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色情黄小说

3P回忆录之大湖名城

网络2018-12-05 19:18:4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前言:浪川藏线时被晒得黑瘦+脱皮实在无颜见人,因此婉拒了多对夫妻的盛情邀约。

某日,我的企鹅里有新好友申请,备注是69HF的朋友,考虑距离较近且交通便捷,就欣然通过并闲聊起来。

我:幸会,刚在开车

梦哥:呵呵,方便看你的照片么

我:闪照可以么?

梦哥:无所谓吧!

我:(发了一张近期生活照)

梦哥:前天从NJ回来,近期不去了,你有空来见见面吗?我和夫人的照片在QQ空间相册里,密码***

我:不远,找个合适的时间,您和夫人方便的时候我们聚一聚,我就你们时间。

梦哥:是啊,开车两个多小时,动车一天几十班。

我:是的,距离不是问题,离得那么近。

梦哥:嗯,你爱喝两杯么?

我:可以喝点,红酒和白酒都可以

梦哥:挺好,老婆喝点酒会比较好说话,不过她喝红酒可有点挑嘴的哦

我:我尽力带瓶好点的、嫂子喜欢喝的。

梦哥:开玩笑的!如果坐动车过来的话就不要带了。活动时间要么就周末,孩子可以交给外婆带一下,要么就9点以后孩子睡下后。

我:理解,一切以家庭为主,活动只是有效的调剂和补充,活动时间以你和嫂子安排好为准,我服从组织安排。

梦哥:呵呵,有几点先说在前面,一游戏就是游戏,现实中不接触。二(我)老婆如果真的不愿意的话,游戏只能喊停;三全程只要她不反感,你怎么嗨怎么玩,但是全程必须戴套,进入时必须戴套。

我:我是一个守规矩/有经验的单男,会尊重嫂子的意愿和游戏规则。如果我们见面了,聊几句就能看到出来。

梦哥:其实通过聊天,能感觉得出来,“二”的可能性很小,你会一点简单的按摩,是吧?

我:嗯,会点推拿/推油,手法不是特别的好,但肯定能让女人感到舒适。

梦哥:挺好,能做个噱头就行了,最近媳妇皮肤变得有些干,特别是腿,哪天来试试推油吧。还有,有空的时候可能找一下你乐园里那张裸照的原片,没打马赛克的。

我:担心我的尺寸?还是想验一下货?

梦哥:哈哈,是拿你的照片撩她。我:(发了照片)梦哥:现在还能有腹肌,不错不错。

我:平时有坚持运动和健身,还算自律。梦哥:我要今天就想见个面会不会太突兀?有空吗?我的想法是你到家门口酒店开个房,媳妇八点左右到家,孩子睡了,出去找个音乐吧坐一会,她不反对就请你按摩…

我:今晚?你们方便安排?之前你们活动过么?

梦哥:成功过一次。

聊到这里,基本上已经可行了,于是请假、订票、买酒、换衣服出发,大概八点钟左右到了约定酒店,可惜想要的情趣房已经被预定了,征得梦哥同意后定了一个标间,梦哥说他一会儿先来,等嫂子下班再一起去接她。不一阵,门铃响起,我开门迎梦哥入内。

我和梦哥虽是第一次见面,却彼此完全没有尴尬,坐定后掏出香烟递给对方,也不记得怎么的就畅聊起在彼此城市工作、生活的经历等,通过这一会儿看似普通的男人间的闲聊,却有效的消除彼此的戒备,很庆幸,我们都是健谈爽快之人。等嫂子下班停好车,我们在路口接上一身运动休闲装扮的嫂子,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梦哥提议的特别色的铜锅牛蛙店而去。

我们在店里吃着美味的牛蛙,喝着红酒聊着天,餐间我们聊起了美食、美酒、美景和有趣的故事,这时我去藏区拍的风景照片也正好派上了用场,自然的坐在梦嫂的旁边,为哥嫂解说着这一路的所见所闻见,三人之间氛围愈加轻松松,以至于后来我和梦哥又各喝了瓶江小白…

回到房间,在梦哥的多次“催促”之下,梦嫂略带羞涩的进了洗浴间脱衣洗澡,我和梦哥坐在沙发上边抽烟、边“焦急”的等待着大戏开幕。梦嫂洗好出来后紧裹着浴巾迅速的躲进了被窝。梦哥一边言语上“挑逗”着嫂子,一边上床抱着梦嫂,温柔的爱抚她的秀发。等梦哥的“安抚”前戏做的差不多时,我起身脱去外套,洗好手取出精油,示意梦嫂下床先做放松和拉伸。在梦哥的鼓励下,梦嫂半推半就的钻出被窝,我反挽住她的胳膊,背起嫂子的身体至水平,引导着嫂子放松呼吸及身体(这个动作是我和球友打球后常用的放松动作之一,能有效的放松下腰部肌肉紧张)。

放松完毕,我将一条浴巾沿床沿铺好,梦哥细心的把空调打开并调高以防梦嫂受凉,梦嫂沿床沿俯身趴下,我帮忙整理好嫂子的长发,解去梦嫂还裹着的浴巾,一副凹凸有致的玉体呈现在我面前,娇小的身形,圆润的翘臀,玲珑的脚丫,让人欲望浮升。我的小兄弟已不争气的微微起敬。我不舍的将毛巾盖在嫂子的臀部以防受凉。虽然嫂子是趴着的,但两座蒙古包还是被挤压出半圆弧状的轮廓…嫂子身材娇小而丰润,背部略有些小疙瘩,当我用温热双手将精油淋洒到背上的时候,嫂子还是有轻微的紧张,我轻声告诉她闭着眼睛放松去享受就好。

伴随着我的双手与她的肌肤之间力量和温度的传递,嫂子的身体像花朵般一点点的舒展开来,空气中充满了精油、发香和女人荷尔蒙的气息。我用双手的舒缓的推揉捏压着,梦嫂嘴里时不时发出的气息中夹杂着低吟声,舒服?或许还有点酸疼?我不得而知,梦哥悠哉的坐在沙发上抽着烟,观摩着一个陌生男人的双手在爱妻的身上来回摩挲…

等把背部按完,不觉间半个小时过去。按摩是个体力活,如果是真用力用心的做的话,此时的我已经满头小汗,小兄弟因为无暇顾及的原因的暂时疲软下来。我用大浴巾盖好嫂子的背,开始向下按压臀部和双腿。如梦哥所言,嫂子腿部尤其是小腿的皮肤很干,都能用手感受到那种干涩。嫂子说:这是她的个人肤质问题,好多年了。我提议这个季节其实可以“干洗”,尽量少使用香皂沐浴,洗澡后及时涂抹保湿乳霜。按摩的同时,我的眼神不经意掠过嫂子紧致翘臀及之间隐约的幽暗,想象着自己的大JB狠狠插入那条温暖的溪流之间。我稳住呼吸,拉回胡思,信守着自己来时的约定,我双手特地增加了油量,呈“人”字状从梦嫂的脚踝处向心脏方向来回推展若干回合后,抬起梦嫂的双腿,开始螺旋状推揉小腿部,我还故意将梦嫂的34码的小脚抵在我的裆部,让嫂子感受着我的肿胀和跳动,挑逗着嫂子的情欲。其实我们的小经络比较多且敏感,所以每次我推揉按捏她的小腿肚时,嫂子都会轻声的娇喘,每次她叫出来的时候,就像我的大JB一下顶到了花蕊的最深处的舒爽,让人浮想翩翩。

在推揉大腿根部的时候,我特地将双手搓热,并正反都沾满精油,故意的时不时用无名指(无名指力量最轻)撩拨过嫂子的大阴唇和菊花。嫂子刚开始时有点难为情,又有点动情,因为我的手指能感受到嫂子私处的那种轻微的颤动和收缩,我尝试着放缓动动作,偶尔用手指轻刮嫂子的溪流,感受着那温热湿滑。梦哥这时也饶有兴致的拍照、欣赏,我不时的变换手型将嫂子的臀股揉搓成各种形状,透过昏暗的灯光,我和梦哥可以欣赏到整个山谷的情形,幽暗的山谷深处,小蝴蝶随着山包的抖动,两支沾着蜜汁的翅膀分合分合,倘若此时用手掰开那花蕊俯下身用温热的舌尖,去品尝那甜蜜的蜜汁,撕咬那嫩嫩的花豆,轻含那饱满的花蕊,该是多么的幸福啊!

在情欲弥漫的暧昧环境中终于按完了背部,我示意嫂子翻过身按前面,虽然从趴着时已猜测出山包的规模,当真正看到她们的时候,还是让人心动不已,梦嫂已为人母,但两座蒙古包却没有下垂的痕迹,柔软又不失坚挺。当我用温热的双手围圆打圈,慢慢的覆盖整个山峰的时候,两颗紫红的小栆伴随着捻动,似蚕蛹破茧般由柔软渐渐坚挺起来。听着嫂子那低沉而急促的呼吸,简直就是对男人的一种诱惑的折磨,嫂子满面红潮的面颊,让人恨不得立马亲上去用舌头搅拌着嫂子的口腔。这时的我汗水已经湿透了我的胸背,撑起的JJ像快爆发的火山一样… 美好的时间总是那么飞快,尤其在这种情欲煎熬并快乐痛苦的情况之下。

经梦哥同意,我抱着嫂子进了淋浴间。在浴室里,两个充满欲望的身体紧贴在一起,我站在梦嫂的背后,涂满沐浴露的双手绕过梦嫂的腋窝,在嫂子滑溜溜的身子上一遍又一遍的游走,不想错过每一个角落,下身坚挺的JB在嫂子的股沟之间来回摩擦挑逗着,或许还是因为有点害羞,嫂子不一会儿就害羞着说:我洗好了先出去了,你慢慢洗。说完,嫂子就小跑出去了。

等我擦干身体出来,嫂子已经钻进被窝。我不再犹豫,径直上床抱着嫂子的玉体,嘴唇吻向颈部和耳朵,双手也不老实伸向嫂子的密林深处,嫂子下体的毛毛已经剃光,摸着还有稍稍扎手,我的双唇你从嫂子的耳朵、脖子、锁骨、乳房、一路向下直到密林深处,梦哥见状也快速的脱衣走进卫生间冲洗,我一边细致的舔舐着嫂子的***,用舌尖挑逗着嫂子的花瓣和花蕊,一边在等着梦哥归来后的大戏开幕。

梦哥洗完上床,见我正在下身进攻,便顺势与梦嫂拥吻起来,一上一下的配合进攻,使得梦嫂很快的进入了意乱情迷的状态,下体也变得越来越湿润起来。过了一会儿,梦哥给我使眼色可以开始了,我戴上早已备好的套套,坚挺的JB故意在嫂子光滑湿润的洞口磨蹭着,嫂子胯部不停的扭动着,急不可耐的召唤着我的进入,待我的龟头已满布嫂子的爱液后,我单手分开嫂子并瞄准***直进入。嫂子的湿滑紧致紧紧包裹着我的粗壮坚硬,仿佛生怕一放松我就拔出,伴随着我的插入,梦嫂的手无意识的向下抓,就如同要抓住大海之上的船板,我主动的抓住嫂子的左手并十指相扣,这应该是很多女人性奋时的下意识动作,嫂子这才心安,忘情的与梦哥激吻着,我跪爬在嫂子的两腿之间大力的挺送着…

过了一会,梦哥站起来,将已十分傲人的JB伸到梦嫂的脸前,梦嫂一把捉住,毫不迟疑的放入口中,如饥似渴的吞吐着,喉咙里发出难耐的呻吟声…由于前期勃起太久或许也有套子过劲的缘故,我对今晚我的的硬度并不是十分满意,我提醒哥要不要一起试一试双龙入洞,或许梦哥他们之前还没有尝试过,梦哥欣然同意,由于梦嫂第一次的体验,浑身有点发抖的紧张,我躺下,一用劲就把娇小的嫂子抱在我身上,一边亲吻着嫂子,一边用双手在嫂子的背部温柔的爱抚着,等梦哥调整的差不多时,我在嫂子耳边轻声道:没事的,嫂子,你平趴在我的胸前,将臀部放平后仰就好,放心不会弄疼你的。嫂子还是有点小紧张,不停的说着慢慢来,我怕...我用双手爱抚着嫂子的后背,和嫂子亲吻着,让嫂子放松放松再放松,就这样,昏暗中摸索过几次后,我和梦哥梦嫂都渐入佳境界。两根JB在梦嫂的湿热紧滑中有序的来回的进进出出...

随着梦哥一阵加速,梦哥口中喊着“太刺激了我****”,伴随着一阵的抖动和收缩,几股温热喷射在嫂子的***和菊花处。后来聊起才得知,其实有几次梦哥都误入了梦嫂的后花园,梦嫂为了不破坏大家的兴致,应该是强忍着不适配合着我们,有梦嫂这么一个配合大度的妻子,我和梦哥都是幸运的!伴随着梦哥的尽性,我也不宜恋战在一阵冲刺后悉数将爱挥洒在嫂子的湿热深处...

翌日早我坐车回到,给梦哥发消息报平安,顺问嫂子昨晚还满意么?梦哥回:问她不说,应该是满意,老说是快睡着了,脸皮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