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色情黄小说

重生女神 绮怨缠身下编

网络2018-12-05 19:17:2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1,一路上洪大郎挥精如雨 十三年丈母娘遍布全球

洪山坐着大巴去往省城工商大学报到,包里除了一些证件,录取通知书,贫困生证明,就是洪繁花昨天穿了一天的原味内衣和内裤,上面留着洪繁花的汗臭和体香,大红的小裤衩裤裆上还有一大摊米黄的痕迹。这是白药和骚水的残迹。

大巴车上,洪山旁边坐了一个小媳妇,长的粉白俏丽,洪山见她有些紧张,可能是不常出门的,就说,“姐姐,给老公送逼去啊。”

等到了汽车西站,天色尚早,小媳妇从车站卫生间颤巍巍的出来,嘴里骂道,“这个小鬼,说是给我热逼怎么连屁眼子都跑了两趟,我老公可不喜欢走旱道。

洪山在学长学姐们的带领下到了工商大学,校门口已经有汉语言专业的大二学生在了,洪山也没行李,就没先去寝室,走了绿色通道去办助学贷款。

进了一个会议室,穿着各异的贫困生们排排落座,依次上讲桌讲述自己的贫困情况,真是幸福大多相似,悲伤各有千秋,等到洪山上了讲桌,和各位鞠了躬,抬起头已经是热泪盈眶,啜泣道,“走了一个暑假,终于到了母校啦~”

等办完了助学贷款,洪山进了宿舍,318宿舍里来了两个人,俱是瘦高白净的读书郎,这318是最末一个宿舍,只安排了3人,大家依次介绍,“在下洪山”,“在下游戏”,“在下黄片”。三人就算认识了。

接下来洪山就正式成了大学生了,这洪山在国学上有些基础,汉语言的学习进步神速,好比说吧,那外国的交流生来了,都来找洪山讨教。有个井田樱子就问洪山,能不能教些成语,洪山不但教了,还现场解释,樱子同学,你从日本札幌来,我在工商大学,相隔数千公里,刚才我日了你一次,这就一日千里。樱子同学擦着身上男人的奶,虚心点头,阿达以马斯他!

洪山老怀甚慰,见到樱子爬起来就要走,赶忙拉住,樱子同学,你有没有听过一夜夫妻百日恩啊。樱子同学就对洪山的学识佩服的不得了,鸡巴不长,成语真长,就说,洪君,我准备好百日了,请多多指教。

就是这般过了一十三年,洪山入了中年,天慧也散尽了,灵气也用完了,除了干炮认真,干什么都不认真。到了最后跟在别人后面做助理。除了身上一个手机会响,这人扎在人群中连响都不响。

偏偏他还要去睡人家的媳妇,被人打的坐骨神经都伤了,一拐一拐正找新工作呢,来了一个人了,郑淑芬。

晚上在出租屋里,郑淑芬的大奶包在洪山的小公鸡上,小公鸡连毛都找不见了,等捅进 了下面逼洞子,洪山明白了,比男人胸怀更宽广的是青青草原。

和郑淑芬领了结婚证,发了朋友圈,那些什么个龙游、徐洁、陈圆圆甚至远在日本的井田樱子都发来了份子钱,她们的婚礼,洪山没有去,洪山没钱上份子。

洪山结婚了他们都要表示表示,最少的一个都发了4444.44,洪山用这笔钱还了拖欠了7年的助学贷款,剩下的还付了一套房的首付,就在省城和郑淑芬安了家了。

等和郑淑芬结了婚洪山才知道,她大学居然学的医,每晚检查手机和公鸡,手边还拿着手术刀,吹毛断发,十分可怖。她之所以这么晚来,是因为学医时间长啊。可让洪山多吃了几年苦了。

这一招给洪山治住了,小规模杀伤性武器不能用了,一台人形打桩机硬是变成了移动舔逼器,平白多了阳痿的误会。

一天夜里,郑淑芬正抱着女儿睡觉,这洪兴是真没了后了,重孙辈的全是女儿。

洪山在那玩蜘蛛纸牌,接了一个电话,没有存名字,但是洪山一看,就知道,这是苏雅的。

苏雅是谁啊,是洪山这辈子都得不到的女人。

洪山接了电话,对郑淑芬说,老板的爹诈尸了,他去治一治。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

郑淑芬只看见洪山屁股光光的,海绵体青紫一片,检查了一下,嗯,是被弄死的,没有出轨。

警察把苏雅这群变态玩SM的给抓起来,赔了一些钱,郑淑芬就和女儿说,囡囡,我们俩过吧,你老头子不喜欢裤腰带松的。

郑淑芬这边在贞洁烈女呢,洪山那边可是要下油锅了。光着屁股,嘴巴里含着口塞,旁边的油炸鬼正要扔进油锅呢,那边来了个嘻哈的牛头,黑西装的马面。锅下留鬼。

哟~哟~哟~听说今天个,来了一个,骚鬼一个,我却查了一个,生死簿一个,一个小时,结果,哟~抓错了~哟~哟~。

没等牛头哟哟完,马面带着洪山躲到油锅底下,就问,洪山,你这个半个神格哪里来的?

洪山说,天生的。

马面就嘶了一口气,你个杂种。

洪山就生气,公职鬼员怎么骂鬼呢。

马面就笑,再让你活一次吧。

洪山一惊,郑淑芬也不知道给自己解剖了没,查没查阴囊里少了几ml精液。

马面尴尬的一笑,没解剖,火化了。

洪山哭了,我没过头七呢。

马面拍拍他的肩膀,算了,你这样子省的吓到女儿。

洪山想想也是,就跟着马面来到一个黑洞前面,洪山,这是时空乱流,你有神格不怕,闭着眼睛进去,睁眼的时候你就重新活了。

牛头走过来,一脚踹了洪山的屁股,它开大脚也好。还说唱着,哟~哟~,一个半神,变成鬼啦,老牛一脚,又活了呀~

等洪山睁开眼睛,还真又活了。

2005年9月2日,苏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