人的表演,那些女人四肢都被砍下来,只剩下一个躯壳,任人玩弄,神志不清 ,我不希望小梦落的这样的下场,我希望她能平安回来。

无奈之下我答应了该死的印度胖子的要求,他显得很开心,然后让德里克告诉我,请尽情欣赏。

9月10日,晚上22:00,视频被转换到了老婆所在的房间,还是上次那间破屋子,不同的是,老婆这次穿戴完整,并 没有被剥光。

这时候,印度胖子和他的手下出现在了镜头里,老婆显得很害怕,瑟瑟发抖,胖子的手下依然用蹩脚的中文说:「婊子,我 们说好的,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老婆开始慢慢地脱下自己的外套、衬衣、裤子,露出了她迷人的肉体。

「跪下!婊子。」胖子的手下吼道,老婆慢慢地跪下,低着头,我可以在视频里清楚地看到她在发抖。

我问德里克:「为什么只有我的老婆,她的朋友为什么没去?」德里克回覆我说:「老板,你老婆的同事显然不相信国王的 能力,她拒绝再到这里来,然而国王已经将那天录下的视频发布到你们国家的一些论坛里。你要知道,我们印度人在计算机领域 是有大批人才的,也许她很快就会后悔质疑国王的能力了。当然你放心,由于你老婆选择了乖乖过来,所以那些视频里有你老婆 的那部份已经都被处理掉了。」我想,这他妈的,这不是要了菲菲和老刘的命吗?然而这时候我没空去多关心老刘和菲菲的事了 ,因为视频里,胖子已经掏出了他的鸡巴,在老婆的脸上轻轻抽打着。

这可是连我都没有敢做过的事,顿时,我的小弟弟就有了反应,我心里既兴奋又悲哀,这种感觉简直太糟糕了。

老婆犹豫了片刻,伸出舌头在胖子的龟头上舔弄起来,胖子显得很舒服,不停地重复着一句印度话,我想那意思可能是「好 」或者「爽」之类的。

接着,胖子粗鲁地把鸡巴整根塞进了老婆的小嘴里,老婆被呛得开始咳嗽,但是她不敢反抗,只能边咳嗽边承受着胖子的鸡 巴在她嘴里拼命抽插,眼泪从她的眼角流了下来,口水从她的嘴边流出。

这时候的老婆,无比的惹人心疼,却又无比的刺激人的兽慾,我也忍不住开始用手搓弄自己的小弟弟。

胖子这时候拔出了自己的鸡巴,老婆终于有机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胖子转过身,噘起屁股,他的手下说道:「婊子,给你的主人舔乾净。」视频中胖子的屁眼周围有一圈黄色的污渍,想都不 用想就知道那是他大便的残留。

老婆深吸了一口气,一下子把脸埋进了胖子的屁股,一下一下的用舌头舔着胖子的屁眼,那些粪便的残渣被舔得化开,变成 了黄色的液体,我看到老婆喉咙动了一下,接着「哇」的一下就呕吐了出来。

胖子转过身,显得很不满意,和他手下说了些什么,手下对着老婆说:「婊子,你的表现令主人很不满意,这和之前说好的 不一样。主人问你是不是想和你的朋友那样,把视频传到你们国内的论坛?」老婆明显很害怕,一个劲的摇着头,大声说着:「 不不,主人,婊子错了,婊子会好好舔乾净的。」说罢,便钻到胖子的胯下用力地舔着他的屁眼。

胖子很是享受,鸡巴硬得朝天翘得老高,伸出右手按着老婆的头,将她的脸完全按进了自己的屁股里,然后大吼了一声。

他的手下说:「婊子,伸进去,舔乾净。」老婆不敢不从,把自己的舌头顶进胖子的屁眼,一边舔还一边发出「啧啧啧啧」 的声音,令胖子很是享受。

胖子一把将老婆扔到床上,把她摆放成跪着的姿势,拿着自己发硬的鸡巴在老婆的屁眼处用口水抹了两下,勐地就插了进去 。

老婆一声惨叫,整个人都被胖子顶得往前爬了两步。

胖子不会怜香惜玉,一手扯着老婆的头发,一手在老婆屁股上「啪啪啪」的拍打着,老婆不知道是被打的或者是被插屁眼太 痛了,不断的「哇哇」的叫着,这反而令胖子更加兴奋,更加用力地操着老婆的屁眼,鸡巴每次往外抽时,包裹着鸡巴的屁眼就 被带出一圈皱肉,还有一些血丝。

老婆的屁股都被胖子打红了,白嫩的臀肉上满是胖子红色的手掌印,但她躲不掉,只能任由胖子抽打。

胖子加快了抽插的动作,嘴里吼着什么,他的手下向老婆说:「婊子,转过头来,全部喝下去。」老婆立刻转过身,抬起头 ,胖子把鸡巴往老婆嘴里一塞,身体开始颤抖起来,一股精液全部射在老婆的嘴里,老婆不敢吐掉,只能将溷着自己屁眼血丝的 精液全部吞咽下去。

胖子摸了摸老婆的脸,大笑着和手下走出了房间。

老婆还是跪在那边,两眼无神,然后开始乾呕起来……就在这时,视频中断了链接,德里克从Skype上给我发来消息: 「老板,国王说你可以过来,之后还会有更精彩的表演。」9月11日,今天我已经预订好了明天去印度孟买的机票,我不知道 还会有什么更精彩的表演等着我,我只知道,这事情,不会那么轻易就结束的。

第三章

上次说到9月11日那天,通过Skype了解到老婆又去了印度,而且被那个狗屁贫民区国王玩弄于手掌之中,而且还说 会让我看到更精彩的表演,其实当时我心里真的一片空白,心里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又痛苦,又心酸,又性奋,在去机场的路上 还看着别的身材好的女人想像着她们被那个贫民区国王玩弄会是什么样子。

9月12日,我坐了飞机再次来到孟买,德里克很准时的在机场接到了我,在去贫民窟的路上,我在车里问他:「你觉得这 个事情能不能结束了,那胖子到底想怎么样?」德里克无奈的说:「老板,我估计他最多再玩两三天也就腻了,国王手下各种各 样的女人太多了,他不会对一个女人锺情太长时间的。」听他这么说,我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问德里克要了一支烟,默默的抽 了起来。

到了老地方,那个有枪的保安还是搜了我们的身,然后笑着拍拍我的肩膀让我进去。

我当时真想一脚踢到他的卵蛋上,然而也只能想想,如果我踢爆了他的蛋,估计我就从旅客名单里消失了,老婆也一辈子在 这里当妓女,那太恐怖了。

进了屋子,我直接往监控间的方向走,保安拦住我,和德里克说了两句,德里克告诉我:「老板,国王说你千里迢迢过来, 累了,先休息下,节目要过一会再开始。」说着,带我去了另一个房间,里面有好几个只穿着一身薄纱裙的女人给我倒饮料、给 我端来食物。

在我和德里克享用食物的时候,一个女人给我按着肩膀,另一个女人直接钻到桌子下面,拉开了我的拉链,掏出了我的老二 含进嘴里。

这次我没有拒绝,心想着再拒绝我就是傻逼了,老婆被别人操,我还装什么正人君子?去他妈的吧!在享受了美食并且射进 了女人的嘴巴以后,德里克和保安带着我走过一条通道,当门打开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小型的酒吧,当然你别以为是国内那种很 奢侈的类型,只是简单的十几张桌子,一个吧台。

对着门是一个比较大的舞台,十几张桌子上已经差不多坐满了人,看上去都是些有身份的家伙,德里克偷偷告诉我,那些大 多是孟买市有身份的人,比如警察、卫生局和生意人,各种黑白两道,甚至还有一些上层宗教的人,让我千万注意不要惹什么事 。

在人们都坐定以后,只见那个胖子从幕后走出来,唧唧歪歪的说了一大堆以后,那些桌子上的人都站了起来,拍着手,不停 地往舞台上观望。

接着,从舞台后面走上来一个黑乎乎的小女/孩,大约十六、七岁的样子,胖子又唧唧歪歪的说了一通,德里克告诉我,那 个女孩是被父母卖到这里来做妓女的,我心说这小女/孩能卖什么价钱,皮肤黑,脸型也只能说普通,最主要的是太瘦了,简直 没几块肉,也难怪其他人都没表现出太大兴趣。

胖子又拍了拍手,我就见到我老婆从舞台后面走了出来。

之前有说过,老婆长得有点像那英,颜值不是太好,但身上还是有些肉的。

当老婆走上来的时候,台下那些人都开始起哄,有吹口哨的,有拍手的,甚至还有人直接掏出一大迭钞票在手上挥舞。

胖子做了个安静的手势,然后说(为了节省版面,不看上去那么罗嗦,我就不每次都写德里克翻译了,请各位见谅):「各 位先生老爷,今天这位来自Z国的婊子因为在我的赌场欠了很多钱,只能留下来当婊子还债。她和这个小姑娘做一个比赛,比赛 共分为三场,三局两胜,赢的那位,今天可以获得休息的权利,并且获得1000dollar的奖励;而输的那一位,今晚将 免费成为在座各位的奴隶。那么,接下来就开始比赛吧!」我心里一惊,心想这下糟糕了!平时在家里什么活都是我来做的,老 婆几乎就是看电影、看小说、看电视剧。

也不知道比赛什么,不知道老婆胜算大不大,要是输了,那估计就得活活被这群印度佬给操死了。

然而台上的老婆并没有做出什么表情,也许上台前死胖子已经和她说过了,只是她的拳头捏得很紧,可以看出老婆现在是非 常紧张的。

然后,胖子宣布了第一场比赛:「第一场比赛,格斗。相信各位老爷平时已经看惯了男人之间的拳赛,这次就让这两个婊子 给各位老爷来一次格斗比赛,谁的奶子先碰到地面,谁就输了。」我心里一阵草泥马,这明显是不公平的比赛,老婆身高165 左右,胸部是36C,但那个印度女孩胸部估计目测只有32B。

我刚想站起来抗议,德里克就把我拉了下来,他说:「老板你疯了,你别搞什么事,难道你想让你老婆知道你也在观众里吗 ?」我只好坐了下来,祈祷老婆的身高和体重优势能帮助她获得胜利。

比赛开始了,老婆和我想的一样,估计是想利用自己的身高和体重优势一波把印度女孩压倒。

然而印度小女/孩因为小巧的身材,没有给老婆抓到她的机会,直接绕到了老婆的背后,一下子跳到老婆的背上,老婆差点 就扑倒在了地上,还好小女/孩并不重,老婆用手翻过去想把小女/孩拽下来,那个小婊子竟然一只手抓着我老婆的头发,一只手 死死捏住老婆的胸部,老婆的胸部都被她捏得变了形。

老婆吃痛,「哇哇哇」的乱叫,下面的观众则是非常开心,哈哈大笑,还吼着:「打呀!把这个Z国婊子打趴下,我给你1 0dollar奖励!」「对,把这个Z国婊子打倒,我也给你10dollar!」老婆并不知道下面的人在说什么,但印度 小婊子是听得懂的,她用足了力气扯老婆的头发和胸部,老婆突然灵机一动,带着小女/孩一起侧卧下去,想藉此把小女/孩压倒 在地板上。

然而成也大胸、败也大胸,在倒地的时候,老婆因为胸部比印度小婊子大得多,结果比小婊子的胸部先碰到地面。

第一局,小婊子赢了。

台下的观众兴奋的拍着手,还有人直接把硬币丢给了台上的印度小婊子,但被保安阻止了。

第二场比赛,胖子从台下各挑选了三个观众上台,比赛的目标就是两个女人可以先各自把玩自己这边的三个男人的鸡巴五分 钟,这六个人都被标上了号码,之后老婆和小婊子会被蒙上眼睛,再次把玩自己这边三个人的鸡巴,并且说出号码,对得多的人 算赢。

比赛开始,印度小婊子也许年纪太小或者经验不足的关系,只知道用手去比鸡巴的大小,但是她忘记了男人的鸡巴会变形的 ;而老婆这时候聪明了,先用手把那三个鸡巴撸硬了,先大概把玩了一下尺寸,然后竟然跪在那三个男人面前,一个一个用嘴含 住他们的鸡巴,三个男人兴奋的抖动起来。

台下没上去的人群发出不满的声音,抱怨着刚才怎么没选到自己上台。

五分钟很快到了,老婆和印度小婊子被戴上了眼罩,然后两边的三个男人互相被打乱了顺序。

印度小婊子还是只会用手去摸大小,而老婆则在摸完大小以后又把三个男人的鸡巴含在嘴里,结果,印度小婊子只猜对了一 个,而老婆则三个全猜中了。

胖子很好奇地问老婆是怎么分辨出来的,老婆说:「我先把他们的鸡巴撸硬了,然后用鼻子和嘴去分辨他们的气味和味道。 」胖子很惊讶,没想到老婆还会这一招,似乎十分不高兴老婆赢了,在老婆的屁股上「啪啪」打了两下,老婆只好低下头不停地 说:「老爷别打了,老爷别打了……」接着,胖子宣布第三场比赛,这次是要两个女人各自在自己的屄和屁眼里夹一枚鸡蛋,然 后两个人绕着舞台走,谁的两个鸡蛋都先掉下来,谁就算输了。

我心想,老婆的小穴还是比较有力的,应该没什么问题。

接着,两个保安开始往老婆和印度婊子的屄和屁眼里塞鸡蛋,当我看到保安轻易地就把鸡蛋塞进老婆的屄和屁眼的时候,我 心想,天哪,老婆到底被胖子和多少人搞过多少次,怎么短短两天里屄和屁眼就那么松了?没等我多想,第三场比赛就开始了, 老婆和印度婊子都走得很慢,防止鸡蛋滑落下来。

然而可能老婆比印度婊子要敏感多了,走了没两圈,老婆下面就出现了闪闪的水光,出了淫水,只听「噗通」一声,老婆屄 里的鸡蛋就先掉了下来。

台下的观众看了很兴奋,估计都在盼望老婆输,因为印度的婊子他们每天都能玩到,而Z国的女人估计他们玩得并不是很多 。

在走到第五圈的时候,印度婊子屄里的鸡蛋也掉了出来,现在她和老婆都走得特别慢,然而估计老婆这两天被胖子操屁眼操 得太多了,老婆屁眼里的鸡蛋终于比印度婊子的先掉落了下来。

胖子宣布了结果,台下一片欢呼。

而老婆站在那里瑟瑟发抖,她知道,自己的地狱就要来了。

胖子从箱子里拿出了1000dollar给了印度婊子,台下的观众也给了她一些硬币和零钱,她在感谢了大家之后就走 进到了后面。

而这时候,两个保安从后面抬了一张很大的床来到了舞台上,胖子则让观众从箱子里抽选号码,按规矩抽到号码的人,可以 一个一个上去玩弄我老婆,当然如果有号码前后相邻的,也可以在商量后两个人或三个人一起上,一次最多上三个人。

德里克很意外的没有上去抽号码,我很感激他,拿出了一迭钞票给他,他没要。

谢天谢地,哪里都是有好人的。

第一个上去的是一个矮胖子,他上去之后什么也没说,直接抓着老婆的头发让她跪在地上,掏出自己的鸡巴直接塞进了老婆 的嘴里。

也许这两天老婆被胖子玩得够多了,也习惯了,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咳嗽流眼泪,而是主动地开始吸吮着矮胖子的鸡巴。

矮胖子抓着老婆的头发,拉起来按下去、拉起来按下去……还好他不算太厉害,不到三分钟就射进了老婆的嘴里。

矮胖子显得很满意,在老婆的脸上拍了两下就走下了台,胖子立刻就走过去和他攀谈起来,也许是在谈什么合作,谁知道呢 !第二个上台的是一个五官扭曲的人,德里克说那是卫生局的头头,我想卫生局的头头应该挺讲卫生的,不会弄些什么么蛾子出 来,然而我没想到的是,他却是一个十足的变态。

卫生局的头头(这里称他为卫生局)走上台,先是很温柔的抚摸着老婆的肉体,老婆似乎也松了口气,之后,他要求老婆平 躺在床上,老婆照办了,然后卫生局和胖子说了两句,胖子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让保安从后面拿来了一些蔬菜,有 萝卜、黄瓜、葡萄之类的。

只见卫生局将这些水果来来回回地塞进老婆的阴道和屁眼里,然后飞快的用手抽插着这些水果,老婆吃痛,「嗯嗯、啊啊」 的叫了起来,这愈发刺激了卫生局,卫生局甚至同时在老婆的屁眼里塞进了两根黄瓜,就这样来来回回换着蔬果抽插老婆。

最后,他竟然变态的把那些抽插过老婆屄和屁眼的蔬果全都吃了,还表现出一副超级满意的表情,就连台下的一些观众都在 议论着,然而卫生局很无所谓的样子,轻轻的吻了一下老婆的屄,就下台了。

第三个上场的也是一个变态,他让胖子拿来蜡烛,玩起了日本人那套滴蜡,几乎把老婆的屄和屁眼都用蜡油封住了。

他一边打着飞机,一边滴着蜡,最后射在了老婆的脸上。

因为观众太多,我也无法一一给各位看官描写了,总之就是老婆身上的三个洞几乎都射满了精液,屁股、大腿、胸部上都被 捏得青一块紫一块的,然而老婆貌似接受了这样的事情,很配合地任人玩弄,直到结束。

我和德里克提前离开了,怕被老婆发现。

胖子走出来和我说:「你可以和你的朋友各挑选一个妓女,今晚好好享受享受。我很感谢你太太配合我做了这次活动,让我 和各界人士取得了更亲密的关系。」我想,胖子你他妈的真是聪明,用别人的老婆来给你换取和各界人士的亲密度,越想越气, 我也不客气的说:「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我就要刚才那个和我老婆比赛的婊子来伺候我。」我本以为胖子会说已经答应她放假 了什么的,结果他竟然二话不说就让保安把那个印度婊子带了过来,陪我进入房间。

之后,我用各种手段折磨了这个印度婊子,是她害我老婆输了比赛被那么多人操,我用皮带抽打她,用蜡烛油滴她,按着她 的头用老二顶着她的喉咙射她。

为了报复,我还问胖子要了一粒蓝色药丸,吃完以后又在印度婊子的屄和屁眼里各操了一轮,才稍微消了消气。

9月13日,中午,我想让德里克去问一下胖子是否玩够了,可不可以放我老婆回国了,德里克说:「老板,你去问了反而 只会让他觉得你很在乎你老婆,会刺激他多留你老婆两天,不要去问,也许这两天他就玩腻了。」我心说德里克说得有道理,也 就继续跑到监控室去看胖子玩弄老婆了。

老婆现在已经很乖巧了,主动地舔弄着胖子的鸡巴和屁眼,甚至自己扒开屁眼坐到胖子的鸡巴上摇晃起来。

我心里一阵感叹,这如果是伺候我,那该有多爽呀!到了13号晚饭的时候,胖子过来说:「今晚我想做一次善事。」我原 以为他的意思是放我老婆一马,今晚让她好好休息,结果胖子说:「贫民区里,我的人民有很多一辈子都没享受过像你老婆这样 的女人,所以今晚我会带你老婆去给他们享受一下,你如果愿意的话,可以一起去看看。」我当时心里就在说,操你妈的死胖子 ,你他妈人那么胖、鸡巴那么长,竟然还那么聪明,你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啊?然而想归想,表面上还是笑着答应了,不答应又 能怎么样呢,他还是会带着老婆去做慈善的。

到了晚上9点左右,保安来叫我和德里克,然后把我们带到了贫民窟最贫穷的地方,一股臭味立刻把我熏得差点晕倒过去, 幸好德里克扶住了我。

只见前面铁道旁边有上百个人围在那里,我和德里克走近一看,只见老婆被贫民们围在里面,身上到处都是手,有的在摸她 的奶子、有的在抠她的屄,还有的在摸她的屁股和屁眼。

老婆很害怕,胖子则很开心,和贫民们说这个婊子是免费给他们玩的,但不能伤害她。

一些贫民当即给胖子跪下,口里大呼感谢万岁什么的,而一些女人在悄悄的说这个Z国婊子真是不要脸什么的。

之后跟在胖子的酒吧里一样,贫民们一个一个排好队开始操我老婆,他们的鸡巴上很明显的有着许多污渍,估计很多人很久 没洗过澡了,有个印度老头甚至还蹲坐在老婆脸上让她用舌头帮他洗屁股,老婆都一一照做了,甚至连舌尖都伸进他们的屁眼里 去了!我心想,我以后还要亲吻她吗?我的天。

14号,胖子又是一整天都在老婆那间屋子里玩弄她,各种花样玩了个遍。

然而就在14号下午,胖子和我说已给我订好了晚上的机票,我说:「你还没有放走我的太太。」胖子说:「你难道想你太 太现在出来见到你吗?」他说,已经给我老婆也订好了15号中午的飞机回国,让我安心回去等老婆回家就是了,另外还说很感 谢我老婆带给他的享受,他会当着老婆的面把那些影片都删除的。

之后我坐了14号的飞机回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还给老婆的手机打了电话、发了短信,表示很着急,「怎么一直关机啊 」、「要报警了」之类的。

15号中午,老婆回到了家,我上去拥抱住她,抱得紧紧的,也不管她有没有漱过口,和老婆来了个长时间的法式香吻。

老婆还假装笑嘻嘻的推开了我说:「哎呀,臭老公,累死我了,让我睡一觉好吗?你的来电和短信我都看到了,实在很抱歉 ,因为外地那边的财务数据太乱了,我都没时间去买个充电器。」虽然明知是很假的谎话,但我也只能应和着:「没事宝贝,你 回来就好了,可把老公急死了,都快报警了。」老婆眼里流出了泪水:「对不起,别生气哦,让你担心了,以后再也不会了。」 听到她这么说,我可以相信胖子真的是在她面前毁掉了一切证据,以后应该也不会再找她了。

「那么等这次国庆假期,我们再去泰国旅游吧!」我故意问她,老婆则一拳打到我胸口上说:「旅游个屁啦,旅游也没什么 意思,还累人,国庆假期我们就在家里好好睡个懒觉吧!」说完,她低下头似乎想着什么心事,然而没过几秒,她就抬起头笑着 说:「国庆我们在家里好好爱爱吧,臭老公。」我给了老婆一个微笑,紧紧地抱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