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色情黄小说

青岛遗梦

网络2018-12-05 19:38:1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有个人占据了我所有的灵魂,他在遥远的他乡,隔着海的地方,我在他心里只有两个字:我爱。可这两个字,让我相信,我和他曾经在一起的3天,就是天堂。

在所有人眼里,我都是幸福的女人。自己的职业不错,丈夫大伟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公司,对我也很体贴,没有外遇,还有个可爱的儿子。无论从哪个方面看来,这样的人应该是十全十美的了。

只有我自己知道,所有的这一切在半夜醒来的那种凄清中,根本都不算什么。

我要的是温暖,是那种可以让心灵贴近的温暖。可是我的身边睡着我的丈夫,他应该是我最亲近的人,是我相伴一生的人,他却不知道我真的需要什么,我们的心那样远。

曾经,我是他掌中的宝贝,那段日子过得很清贫,甚至一碗面也是两个人分着吃。在不拥有富足物质的日子里,两颗心是那样贴近。

但现在一切都有了,爱情却渐渐变得麻木。他再也不中叫我的小名“小咪”,他叫我“贺蓉”,或者“孩子他妈”,这使我相信,我们的婚姻生活只剩下最原始的本质。

也许我是真的身在福中不知福,我记得大伟以前答应过带我去青岛看海。一直生活在内地,我从没有看见过真正的海。至情至性的大海,一定会让我们的婚姻翻开新的一页!我打电话给大伟,撒娇似的问他:“你还记得,新婚时答应过什么?”

即使在电话这边,我也能感到他的骄傲:“贺蓉,这是我最自豪的地方,新婚时我答应你的全部办到了。我答应你要买大房子、汽车,要不让你吃苦,我全办到了。”

我只能直截了当地说:“你答应我陪我去青岛看海。”他失声而笑:“我还以为什么大事?让你这样的念念不忘,来就是去青岛吗?好!什么时候我有空一定带你去!”

“可是,我希望马上就去。”

“你又不是小姑娘了,想怎样就怎样,一切要看我安排,目前我肯定没空。”

听见搁电话的声音,我整颗心都凉了,我想我们的婚姻也许是无可救药了。

但是,毕竟是八年的夫妻,我得冷静地想一想。我决定做一回自己,不是一个和枯燥的数学打交道的会计师,不是孩子的母亲,不是大伟的妻子,而是我自己——贺蓉。

我向公司请了几天假,然后一个人上了去青岛的火车。上火车的时候,我把手机关了,没有人能够找到我,我只想远离这熟悉的一切,做一个最晶莹剔透的梦。

到青岛我很快发现,与数学打交道的我,在某些方面真上弱智。在火车站,我被一个大妈蒙得团团转:“小姐,这是青岛最实惠的饭店,可以看见大海呢!”

“可以看见大海”一下子打动了我,我根本没有细问拿起行李就与她走。可是一个低沉的非常磁性的声音在我身后说:“如果要看海的话,最好的是海景饭店。”

海景饭店?我一下子想了起来,在网上查阅青岛的资料时,曾经发现海景饭店是网友极力推荐的饭店。我又回过头看了看这个对我说“海景饭店”的男人,他中等身材,阔阔的肩,穿得很随意,身上透着一股说不出的亲切,特别是他的普通话,怎么说得那么醇厚,我想了想,还是跟他走。

我边走边问:“你的车呢?”他惊讶地说:“车?”

“你不是出租车司机吗?”

我比他更惊讶。他哑然而笑:“我与你一样,是个到青岛的过客。”我也笑了:“那么我得自己去找出租车了。”

他犹豫了一下:“一块儿去,我们可以结伴度假,对吗?”

这回轮到我犹豫了。结伴度假?对我这样一个已婚女人来说,在异地与一个男人结伴度假是不是太他也许看出了我的犹豫,温和地说:“我来过青岛好几次,这是个好地方,我想能够选择冬天来青岛的人一定眼光不俗,算是有缘。”他既然这样说了,如果我一而再而三地防备他,倒显得小家子气了。

出租车上,他告诉我他叫林晨尧,已经是第五次来青岛了,不过与一个陌生人结伴同行到是第一次。我没说真话,我说我叫周绮宁(天知道,我的脑子里一下子就转出了这个名字)。

一来一去的折腾,到达海景饭店已经是晚上了。匆匆梳洗后我就睡下了,那个晚上,我睡得特别香甜。

第二天早晨,当我穿上厚厚的棉褛下去时,他已经在大堂中等我了。

“好可爱。”他看见穿着玫瑰色棉褛的我,微笑着称赞。

“这件棉褛的颜色我一直很喜欢。”

“不,我是说你。”他直接地说。

我很可爱?我简直怀疑我的耳朵。不是没有人称赞我,但他们说:“你很贤慧。”

“你很能干。”或者,“你很漂亮”。我一直以为“可爱”是属于小姑娘的专用词,可是今天有一个人用来称赞我,我喜欢听这句话,女人再老,都愿意听这句话。

这真是个有趣的男人,我想,有了相伴,旅途一定不会寂寞。

冬天的海边没有海贝可拾,白鸥也好像销声匿迹,这是一个寂寞的海,我不禁有点失望,喃喃自语:“来的真不是时候。”

“不,不只有在海寂寞的时候你才能了解海。”他的话一下子使我惊醒。原来,我一直说不出我对婚姻的感觉,现在我知道了,是寂寞,寂寞是一种感觉,一种与爱人的心疏离的感觉。

站在海边,仿佛时空失去了界限,天和地也抵不过海的浩瀚,人渺小如荧火,而我,是如此的不快乐,我再也忍不住我的泪,潸然而下。

他那样自然地送来他的怀抱,在海风中,在虽然灿烂但不温暖的海风中,他的胸堂是这样的温和,我无法拒绝这样的暖意,这样的安宁,还有这种被宠的感觉。

但这只是短短的依偎,很短,我马上离开了他的怀抱。我的脸从耳根开始红了。他让我脸热心跳,这是许久没有的感觉,但是那一刻,我感到我整个人活了起来。

那次以后,我们再也没有亲热行为,应该说,我们也刻意回避着。但是,我们会常常莫名其妙地脸红,不敢看对方的眼睛。

怎么会这样呢?我不相信一个人的生命中可以有两次恋爱。也许是环境造成某些错觉,我对自己说。

我给他看儿子的照片、丈夫的照片,照片上我们都笑容满面,一副幸福家庭模样,他很认真地看,称赞我儿子很可爱,丈夫很英俊,但是他始终没说,你们很幸福。是因为他那双睿智的眼睛看出了什么吗?

他给我看他女儿的照片。很可爱的女孩子,笑得很纯。

“好可爱的女孩哦”,我说,“她妈妈一定也这样漂亮。”

他沉默了一下,说:“我离婚了。”

我边声抱歉,他宽厚一笑:“我们已经离了六年了,要说伤痛,也过去了。”

然而他的眼睛依旧有深刻的落寞。

一种柔柔的情感涌上心头,我情不自禁去握他的手。那是一双强硬的手,但是他一碰到我,立刻软软地,如小孩子无助的手。然后,他揽我入怀,相识很多年似的。我们接吻了!虽然天气冷,我们没有也无法做出越轨的行为,但一切已经水到渠成,跨过那条鸿沟只是时间和空间的问题。

当天晚上我俩一起回到海景饭店。他提议在他的房间里面吃晚饭、喝酒、聊天,我欣然答应了他的安排!

我俩一边吃饭、喝酒,一边聊天,说真格的,这是我近几年来,和异性接触最快乐,最开心的一次和自己老公以外男人共餐,他使我有一种心花怒放的莫明感,仿佛让我又回到少女时代的谈情说爱。直到两人酒足饭饱,都有了微微的醉意。

“绮宁,不介意我这样称呼你吧?我今天好开心、好快乐,想不到会在旅游中遇见了妳,不但使我在这个形单影只的旅游中,有了一位好伙伴,而且还一见如故,谈得很投契,真谢谢妳,使我减除了旅途中的寂寞和无聊,更谢谢妳陪我吃饭、喝酒、聊天。”

“林先生!你别客气,该谢的应该是我,让你破费请我吃饭、喝酒,还陪我聊天,同样的减除了我旅途中的寂寞与无聊。”

“绮宁,你真美!你知道,我离婚六七年了,这其间也曾和几个女人短时间相处过,但总没有找到感觉。我很寂寞,有时我想女人都快疯了。”他深情地盯着我,“能让我抱抱你吗?”

我的心跳得很快,呼吸非常急促,刹那间,我感觉到他正看着我狂乱起伏的胸部,我的胸随着我心情的激动一起一伏。

终于,他划破这僵持的局面,一下粗暴地抱住我,我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呆了。也不知他什么时候已轻松脱去了我的外套,只感到我的CK蕾丝薄纱内衣也漫漫滑落在一旁……我回过神时,他已用他灵巧的舌头轻舔着我的乳头,舔得我乳头奇痒无比,很快就挺立了。

他的手也不安份地由胸部慢慢滑到我的热裤钮釦上,不一会的工夫,平日非常难脱的紧身热裤,他都迅速地为我脱下了。这会儿,只剩我身上小得不能再小的CK蕾丝丁字裤,我更害羞了。

他轻轻把我抱起,走向卧房中。把我轻轻放在他房间宽大的席梦思弹簧床上。

然后三下五除二脱去他身上的所有衣物。我很害羞地看到他勃起的肉棒暴凸着青筋、泛紫色火红的龟头,沿着马眼滴出些许晶莹剔透的滑液;他厚实的胸肌、稀疏的胸毛,看了更是让我心跳加速,呼吸更急促了。

他缓慢地移向床边,伸出手在我身上轻轻柔柔地游移,轻轻地、慢慢地,真是很舒服。当他的手慢慢地滑向小穴的时候,我的眼睛慢慢闭上,完全靠触觉去享受这诱人的爱抚前戏。他的挑逗是那么的恰当,他似乎知道女人触觉神经的敏感区。闭上眼后,我觉得他给我爱抚的敏感度放大了数十倍,真的很舒服。我感觉我小穴里泛滥了,淫水不停地流,小穴里真是奇痒无比,期待他的肉棒赶快插入。偏偏他却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让女人欲仙欲死,所以并不急着进攻,他的手移到小穴,隔着丁字裤在我的小穴上慢慢地揉捏,我感到小穴中更湿、更痒了。

他漫漫脱下我了的丁字裤,整个小穴及浓疏合宜的阴毛立即展露在他的面前。

他伸手去拨弄我的阴蒂,慢慢地揉,时而轻捏,我的阴蒂又因他的刺激而充血挺立了。他低头轻轻地含住我的阴蒂,慢慢地用他灵活的舌头拨弄我的阴蒂,也慢慢地用舌头挑拨我的阴唇,这一切都是我从没有领略过的感受,真的太舒服了。

做到这,我已忍不住低声淫叫着。因为跟大伟在一起我从没享受过这样的刺激,我很少叫床,所以一直以来我跟大伟作爱都是闷着干,今天意外跟他的婚外激情,大大地开启了我对性爱的观感。

他听到我微弱低声的淫叫,挑逗得更卖力了。他拉着我的手去抚摸他的肉棒,那暴露着青筋、火红龟头的肉棒,他要我慢慢地套弄。我很少套弄我老公的肉棒,所以技巧有些生硬,他感觉出我技巧的生涩,他慢慢地教导我,如何让他的肉棒也可以享受到套弄的快感。

他一边亲吻我的小穴,双手不停地在我的身上爱抚游移,他也慢慢地移动下半身,将肉棒放到我的嘴边,暗示我用口舌为他的肉棒服务。我跟老公作爱那么久,为老公口交也没几次,所以我口交的技巧真的不怎么高明,我很怀疑明要我为他口交,我是否可以满足他呢?我试着轻轻地含住他的肉棒,慢慢地套弄着,但是他却不停地挺进。他肉棒的size比大伟的大,我怎可能全吞进呢!我试着将嘴巴张到最大以迎合肉棒的进出,但是,它真的很大,我大概只能含住一半。

渐渐着,我也听到他的淫叫,这是我第一次听到男人做爱时的淫叫。

似乎我是受到鼓励了,我更认真地去含、套弄他的肉棒,时而用舌尖去舔肉棒上的马眼、时而沿着肉棒慢慢地舔弄到蛋蛋,他示意我轻轻的含住他的蛋蛋。

他的叫声越来越大声了,不停地喊:“爽死我了……宝贝……喔……真爽……”

他也更卖力地舔弄我的阴蒂,一方面他用手指慢慢地滑进我浸满淫水的小穴中,慢慢地进出、慢慢地在小穴中的肉壁上抠弄,让我感觉得更痒也更爽。

他对我轻声淫叫有点不满,他要我抛弃道德抛弃矜持,随性的喊出来。慢慢地,我也淫叫得越来越大声,不停地叫着:“喔……你这混蛋……弄得我……好舒服……真的……好棒喔……喔……喔喔……”他的手指慢慢地退到小穴口,又进入了一点后,在小穴上方的小肉垫上慢慢地按摩。由小穴中传来更酥更麻难以形容的感觉,那感觉越来越强烈,从没试过这种感觉,但是真的很爽。

“啊……真酥……好麻……好爽……快……快……快点插我……用你的大肉棒来插我……我受不了……”我只感觉我的淫水流得更多了,小穴传来的感觉也更强烈了。终于,我也挺高着臀部不停地迎合他手指对小穴的进攻,那感觉越来越强烈,我的叫声也不自觉地越来越淫荡:“啊……快一点……好痒……好爽……好棒……喔……啊……深一点……”一股尿意,我像是要尿尿了,我告诉他要他停手,说我要尿尿了。他却说:“那是潮吹,不是尿尿。妳不要压抑,放开心顺其自然,尽情享受。”强烈的感觉终于突破我的矜持,我放声拉开喉咙不自觉地大叫着:“啊……真的好爽……喔……喔……啊……我快……快……快到了……好爽……我要升天了……喔……”一股液体由小穴中喷出,全喷在他的脸上。

我瘫了,全身不停地抽搐,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强烈的快感。

他将他的手指抽出,我顿时感到小穴中有股莫名的空虚感。他把沾满淫水的手指慢慢地滑向我的菊花,在菊花蕾外慢慢地按摩。他慢慢地、一点点地将沾满淫水的手指滑进菊花蕾里,慢慢地挺进。

我告诉他说:“明,好痛呢!不舒服……”

他说:“宝贝,妳忍一下,等一下就会很舒服喔!妳是我的宝贝,我怎忍心弄痛妳呢?”慢慢地,我感觉到一阵快意升起,他的舌头又开始在我的小穴中进出,开始在阴蒂上拨弄。慢慢地我又开始呻吟,我抓着他的肉棒继续套弄,速度慢慢地加快,我感觉到他的表情开始放荡。他终于忍不住了,停下手将我扶正,拨开我的双腿,他跪在我腿间,扶着他的肉棒在我的小穴口慢慢地磨,慢慢地在阴唇上磨,就是不进入。

我受不了了,拼命地叫:“啊……好痒……快插进去吧……我要肉棒……”

他一边按摩我的阴蒂,一边用肉棒摩擦我的小穴,他的龟头上也沾满了我的淫水。

终于,他扶正他的肉棒,将龟头对正我的小穴,慢慢地挺进。我感觉到阴道慢慢地被他的肉棒撑开。他的肉棒一点点地进入,又慢慢地抽出,就这样一进一出,我终于将他的肉棒全根吞没,小穴感到无比的饱满,好涨好涨。这时,他缓缓地挺进他的臀部向我的小穴进攻,每一次的进入都让我的小穴感到那么充实,但是当他抽出,又让我的小穴感到极度空虚。他加快速度了,我听到两人臀部拍打的有规律声音及小穴中淫水“唧唧……唧唧……”的水声。我跟他的淫叫声都越来越大声了:“喔……宝贝……舒服吗?要深一点吗?要大力一点吗……”、“喔……啊……插我……深一点……快……快……喔……喔……给我……深一点好爽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高潮来了一次又一次,床褥上被淫水染湿了一大片,他还在大力地不断挺进。我爽得快昏过去时,他停下了动作,要我转身趴着,他扶着肉棒,由后面对准我的小穴再次一点点地进入,然后伸手到我胸前握着一对乳房继续快速抽插。我跟他像狗一样做爱,他由背后挺进、抽动,粗硬的肉棒不停地在小穴里抽插,我不知已是第几次高潮了,每一次的高潮都让我脑袋一片空白,不知所云地胡乱狂叫。他由背后插我,让我感觉到他的肉棒插得更深,我的小穴也传来更强烈的感觉,我的淫叫声也越来越沙哑、越来越小声了,但是我臀部迎凑的节奏跟他的挺进节奏却是配合得越来越好,“啪!啪!”肉体撞击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声,“唧唧……唧唧……”的水声也取代了我的淫叫声,声声传进我跟他的耳里,催化了我跟他性爱的动力。

“来了……快了……宝贝……噢……爽喔……棒棒被妳夹得好爽……我要射了……”

“啊……插快一点……我也快到了……噢……好深……好爽……快一点……喔……”我用尽最后的力量高声叫着。

他的动作越来越快了,我另一次的高潮也快到了:“啊……快一点……我又要升天了……啊……好美……喔……插快一点……插深一点……快……啊……”

他听到我的淫叫,他挺进的速度更快了,每一下都进到我小穴的最深处。“宝贝……爽……我也快到了……要升天了……让我们一起……喔……爽死了……”我感觉到他的阴茎开始在小穴里跳动,而且热得像支烧红了的铁棒,硬朗的龟头不断撞击着我敏感的花心。“啪啪……啪啪……”、“唧唧……唧唧……”整个房间都迴荡着我和他尽情作爱的淫糜声音。最后,他用尽了所有的力量将龟头紧紧抵住我的子宫口,终于将他浓浓的滚烫精液射满我的小穴、烫灸着我的花心。我跟他一起达到了高潮,这是我感受最强烈的一次,“我又死了……”欲仙欲死的感觉让我不禁又胡言乱语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他起身了,他从我小穴里轻轻抽出阴茎,抓了几张卫生纸擦拭乾净从阴道口慢慢流出的精液,然后在我的额头上轻轻的亲了一下,跟我说:“宝贝,妳好棒喔,我六七年没享受这样的幸福了!”

我捏了捏他的手臂,明显感到脸热心跳,低声说:“我也是好久没这样了!”

那夜我没回我的房间,我们相拥而眠,睡得很香。

清晨,太阳的曙光透过窗帘照了进来。我在睡梦中隐隐感到下体酥痒,肛门处好像有一条小虫子的爬。漫漫地我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我发觉原来是他早已醒来,正爬在我屁股上用舌头舔我的屁眼。

“你干什么?!”我本能地一阵紧张,屁股蹶得老高。

他扶着我拱起的屁股,继续用舌头挑逗我的肛门,在我的肛门里慢慢插,慢慢舔。我妨不住颤抖了一下,嘴里同时发出模糊的呻吟。

紧接着他同时用手指插入我的小穴慢慢地抽插起来,大约抽送了20下后,他拔了出去,我感到我那上面已经满是黏糊糊的液体了。

他边逗弄着我的屁股边说:“我好想你……想你的屁眼。我很想干你的屁眼……”

我一下子怔住了:“不行,那里怎么容得下你的东西哦!别弄了,你的舌头磨得人家的屁眼痒痒的,你是不是有点变态噢。”我用力地扭动着屁股。

“你大概还没尝过肛交的滋味吧,今天我们试试怎么样?”

“不行!”一想到他那大肉棒扎入我的屁眼,我就有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感。

“你放松嘛,那是另外一种美妙的感觉,我先给你试试……放松……宝贝……”

他又在我的屁眼上轻轻舔着,食指在我的会阴穴上画着小圆圈,另一只手的手指探进我的小穴,轻抠我的G点,大母指不时划过我的阴蒂,使我一阵阵的麻痒。

漫漫地,他的一根手指滑向了我的屁眼,沾着阴液的湿滑,逐渐挺进我的肛门里边,我感到了一股胀胀的便意。

他继续手指滑进滑出。一种怪怪的感觉使我忍不住长长地“嗯”了一声。

“我来了,你放松啊……我会轻轻的试着给你,别怕,如果你觉得痛,我马上停……”说着他在他的龟头上温柔地抹了许多口水润滑,然后让肉棒一点一点地插入我的肛门。

没想到屁眼居然有那么大的收缩性,他的大龟头挤进去了。

他漫漫用力往外搬我的屁股,想使他的阴茎没入进来。我感到我的屁眼将他的龟头严严实实地包裹着,不让他再进入半分。

“绮宁,你痛不痛?”

“有一点胀,也有一点痛,好像要大便的样子。”

“绮宁,你放松,很快你就会感受到另一种性交的滋味的。”说着他趁机把阴茎一下子全部插了进来。

“啊!……”我被插的大叫一声,他立刻停止了动作。

停了大约几十秒钟,我感到我的屁眼已经不再像开始那样的羞涩,越来越多的淫水已经让我感受到一些快感,但我的小屁眼越夹越紧,快感越来越强,当他停止不动时,我轻声说:“你慢慢动啊,我里面痒痒的……你可以插了……”我实在没想到我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说出这样淫荡的话来。

他就开始轻抽慢插。

我在他的抽插中逐渐淫荡地叫起床来,趴在床上翘起屁股,不时回过头去看他,他满脸坚韧的表情让我心中淫荡。

他开始大幅度抽插,全部抽出肉棒,然后又全部插入,然后重复着这个动作。

“呀……唷……我……我的屁眼……胀……好胀……噢……”没想到我的屁眼竟然这么敏感,第一次肛交,竟然有这么厉害的反应,顿时就感到我自己快感连连。

我收缩着屁眼的肌肉,包着他的阴茎!同时抬高屁股,配合着他前后摇动着。

他从腋下伸过双手紧握住我丰满的乳房,用力地揉搓着,有时双手扶着我的屁股,疯狂地将肉棒直进直出地在我屁眼中抽插。房间里传来了“啪、啪”的声音。

他迅速加快了抽插,我明显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感觉,长发凌乱不堪,忘情的摆动着屁股配合着他的抽插。

“嘿……唷……嘿……唷……”他将抽送的速度加到了极限,突然间我感到他全身肌肉绷紧,热热的精液就从龟头中射出灌进了我的屁眼中。

“啊……啊……”我长长地叫了一声,一股阴液顺着我前庭的阴毛滴了下来,我放下臀部。他死死地压在我身上,阴茎还插在我的肛门里,同时伸手到我的胸前揉捏着我的玉乳。

他从我背后抱住我,揉着我的乳房,轻吻我的背部。

他在我耳边轻声说:“绮宁,感觉怎样?舒服吧?”

我害羞地点点头:“想不到后面……我还是第一次享受这样的快感……”

只有三天的时间,上天给我们恋爱的时间只有三天。三天中,我们白天游玩,晚上做爱,整日沉侵在激情中,但激情过后,常常有一种惘然的忧思涌上我心头。

我问:“你知不知道我们在进行一场婚外恋?”

“是你,我没有婚姻了,我可以大大方方追求你。”

“但你是第三者。”

“第三者是你先生。”我又笑了:“你这么大胆?说他是第三者?”他很认真地说:“从爱情的角度来说,谁的爱情死亡,谁就是第三者。”我的心怦然一跳。

“我们可不可以重新生活?”他望着我,等着我回答。我轻轻说:“不可以,从明天开始,我会从你的生命中消失。”

他目光黯淡。

我心疼他,但是没有办法。

晚上,我开始收拾行李,一些小小的纪念品,给儿子买的海螺,给父亲买的海鲜,什么都没有买给大伟,他不需要。

静静的夜里,我间自己,这三天,我有没有一点想他?有没有?

有!但是和想儿子是一样的想,不再是魂牵梦萦的思念,不再是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思念,不再是独立中霄的思念。

我们之间演变为亲情和责任,这是婚姻的必然结果吗?为什么我和林晨尧在一起却有激情燃烧的感觉?胡思乱想间,林打来电话:“我可不可以来你房间坐坐?”

一听见他的声音我就心跳不止。三天来,我们都是在他的房间缠绵,我的房间还没履行过它的本质责任呢。

但我害怕,我怕再这样下去我会无力自拨。我尽量克制:“林,很晚了。”

他依旧说:“我想见你。”理智告诉我要拒绝他,但是我的心没有办法强硬,我说:“好吧。”

他来了。他看我的眼神让我手心开始出汗,我知道将要发生什么,我看见他眼里喷出的火焰。他一下紧紧地抱住了我。不,不行,但是我已软弱得无法开口,我早就迷失在爱的激情里。

他见我没有反抗,就放松我,在我的脸上。嘴唇上一阵狂亲乱吻,他的手也顺势伸入了我的衬衫内抚摸着我那对丰满的乳房。

“绮宁,你太美了,我好喜欢你呀!绮宁,你让我再干一次吧!”他激动得语无伦次。我的衫钮被他解开了,他一下子又将我的乳罩向上拉去,一对丰满的乳房弹了出来,他就势低头亲吻我的乳房,并含着乳头吸吮着,他自言自语地说:“你的奶奶好香,我要你!做我爱人吧!”

他的手滑向了我的下面,手伸入我的裤内,我拉住他的手对他说:“林,明天我们就要分开了,我们到此为止吧!我们不能太过份啊。”

他根本不听我的:“绮宁,你老公已不爱你,让我爱你吧。”

我的心怦然而动,反正男女之间不就是那么一回事,我们早不是第一次了,只因明天就要回家,今晚才有点近乡情怯的感觉,现在他这样说,我就任其自然吧。不知不觉间我的裤子已被他脱到了膝下,他的手一下子就摸在我的小丘上,摸了几下,他笑着说:“你是一个尤物,看你下面都淌水了!”

他一把抱起我,向床走去。

床上,他的手仍不停地在我的阴阜上来回地揉捏着,他的嘴不停地吻着我的脸,唇,耳等处,手又移向了我的乳房,他像在揉捏着一个汽球一样摸玩着我丰满的乳房,他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他的舌头和我的舌头搅在一起,他的手又滑向了我的阴阜。这时他迫不及待地起身脱他的裤子,脱掉裤子后就顺势压在了我的身上,我感觉到一根像铜筋棒一样的东西抵在我的小腹上,热呼呼的,我有点迫不及待了。

他却不慌不忙地握着他的肉棒在我的阴阜外磨来磨去,双手用力把我双腿张大,让他的龟头磨擦我的阴唇。这时,我发觉到他的龟头抵在我的肉洞口,好像被卡住了似的,没法子进入我的肉体。

他就这样故意挑逗我,逐渐激起我的激情。忽然,他的屁股向前一挺,把整根肉棒全部搞了进去,他的肉棒还真粗,我感觉到他的阳具把我的洞穴塞得满满的,我有种胀胀的快感。然而他却若无其事地一边慢慢抽插着他的肉棒,一边将他的手在我的两个乳房上摸来摸去。一会儿又把我的乳头捏来捏去。

我躺在下面无法动弹,只感到他的嘴唇在我的面部和乳房上来回地亲吻着,他的手不停地揉捏着我那对肉球似的乳房,我也让我的阴唇用力夹他的肉棒。他抽插的动作倒很温柔,很有节奏,一点也不急躁,他轻轻地拔出肉棒,然后又缓慢而有力地直插到底。他的嘴慢慢地从我的脸上滑向我的乳房,双手揉捏着乳房,使乳头部份凸起。接着伸出舌头在我的乳头四周舔来舔去,然后又含着乳头温柔地吮吸。

经他这么又吮又舔搞得我浑身痒酥酥的,同时,他插在我下面的洞穴的肉棒,还是不快不慢地抽插着。

抽出,插进,再抽出,又插入。每一下都是那么温柔而有力地触最深处,同时,他的舌头伸入了我的嘴里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一丝丝舒服的感觉便由我的阴道和洞穴的深处传入我的大脑。我的洞穴里也潮湿了许多,并有少量的分泌液流出,他好像感觉到了我有分泌液流出似的,他便将手从我的屁股后面摸去,摸到我的会阴处。

同时他那条肉棒在我的洞穴内一会左,一会右,一会上,一会下地撬动着,搞得我浑身热热的,慢慢地,我感觉到他的肉棒每一次深深地插进去时,他那龟头好像把我洞穴最深处的一个什么东西给碰着,好像触电一样,我就会抖动一下,感觉上很舒服,就这样一反一复渐渐地我觉得越来越舒服,我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洞穴里的水好似也越来越多了,人也觉得轻飘飘的,这时我又感觉到他的确跟我丈夫不一样。

他的阳具还是那样不快不慢地插入,抽出,很有节奏,每一下都是那么温柔而有力地直抵最深处,而每当他的肉棒深深地插到底时,我的身体就会不由自主地战抖一下,舒服得不知如何形容的舒服,我不知不觉地伸手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臂,他好似感觉到什么,便慢慢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的舒服感也在慢慢地增加,而肉洞里的水也越来越多,并伴随着那肉棒的抽插溢出来外面。

舒服,好舒服,我松开抓住他手臂的双手抱住他的屁股情不自禁地抬起我的屁股去配台他的抽插,他使劲地插进去,我便抬起屁股迎上来。他见我在配合他,更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粗气地说:“绮宁,做我老婆吧!我要搞得你心花怒放!我要搞得你难忘今宵!”

我觉得我的阴道好像变宽了,我只希望他那根肉棒用劲插,插快点插深点,我紧紧地抱住他,他越插越猛,而我的舒服感也在他那快而猛的挥抽之下再加剧。

我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阴道内的水就像山洪爆发了一样从我的肉洞内直泻而出,流到床单上,我的屁股也湿了,他越用力插,插得越深,我越是舒服。

一股股淫水流了出来,一阵阵舒服的快感由阴部深处传遍我的全身,我那人肉隧道好像还在变宽,感觉不到他的阳具的强度,好像他的阳具很小很小似的,我都说不清楚到底是我的隧道变宽了还是他的肉棒变小了,我使劲地夹紧双腿,哇!太舒服了,我俩都大汗淋漓,他插得越快我的屁股就扭动得越快,他的每一棒都是那么有力地直闯我的花心,我的身体在战抖,好像触电一样,真很不得把他的肉棒连根放在里面,永远不要拔出来,他的喘气声越来越急促,他的劲越来越大,我从来没有这样快乐过,我就好似喝醉了酒一样,轻飘飘的,又好似在做梦一样,模模糊糊的,我已分不清东西南北,更不知自己是存在什么地方,完全忘了这是在和别的男人偷欢。

他把我搞得这么舒服,我真的不想让他下来,让这种舒服感永远保持下去,这种舒服的感觉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的肉棒好似活塞一样,狂抽猛插,我忘形地在下面又挺又举,我的屁股就像筛糠一样上下左右摆动,我的人就像飘了起来,好像突然从万丈高空中直落而下,我的脑海一片模糊,又好似触摸了三百八十伏的电压一样,一殷强有力的热流射入了我的洞里,同时,一股最舒心的暖流从我的肉洞的最深处传遍我的全身,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性高潮。

林晨尧如一堆烂泥似的压在我身上,不知过了多久,我那飘浮的心才回来,他从我身上翻下来,我感觉到我的下面是水淋淋的,我们休息了一会儿,便起身去冲澡。

回来后我们没有离开床,我赤裸偎在他胸上,他的手仍然那么灼热,在我身上爱抚地游走,仿佛抚摸在我的心上。“忘了我!”我说。“不,我会记着你,在这儿。”他指了指我的心。我的眼眶湿润了。

良久,他说:“今晚我要跟你睡,我要把你溶化入我的心。”

“嗯!”我满眼含泪,“林,我不是周绮宁,我叫贺蓉。”

他怔了一下,随后说:“我只知道你有一个名字,我爱。”

没想到这次青岛之旅成了我步入中年的爱情之旅,同林偷欢竟让我一次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我已挥不掉他在我心中的影子。

大伟做梦也没想到,他的妻子在千里之外,为了一个男人的两个字,差点真想离乡远走了。第二天早上,太阳还没出,我已在回家的火车上。

回到家,大伟先是暴跳如雷:“你知不知道你失踪几天,家里闹翻了天,所有的人都去找你,我还损失了一笔大生意!”我直视他:“我比一笔生意重要吗?”

他愣了愣,没有说话,随即回过味来:“你还有理了?”

我沉默着把衣服一件件地拿出来挂在橱里。几分钟后,他从后面抱住我:“小咪,我才发现,我有多爱你。”小咪?我几乎已经遗忘的称呼,我呆了呆,又继续拿衣服。

“我们要生活一辈子。”他说。我正好在拿给儿子的海螺,听到这句话,我叹了口气,毕竟,他是我生活了几十年的人,还要生活下去。况且,我也疏忽了他,什么礼物都没给他买,他也没在乎,只关心我快回来。他是好的。

“你爱我吗?”他问。“爱。”

“打个比方。”他说。初恋的时候,我曾无数次的要他打比方,他的胡说八道都能令我开怀大笑,什么时候他要我打比方?

我想了想,说:“如爱我的手足。”

“够了”,他倒很满足的,“我已经是你身体的一部分了。”

但是有个人占据了我所有的灵魂,他在遥远的他乡,隔着海的地方,我在他心里只有两个字:我爱。可这两个字,让我相信,我曾经和他在一起的3天,就是天堂。

这三天,我将珍藏在心中一生。

有个人占据了我所有的灵魂,他在遥远的他乡,隔着海的地方,我在他心里只有两个字:我爱。可这两个字,让我相信,我和他曾经在一起的3天,就是天堂。

在所有人眼里,我都是幸福的女人。自己的职业不错,丈夫大伟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公司,对我也很体贴,没有外遇,还有个可爱的儿子。无论从哪个方面看来,这样的人应该是十全十美的了。

只有我自己知道,所有的这一切在半夜醒来的那种凄清中,根本都不算什么。

我要的是温暖,是那种可以让心灵贴近的温暖。可是我的身边睡着我的丈夫,他应该是我最亲近的人,是我相伴一生的人,他却不知道我真的需要什么,我们的心那样远。

曾经,我是他掌中的宝贝,那段日子过得很清贫,甚至一碗面也是两个人分着吃。在不拥有富足物质的日子里,两颗心是那样贴近。

但现在一切都有了,爱情却渐渐变得麻木。他再也不中叫我的小名“小咪”,他叫我“贺蓉”,或者“孩子他妈”,这使我相信,我们的婚姻生活只剩下最原始的本质。

也许我是真的身在福中不知福,我记得大伟以前答应过带我去青岛看海。一直生活在内地,我从没有看见过真正的海。至情至性的大海,一定会让我们的婚姻翻开新的一页!我打电话给大伟,撒娇似的问他:“你还记得,新婚时答应过什么?”

即使在电话这边,我也能感到他的骄傲:“贺蓉,这是我最自豪的地方,新婚时我答应你的全部办到了。我答应你要买大房子、汽车,要不让你吃苦,我全办到了。”

我只能直截了当地说:“你答应我陪我去青岛看海。”他失声而笑:“我还以为什么大事?让你这样的念念不忘,来就是去青岛吗?好!什么时候我有空一定带你去!”

“可是,我希望马上就去。”

“你又不是小姑娘了,想怎样就怎样,一切要看我安排,目前我肯定没空。”

听见搁电话的声音,我整颗心都凉了,我想我们的婚姻也许是无可救药了。

但是,毕竟是八年的夫妻,我得冷静地想一想。我决定做一回自己,不是一个和枯燥的数学打交道的会计师,不是孩子的母亲,不是大伟的妻子,而是我自己——贺蓉。

我向公司请了几天假,然后一个人上了去青岛的火车。上火车的时候,我把手机关了,没有人能够找到我,我只想远离这熟悉的一切,做一个最晶莹剔透的梦。

到青岛我很快发现,与数学打交道的我,在某些方面真上弱智。在火车站,我被一个大妈蒙得团团转:“小姐,这是青岛最实惠的饭店,可以看见大海呢!”

“可以看见大海”一下子打动了我,我根本没有细问拿起行李就与她走。可是一个低沉的非常磁性的声音在我身后说:“如果要看海的话,最好的是海景饭店。”

海景饭店?我一下子想了起来,在网上查阅青岛的资料时,曾经发现海景饭店是网友极力推荐的饭店。我又回过头看了看这个对我说“海景饭店”的男人,他中等身材,阔阔的肩,穿得很随意,身上透着一股说不出的亲切,特别是他的普通话,怎么说得那么醇厚,我想了想,还是跟他走。

我边走边问:“你的车呢?”他惊讶地说:“车?”

“你不是出租车司机吗?”

我比他更惊讶。他哑然而笑:“我与你一样,是个到青岛的过客。”我也笑了:“那么我得自己去找出租车了。”

他犹豫了一下:“一块儿去,我们可以结伴度假,对吗?”

这回轮到我犹豫了。结伴度假?对我这样一个已婚女人来说,在异地与一个男人结伴度假是不是太他也许看出了我的犹豫,温和地说:“我来过青岛好几次,这是个好地方,我想能够选择冬天来青岛的人一定眼光不俗,算是有缘。”他既然这样说了,如果我一而再而三地防备他,倒显得小家子气了。

出租车上,他告诉我他叫林晨尧,已经是第五次来青岛了,不过与一个陌生人结伴同行到是第一次。我没说真话,我说我叫周绮宁(天知道,我的脑子里一下子就转出了这个名字)。

一来一去的折腾,到达海景饭店已经是晚上了。匆匆梳洗后我就睡下了,那个晚上,我睡得特别香甜。

第二天早晨,当我穿上厚厚的棉褛下去时,他已经在大堂中等我了。

“好可爱。”他看见穿着玫瑰色棉褛的我,微笑着称赞。

“这件棉褛的颜色我一直很喜欢。”

“不,我是说你。”他直接地说。

我很可爱?我简直怀疑我的耳朵。不是没有人称赞我,但他们说:“你很贤慧。”

“你很能干。”或者,“你很漂亮”。我一直以为“可爱”是属于小姑娘的专用词,可是今天有一个人用来称赞我,我喜欢听这句话,女人再老,都愿意听这句话。

这真是个有趣的男人,我想,有了相伴,旅途一定不会寂寞。

冬天的海边没有海贝可拾,白鸥也好像销声匿迹,这是一个寂寞的海,我不禁有点失望,喃喃自语:“来的真不是时候。”

“不,不只有在海寂寞的时候你才能了解海。”他的话一下子使我惊醒。原来,我一直说不出我对婚姻的感觉,现在我知道了,是寂寞,寂寞是一种感觉,一种与爱人的心疏离的感觉。

站在海边,仿佛时空失去了界限,天和地也抵不过海的浩瀚,人渺小如荧火,而我,是如此的不快乐,我再也忍不住我的泪,潸然而下。

他那样自然地送来他的怀抱,在海风中,在虽然灿烂但不温暖的海风中,他的胸堂是这样的温和,我无法拒绝这样的暖意,这样的安宁,还有这种被宠的感觉。

但这只是短短的依偎,很短,我马上离开了他的怀抱。我的脸从耳根开始红了。他让我脸热心跳,这是许久没有的感觉,但是那一刻,我感到我整个人活了起来。

那次以后,我们再也没有亲热行为,应该说,我们也刻意回避着。但是,我们会常常莫名其妙地脸红,不敢看对方的眼睛。

怎么会这样呢?我不相信一个人的生命中可以有两次恋爱。也许是环境造成某些错觉,我对自己说。

我给他看儿子的照片、丈夫的照片,照片上我们都笑容满面,一副幸福家庭模样,他很认真地看,称赞我儿子很可爱,丈夫很英俊,但是他始终没说,你们很幸福。是因为他那双睿智的眼睛看出了什么吗?

他给我看他女儿的照片。很可爱的女孩子,笑得很纯。

“好可爱的女孩哦”,我说,“她妈妈一定也这样漂亮。”

他沉默了一下,说:“我离婚了。”

我边声抱歉,他宽厚一笑:“我们已经离了六年了,要说伤痛,也过去了。”

然而他的眼睛依旧有深刻的落寞。

一种柔柔的情感涌上心头,我情不自禁去握他的手。那是一双强硬的手,但是他一碰到我,立刻软软地,如小孩子无助的手。然后,他揽我入怀,相识很多年似的。我们接吻了!虽然天气冷,我们没有也无法做出越轨的行为,但一切已经水到渠成,跨过那条鸿沟只是时间和空间的问题。

当天晚上我俩一起回到海景饭店。他提议在他的房间里面吃晚饭、喝酒、聊天,我欣然答应了他的安排!

我俩一边吃饭、喝酒,一边聊天,说真格的,这是我近几年来,和异性接触最快乐,最开心的一次和自己老公以外男人共餐,他使我有一种心花怒放的莫明感,仿佛让我又回到少女时代的谈情说爱。直到两人酒足饭饱,都有了微微的醉意。

“绮宁,不介意我这样称呼你吧?我今天好开心、好快乐,想不到会在旅游中遇见了妳,不但使我在这个形单影只的旅游中,有了一位好伙伴,而且还一见如故,谈得很投契,真谢谢妳,使我减除了旅途中的寂寞和无聊,更谢谢妳陪我吃饭、喝酒、聊天。”

“林先生!你别客气,该谢的应该是我,让你破费请我吃饭、喝酒,还陪我聊天,同样的减除了我旅途中的寂寞与无聊。”

“绮宁,你真美!你知道,我离婚六七年了,这其间也曾和几个女人短时间相处过,但总没有找到感觉。我很寂寞,有时我想女人都快疯了。”他深情地盯着我,“能让我抱抱你吗?”

我的心跳得很快,呼吸非常急促,刹那间,我感觉到他正看着我狂乱起伏的胸部,我的胸随着我心情的激动一起一伏。

终于,他划破这僵持的局面,一下粗暴地抱住我,我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呆了。也不知他什么时候已轻松脱去了我的外套,只感到我的CK蕾丝薄纱内衣也漫漫滑落在一旁……我回过神时,他已用他灵巧的舌头轻舔着我的乳头,舔得我乳头奇痒无比,很快就挺立了。

他的手也不安份地由胸部慢慢滑到我的热裤钮釦上,不一会的工夫,平日非常难脱的紧身热裤,他都迅速地为我脱下了。这会儿,只剩我身上小得不能再小的CK蕾丝丁字裤,我更害羞了。

他轻轻把我抱起,走向卧房中。把我轻轻放在他房间宽大的席梦思弹簧床上。

然后三下五除二脱去他身上的所有衣物。我很害羞地看到他勃起的肉棒暴凸着青筋、泛紫色火红的龟头,沿着马眼滴出些许晶莹剔透的滑液;他厚实的胸肌、稀疏的胸毛,看了更是让我心跳加速,呼吸更急促了。

他缓慢地移向床边,伸出手在我身上轻轻柔柔地游移,轻轻地、慢慢地,真是很舒服。当他的手慢慢地滑向小穴的时候,我的眼睛慢慢闭上,完全靠触觉去享受这诱人的爱抚前戏。他的挑逗是那么的恰当,他似乎知道女人触觉神经的敏感区。闭上眼后,我觉得他给我爱抚的敏感度放大了数十倍,真的很舒服。我感觉我小穴里泛滥了,淫水不停地流,小穴里真是奇痒无比,期待他的肉棒赶快插入。偏偏他却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让女人欲仙欲死,所以并不急着进攻,他的手移到小穴,隔着丁字裤在我的小穴上慢慢地揉捏,我感到小穴中更湿、更痒了。

他漫漫脱下我了的丁字裤,整个小穴及浓疏合宜的阴毛立即展露在他的面前。

他伸手去拨弄我的阴蒂,慢慢地揉,时而轻捏,我的阴蒂又因他的刺激而充血挺立了。他低头轻轻地含住我的阴蒂,慢慢地用他灵活的舌头拨弄我的阴蒂,也慢慢地用舌头挑拨我的阴唇,这一切都是我从没有领略过的感受,真的太舒服了。

做到这,我已忍不住低声淫叫着。因为跟大伟在一起我从没享受过这样的刺激,我很少叫床,所以一直以来我跟大伟作爱都是闷着干,今天意外跟他的婚外激情,大大地开启了我对性爱的观感。

他听到我微弱低声的淫叫,挑逗得更卖力了。他拉着我的手去抚摸他的肉棒,那暴露着青筋、火红龟头的肉棒,他要我慢慢地套弄。我很少套弄我老公的肉棒,所以技巧有些生硬,他感觉出我技巧的生涩,他慢慢地教导我,如何让他的肉棒也可以享受到套弄的快感。

他一边亲吻我的小穴,双手不停地在我的身上爱抚游移,他也慢慢地移动下半身,将肉棒放到我的嘴边,暗示我用口舌为他的肉棒服务。我跟老公作爱那么久,为老公口交也没几次,所以我口交的技巧真的不怎么高明,我很怀疑明要我为他口交,我是否可以满足他呢?我试着轻轻地含住他的肉棒,慢慢地套弄着,但是他却不停地挺进。他肉棒的size比大伟的大,我怎可能全吞进呢!我试着将嘴巴张到最大以迎合肉棒的进出,但是,它真的很大,我大概只能含住一半。

渐渐着,我也听到他的淫叫,这是我第一次听到男人做爱时的淫叫。

似乎我是受到鼓励了,我更认真地去含、套弄他的肉棒,时而用舌尖去舔肉棒上的马眼、时而沿着肉棒慢慢地舔弄到蛋蛋,他示意我轻轻的含住他的蛋蛋。

他的叫声越来越大声了,不停地喊:“爽死我了……宝贝……喔……真爽……”

他也更卖力地舔弄我的阴蒂,一方面他用手指慢慢地滑进我浸满淫水的小穴中,慢慢地进出、慢慢地在小穴中的肉壁上抠弄,让我感觉得更痒也更爽。

他对我轻声淫叫有点不满,他要我抛弃道德抛弃矜持,随性的喊出来。慢慢地,我也淫叫得越来越大声,不停地叫着:“喔……你这混蛋……弄得我……好舒服……真的……好棒喔……喔……喔喔……”他的手指慢慢地退到小穴口,又进入了一点后,在小穴上方的小肉垫上慢慢地按摩。由小穴中传来更酥更麻难以形容的感觉,那感觉越来越强烈,从没试过这种感觉,但是真的很爽。

“啊……真酥……好麻……好爽……快……快……快点插我……用你的大肉棒来插我……我受不了……”我只感觉我的淫水流得更多了,小穴传来的感觉也更强烈了。终于,我也挺高着臀部不停地迎合他手指对小穴的进攻,那感觉越来越强烈,我的叫声也不自觉地越来越淫荡:“啊……快一点……好痒……好爽……好棒……喔……啊……深一点……”一股尿意,我像是要尿尿了,我告诉他要他停手,说我要尿尿了。他却说:“那是潮吹,不是尿尿。妳不要压抑,放开心顺其自然,尽情享受。”强烈的感觉终于突破我的矜持,我放声拉开喉咙不自觉地大叫着:“啊……真的好爽……喔……喔……啊……我快……快……快到了……好爽……我要升天了……喔……”一股液体由小穴中喷出,全喷在他的脸上。

我瘫了,全身不停地抽搐,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强烈的快感。

他将他的手指抽出,我顿时感到小穴中有股莫名的空虚感。他把沾满淫水的手指慢慢地滑向我的菊花,在菊花蕾外慢慢地按摩。他慢慢地、一点点地将沾满淫水的手指滑进菊花蕾里,慢慢地挺进。

我告诉他说:“明,好痛呢!不舒服……”

他说:“宝贝,妳忍一下,等一下就会很舒服喔!妳是我的宝贝,我怎忍心弄痛妳呢?”慢慢地,我感觉到一阵快意升起,他的舌头又开始在我的小穴中进出,开始在阴蒂上拨弄。慢慢地我又开始呻吟,我抓着他的肉棒继续套弄,速度慢慢地加快,我感觉到他的表情开始放荡。他终于忍不住了,停下手将我扶正,拨开我的双腿,他跪在我腿间,扶着他的肉棒在我的小穴口慢慢地磨,慢慢地在阴唇上磨,就是不进入。

我受不了了,拼命地叫:“啊……好痒……快插进去吧……我要肉棒……”

他一边按摩我的阴蒂,一边用肉棒摩擦我的小穴,他的龟头上也沾满了我的淫水。

终于,他扶正他的肉棒,将龟头对正我的小穴,慢慢地挺进。我感觉到阴道慢慢地被他的肉棒撑开。他的肉棒一点点地进入,又慢慢地抽出,就这样一进一出,我终于将他的肉棒全根吞没,小穴感到无比的饱满,好涨好涨。这时,他缓缓地挺进他的臀部向我的小穴进攻,每一次的进入都让我的小穴感到那么充实,但是当他抽出,又让我的小穴感到极度空虚。他加快速度了,我听到两人臀部拍打的有规律声音及小穴中淫水“唧唧……唧唧……”的水声。我跟他的淫叫声都越来越大声了:“喔……宝贝……舒服吗?要深一点吗?要大力一点吗……”、“喔……啊……插我……深一点……快……快……喔……喔……给我……深一点好爽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高潮来了一次又一次,床褥上被淫水染湿了一大片,他还在大力地不断挺进。我爽得快昏过去时,他停下了动作,要我转身趴着,他扶着肉棒,由后面对准我的小穴再次一点点地进入,然后伸手到我胸前握着一对乳房继续快速抽插。我跟他像狗一样做爱,他由背后挺进、抽动,粗硬的肉棒不停地在小穴里抽插,我不知已是第几次高潮了,每一次的高潮都让我脑袋一片空白,不知所云地胡乱狂叫。他由背后插我,让我感觉到他的肉棒插得更深,我的小穴也传来更强烈的感觉,我的淫叫声也越来越沙哑、越来越小声了,但是我臀部迎凑的节奏跟他的挺进节奏却是配合得越来越好,“啪!啪!”肉体撞击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声,“唧唧……唧唧……”的水声也取代了我的淫叫声,声声传进我跟他的耳里,催化了我跟他性爱的动力。

“来了……快了……宝贝……噢……爽喔……棒棒被妳夹得好爽……我要射了……”

“啊……插快一点……我也快到了……噢……好深……好爽……快一点……喔……”我用尽最后的力量高声叫着。

他的动作越来越快了,我另一次的高潮也快到了:“啊……快一点……我又要升天了……啊……好美……喔……插快一点……插深一点……快……啊……”

他听到我的淫叫,他挺进的速度更快了,每一下都进到我小穴的最深处。“宝贝……爽……我也快到了……要升天了……让我们一起……喔……爽死了……”我感觉到他的阴茎开始在小穴里跳动,而且热得像支烧红了的铁棒,硬朗的龟头不断撞击着我敏感的花心。“啪啪……啪啪……”、“唧唧……唧唧……”整个房间都迴荡着我和他尽情作爱的淫糜声音。最后,他用尽了所有的力量将龟头紧紧抵住我的子宫口,终于将他浓浓的滚烫精液射满我的小穴、烫灸着我的花心。我跟他一起达到了高潮,这是我感受最强烈的一次,“我又死了……”欲仙欲死的感觉让我不禁又胡言乱语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他起身了,他从我小穴里轻轻抽出阴茎,抓了几张卫生纸擦拭乾净从阴道口慢慢流出的精液,然后在我的额头上轻轻的亲了一下,跟我说:“宝贝,妳好棒喔,我六七年没享受这样的幸福了!”

我捏了捏他的手臂,明显感到脸热心跳,低声说:“我也是好久没这样了!”

那夜我没回我的房间,我们相拥而眠,睡得很香。

“四”清晨,太阳的曙光透过窗帘照了进来。我在睡梦中隐隐感到下体酥痒,肛门处好像有一条小虫子的爬。漫漫地我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我发觉原来是他早已醒来,正爬在我屁股上用舌头舔我的屁眼。

“你干什么?!”我本能地一阵紧张,屁股蹶得老高。

他扶着我拱起的屁股,继续用舌头挑逗我的肛门,在我的肛门里慢慢插,慢慢舔。我妨不住颤抖了一下,嘴里同时发出模糊的呻吟。

紧接着他同时用手指插入我的小穴慢慢地抽插起来,大约抽送了20下后,他拔了出去,我感到我那上面已经满是黏糊糊的液体了。

他边逗弄着我的屁股边说:“我好想你……想你的屁眼。我很想干你的屁眼……”

我一下子怔住了:“不行,那里怎么容得下你的东西哦!别弄了,你的舌头磨得人家的屁眼痒痒的,你是不是有点变态噢。”我用力地扭动着屁股。

“你大概还没尝过肛交的滋味吧,今天我们试试怎么样?”

“不行!”一想到他那大肉棒扎入我的屁眼,我就有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感。

“你放松嘛,那是另外一种美妙的感觉,我先给你试试……放松……宝贝……”

他又在我的屁眼上轻轻舔着,食指在我的会阴穴上画着小圆圈,另一只手的手指探进我的小穴,轻抠我的G点,大母指不时划过我的阴蒂,使我一阵阵的麻痒。

漫漫地,他的一根手指滑向了我的屁眼,沾着阴液的湿滑,逐渐挺进我的肛门里边,我感到了一股胀胀的便意。

他继续手指滑进滑出。一种怪怪的感觉使我忍不住长长地“嗯”了一声。

“我来了,你放松啊……我会轻轻的试着给你,别怕,如果你觉得痛,我马上停……”说着他在他的龟头上温柔地抹了许多口水润滑,然后让肉棒一点一点地插入我的肛门。

没想到屁眼居然有那么大的收缩性,他的大龟头挤进去了。

他漫漫用力往外搬我的屁股,想使他的阴茎没入进来。我感到我的屁眼将他的龟头严严实实地包裹着,不让他再进入半分。

“绮宁,你痛不痛?”

“有一点胀,也有一点痛,好像要大便的样子。”

“绮宁,你放松,很快你就会感受到另一种性交的滋味的。”说着他趁机把阴茎一下子全部插了进来。

“啊!……”我被插的大叫一声,他立刻停止了动作。

停了大约几十秒钟,我感到我的屁眼已经不再像开始那样的羞涩,越来越多的淫水已经让我感受到一些快感,但我的小屁眼越夹越紧,快感越来越强,当他停止不动时,我轻声说:“你慢慢动啊,我里面痒痒的……你可以插了……”我实在没想到我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说出这样淫荡的话来。

他就开始轻抽慢插。

我在他的抽插中逐渐淫荡地叫起床来,趴在床上翘起屁股,不时回过头去看他,他满脸坚韧的表情让我心中淫荡。

他开始大幅度抽插,全部抽出肉棒,然后又全部插入,然后重复着这个动作。

“呀……唷……我……我的屁眼……胀……好胀……噢……”没想到我的屁眼竟然这么敏感,第一次肛交,竟然有这么厉害的反应,顿时就感到我自己快感连连。

我收缩着屁眼的肌肉,包着他的阴茎!同时抬高屁股,配合着他前后摇动着。

他从腋下伸过双手紧握住我丰满的乳房,用力地揉搓着,有时双手扶着我的屁股,疯狂地将肉棒直进直出地在我屁眼中抽插。房间里传来了“啪、啪”的声音。

他迅速加快了抽插,我明显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感觉,长发凌乱不堪,忘情的摆动着屁股配合着他的抽插。

“嘿……唷……嘿……唷……”他将抽送的速度加到了极限,突然间我感到他全身肌肉绷紧,热热的精液就从龟头中射出灌进了我的屁眼中。

“啊……啊……”我长长地叫了一声,一股阴液顺着我前庭的阴毛滴了下来,我放下臀部。他死死地压在我身上,阴茎还插在我的肛门里,同时伸手到我的胸前揉捏着我的玉乳。

他从我背后抱住我,揉着我的乳房,轻吻我的背部。

他在我耳边轻声说:“绮宁,感觉怎样?舒服吧?”

我害羞地点点头:“想不到后面……我还是第一次享受这样的快感……”

“五”只有三天的时间,上天给我们恋爱的时间只有三天。三天中,我们白天游玩,晚上做爱,整日沉侵在激情中,但激情过后,常常有一种惘然的忧思涌上我心头。

我问:“你知不知道我们在进行一场婚外恋?”

“是你,我没有婚姻了,我可以大大方方追求你。”

“但你是第三者。”

“第三者是你先生。”我又笑了:“你这么大胆?说他是第三者?”他很认真地说:“从爱情的角度来说,谁的爱情死亡,谁就是第三者。”我的心怦然一跳。

“我们可不可以重新生活?”他望着我,等着我回答。我轻轻说:“不可以,从明天开始,我会从你的生命中消失。”

他目光黯淡。

我心疼他,但是没有办法。

晚上,我开始收拾行李,一些小小的纪念品,给儿子买的海螺,给父亲买的海鲜,什么都没有买给大伟,他不需要。

静静的夜里,我间自己,这三天,我有没有一点想他?有没有?

有!但是和想儿子是一样的想,不再是魂牵梦萦的思念,不再是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思念,不再是独立中霄的思念。

我们之间演变为亲情和责任,这是婚姻的必然结果吗?为什么我和林晨尧在一起却有激情燃烧的感觉?胡思乱想间,林打来电话:“我可不可以来你房间坐坐?”

一听见他的声音我就心跳不止。三天来,我们都是在他的房间缠绵,我的房间还没履行过它的本质责任呢。

但我害怕,我怕再这样下去我会无力自拨。我尽量克制:“林,很晚了。”

他依旧说:“我想见你。”理智告诉我要拒绝他,但是我的心没有办法强硬,我说:“好吧。”

他来了。他看我的眼神让我手心开始出汗,我知道将要发生什么,我看见他眼里喷出的火焰。他一下紧紧地抱住了我。不,不行,但是我已软弱得无法开口,我早就迷失在爱的激情里。

他见我没有反抗,就放松我,在我的脸上。嘴唇上一阵狂亲乱吻,他的手也顺势伸入了我的衬衫内抚摸着我那对丰满的乳房。

“绮宁,你太美了,我好喜欢你呀!绮宁,你让我再干一次吧!”他激动得语无伦次。我的衫钮被他解开了,他一下子又将我的乳罩向上拉去,一对丰满的乳房弹了出来,他就势低头亲吻我的乳房,并含着乳头吸吮着,他自言自语地说:“你的奶奶好香,我要你!做我爱人吧!”

他的手滑向了我的下面,手伸入我的裤内,我拉住他的手对他说:“林,明天我们就要分开了,我们到此为止吧!我们不能太过份啊。”

他根本不听我的:“绮宁,你老公已不爱你,让我爱你吧。”

我的心怦然而动,反正男女之间不就是那么一回事,我们早不是第一次了,只因明天就要回家,今晚才有点近乡情怯的感觉,现在他这样说,我就任其自然吧。不知不觉间我的裤子已被他脱到了膝下,他的手一下子就摸在我的小丘上,摸了几下,他笑着说:“你是一个尤物,看你下面都淌水了!”

他一把抱起我,向床走去。

床上,他的手仍不停地在我的阴阜上来回地揉捏着,他的嘴不停地吻着我的脸,唇,耳等处,手又移向了我的乳房,他像在揉捏着一个汽球一样摸玩着我丰满的乳房,他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他的舌头和我的舌头搅在一起,他的手又滑向了我的阴阜。这时他迫不及待地起身脱他的裤子,脱掉裤子后就顺势压在了我的身上,我感觉到一根像铜筋棒一样的东西抵在我的小腹上,热呼呼的,我有点迫不及待了。

他却不慌不忙地握着他的肉棒在我的阴阜外磨来磨去,双手用力把我双腿张大,让他的龟头磨擦我的阴唇。这时,我发觉到他的龟头抵在我的肉洞口,好像被卡住了似的,没法子进入我的肉体。

他就这样故意挑逗我,逐渐激起我的激情。忽然,他的屁股向前一挺,把整根肉棒全部搞了进去,他的肉棒还真粗,我感觉到他的阳具把我的洞穴塞得满满的,我有种胀胀的快感。然而他却若无其事地一边慢慢抽插着他的肉棒,一边将他的手在我的两个乳房上摸来摸去。一会儿又把我的乳头捏来捏去。

我躺在下面无法动弹,只感到他的嘴唇在我的面部和乳房上来回地亲吻着,他的手不停地揉捏着我那对肉球似的乳房,我也让我的阴唇用力夹他的肉棒。他抽插的动作倒很温柔,很有节奏,一点也不急躁,他轻轻地拔出肉棒,然后又缓慢而有力地直插到底。他的嘴慢慢地从我的脸上滑向我的乳房,双手揉捏着乳房,使乳头部份凸起。接着伸出舌头在我的乳头四周舔来舔去,然后又含着乳头温柔地吮吸。

经他这么又吮又舔搞得我浑身痒酥酥的,同时,他插在我下面的洞穴的肉棒,还是不快不慢地抽插着。

抽出,插进,再抽出,又插入。每一下都是那么温柔而有力地触最深处,同时,他的舌头伸入了我的嘴里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一丝丝舒服的感觉便由我的阴道和洞穴的深处传入我的大脑。我的洞穴里也潮湿了许多,并有少量的分泌液流出,他好像感觉到了我有分泌液流出似的,他便将手从我的屁股后面摸去,摸到我的会阴处。

同时他那条肉棒在我的洞穴内一会左,一会右,一会上,一会下地撬动着,搞得我浑身热热的,慢慢地,我感觉到他的肉棒每一次深深地插进去时,他那龟头好像把我洞穴最深处的一个什么东西给碰着,好像触电一样,我就会抖动一下,感觉上很舒服,就这样一反一复渐渐地我觉得越来越舒服,我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洞穴里的水好似也越来越多了,人也觉得轻飘飘的,这时我又感觉到他的确跟我丈夫不一样。

他的阳具还是那样不快不慢地插入,抽出,很有节奏,每一下都是那么温柔而有力地直抵最深处,而每当他的肉棒深深地插到底时,我的身体就会不由自主地战抖一下,舒服得不知如何形容的舒服,我不知不觉地伸手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臂,他好似感觉到什么,便慢慢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的舒服感也在慢慢地增加,而肉洞里的水也越来越多,并伴随着那肉棒的抽插溢出来外面。

舒服,好舒服,我松开抓住他手臂的双手抱住他的屁股情不自禁地抬起我的屁股去配台他的抽插,他使劲地插进去,我便抬起屁股迎上来。他见我在配合他,更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粗气地说:“绮宁,做我老婆吧!我要搞得你心花怒放!我要搞得你难忘今宵!”

我觉得我的阴道好像变宽了,我只希望他那根肉棒用劲插,插快点插深点,我紧紧地抱住他,他越插越猛,而我的舒服感也在他那快而猛的挥抽之下再加剧。

我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阴道内的水就像山洪爆发了一样从我的肉洞内直泻而出,流到床单上,我的屁股也湿了,他越用力插,插得越深,我越是舒服。

一股股淫水流了出来,一阵阵舒服的快感由阴部深处传遍我的全身,我那人肉隧道好像还在变宽,感觉不到他的阳具的强度,好像他的阳具很小很小似的,我都说不清楚到底是我的隧道变宽了还是他的肉棒变小了,我使劲地夹紧双腿,哇!太舒服了,我俩都大汗淋漓,他插得越快我的屁股就扭动得越快,他的每一棒都是那么有力地直闯我的花心,我的身体在战抖,好像触电一样,真很不得把他的肉棒连根放在里面,永远不要拔出来,他的喘气声越来越急促,他的劲越来越大,我从来没有这样快乐过,我就好似喝醉了酒一样,轻飘飘的,又好似在做梦一样,模模糊糊的,我已分不清东西南北,更不知自己是存在什么地方,完全忘了这是在和别的男人偷欢。

他把我搞得这么舒服,我真的不想让他下来,让这种舒服感永远保持下去,这种舒服的感觉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的肉棒好似活塞一样,狂抽猛插,我忘形地在下面又挺又举,我的屁股就像筛糠一样上下左右摆动,我的人就像飘了起来,好像突然从万丈高空中直落而下,我的脑海一片模糊,又好似触摸了三百八十伏的电压一样,一殷强有力的热流射入了我的洞里,同时,一股最舒心的暖流从我的肉洞的最深处传遍我的全身,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性高潮。

林晨尧如一堆烂泥似的压在我身上,不知过了多久,我那飘浮的心才回来,他从我身上翻下来,我感觉到我的下面是水淋淋的,我们休息了一会儿,便起身去冲澡。

回来后我们没有离开床,我赤裸偎在他胸上,他的手仍然那么灼热,在我身上爱抚地游走,仿佛抚摸在我的心上。“忘了我!”我说。“不,我会记着你,在这儿。”他指了指我的心。我的眼眶湿润了。

良久,他说:“今晚我要跟你睡,我要把你溶化入我的心。”

“嗯!”我满眼含泪,“林,我不是周绮宁,我叫贺蓉。”

他怔了一下,随后说:“我只知道你有一个名字,我爱。”

没想到这次青岛之旅成了我步入中年的爱情之旅,同林偷欢竟让我一次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我已挥不掉他在我心中的影子。

“六”大伟做梦也没想到,他的妻子在千里之外,为了一个男人的两个字,差点真想离乡远走了。第二天早上,太阳还没出,我已在回家的火车上。

回到家,大伟先是暴跳如雷:“你知不知道你失踪几天,家里闹翻了天,所有的人都去找你,我还损失了一笔大生意!”我直视他:“我比一笔生意重要吗?”

他愣了愣,没有说话,随即回过味来:“你还有理了?”

我沉默着把衣服一件件地拿出来挂在橱里。几分钟后,他从后面抱住我:“小咪,我才发现,我有多爱你。”小咪?我几乎已经遗忘的称呼,我呆了呆,又继续拿衣服。

“我们要生活一辈子。”他说。我正好在拿给儿子的海螺,听到这句话,我叹了口气,毕竟,他是我生活了几十年的人,还要生活下去。况且,我也疏忽了他,什么礼物都没给他买,他也没在乎,只关心我快回来。他是好的。

“你爱我吗?”他问。“爱。”

“打个比方。”他说。初恋的时候,我曾无数次的要他打比方,他的胡说八道都能令我开怀大笑,什么时候他要我打比方?

我想了想,说:“如爱我的手足。”

“够了”,他倒很满足的,“我已经是你身体的一部分了。”

但是有个人占据了我所有的灵魂,他在遥远的他乡,隔着海的地方,我在他心里只有两个字:我爱。可这两个字,让我相信,我曾经和他在一起的3天,就是天堂。

这三天,我将珍藏在心中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