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色情黄小说

藏途遇到你

网络2018-12-05 19:14:3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有时候,想想真是时光不待人,静下来想想,会不会为不羁的人生后悔,眼看着青春不在,感情的事还没有头绪,虽然被男人占有身体的时候我也在享受男人的身体,但终究吃亏的是自己,因为和男人相比,女人最输不起的就是时间。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仔细端详镜子里的自己,试图在眼角寻找青春逝去的痕迹,好以此说服自己,抛开身边的烂桃花和不与爱情沾边的性,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但是,这种岁月逝去的痕迹我一直未找到,26岁,和前两年的我并没有太多差别,皮肤,也许是我的家乡特有的优势。好吧,我又有放纵自己的理由了。

春节刚过,gay密(lz是腐女,朋友有不少男同女同,但LZ性取向绝对正常)问我有没有想法去西藏耍几天,这么神圣的地方,当然有想法,心里一直想着这辈子西藏必走一趟的,然后计划了出行的可能性,最终确定了行程和机票,因为西藏比较冷,淡季,机票相当便宜。

只有我们俩,既然是gay,作为异性就绝对安全,对朋友也绝对真诚,对于人是不是太少了的问题,他说去的路上就会交接很多聊得来的朋友,可以结伴行。

然后在拉萨的青旅,各色人等,背包客居多,然后有个帅小伙找gay借火机,顺便俩人聊起了,发现行程差不多,下一站纳木错,然后就打开了话匣子,他是北方人,比我小一岁,阳光帅气,脸棱角分明。他和一个哥们一起来的,已经认识了两个女生,都是不同省份的,于是喊到一起,去楼下咖啡店做了一会,就约定一路同行,互相照应。

我心想,西藏的路上,交朋友这么简单?当然,危险也一样简单,我时刻都是有警惕。

接下来说说笑笑,很快就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因为在路上的人,想法都很简单,也很爽快,gay密和两个男人成了挑夫,女生的背包都是他们背的,顺便补充一下,帅哥同行的哥们长相反差比较大,但人还是很好的。

三个男人都很细心,我觉得省了我不少事,事情的转折是在两天后,随着关系的拉近,帅哥开始对我眉来眼去,并在寒冷的早晨看纳木错日出的时候,对我表白,显然我是拒绝的,但内心是怦怦直跳的,我觉得这样的旅途谈恋爱太不现实了。

但他没有改变对我的细心,并时不时的借机开一点浑浑的玩笑,晚上的天气温度很低,小酒吧喝完酒去厕所的时候,他和我同行,微弱的灯下,他摸了我的腰顺势往屁股上滑,然后摸着我的屁股走了好几步,我回头故作吃惊的笑着说:你干嘛。

他随手在我屁股上打了一下,说:没什么。

然后回到酒店,他不停的通过微信对我甜言蜜语,我很享受这个过程,后来他问我,第二天的行程你有什么想法,第二天要一早坐车去XXX,几个小时的车程,然后下午返回,我其实内心是拒绝的,因为高原吧,休息的不好,虽然没有高反,但感觉很累,不过我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反问:不是要去XX吗,什么什么想法。

他说:其实我不太想去,太远了,好累哦,好想睡个懒觉。

我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沉默了一会不知道怎么回,他发来一个亲亲的表情,我犹豫着回了一个害羞的表情。

他完全明白我的意思,没有浪费我的表情,打了一行字:晚安,明天早上等我。

这下轮到我睡不着了,虽然不接受他的表白,但不代表不喜欢这个弟弟,细心温柔,甜言蜜语,并且,分开之后也许再也不见,远在他乡留点回忆未尝不可,想到这里,我开始幻想他明天早上会以什么样的表现。不知觉中睡去。

第二天一早,我装感冒不起床,给他们说我不去了,然后他说不是吧,我也感冒了 这么巧,我也不想去了。

他们拗不过我们,只好作罢,不过临走前,不忘开我们的玩笑,说:你们俩是不是勾搭起了。

他们是开玩笑,但我们是认真的。

刚出发不到五分钟,他进来,我们的房间在二楼,地广人稀的西藏,不担心窗外有眼镜看你,打开窗帘,阳光射进来,直接照在身上,他扑过来,把我压住,一边亲一边解除装备,他从隔壁过来,衣服比较多,等解除完毕的时候,床上已经洒满了衣物,他迫不及待的撩起我的睡衣将我的头部蒙住,一手褪去我的内裤,我下意识的加紧双腿,他埋下头,试图用舌头打开的紧张的神经,慢慢的,在他双手不停的摸索下,在他舌头不停的温润下,我放开双腿,紧闭着眼镜,等待着下一刻的到来。他一边赞叹我花蕾颜色粉嫩,一边用玉箫摩擦洞口,我慢慢的开始扭曲身体,我并不知道接下来践踏我花蕾的玉箫是不是足够强大,我很期待,这时候忍不住说了句:求艹。

他如同得到指令,进入的一刻,花壁被紧紧撑开,玉箫的头部硕大无比,每推进一寸便需要往回抽动一下,我忍不住叫出声,有微微膨胀的痛感,但更多的是奇痒无比的酥麻,抽动十来下,玉箫已进入大半,而我的花蕾已被完全撑开,他拔下我的内衣,两片嘴唇相贴,渐渐的,小马达开始加速,开始加力,我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说:不要停。

网盘把腿盘在他的腰间,他开始抱起我,我顺势一推,骑在他的身上,后面就进入了我的时间,我越来越难以自持,时而上下时而前后摇动,并伴随这啪啪啪的声音有节奏的呻吟娇喘。他时而想掌握主动,用双手撑住我的腰,不让我下落,然后快速发动小马达,之间双腿间玉箫快速进出,撞击到花蕾时发出急促而轻快的撞击声,我不停的发出啊啊啊的声音。不得不说,他的持久度相当好,除了老师之外,难得遇到持久和尺寸都上乘的男人。倾泻完甘露过后,双双洗澡,虽然开起空调,但温度并不高,我意识到有点冷,双双钻进被窝。说了很多情话,并不停的亲吻,抚摸。

不知不觉中,爱意袭来,我们心有灵犀的相视一笑,我钻入被窝,仔细认真的品尝玉箫,口感不错,大大的头部在口中几乎可以将嘴巴撑满,吞吐的过程中依稀听到他在被子外面低低的呻吟。第二次,慢慢的享受这过程,他这次也愈发持久,如同金刚不泄之身,直到把我折腾的筋疲力尽死去活来,在我的苦苦求饶下,他加快节奏,然后一泄如注。我问他为何还能射这么多,他说很多很多天没有做了嘛,憋坏了。我说是不是哦,你最多一晚上可以做几次。他回了一句至今我都觉得不可思议的话:我能做几次取决于女人的长相和需求。

我哈哈一笑,故意问:那我呢,能让你想做几次呢?

他坏坏一笑:这得看你能承受几次。

下午,吃完午饭睡过午觉,我又被他折腾了个把小时,看着下体红彤彤的花蕾,在看看他依然充沛的经历,我不禁感叹,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差别,可谓千里。

他们回来后,我们像一切没有发生,后面的行程,我们再也没有机会,现在我们依然还是朋友,但再也没见过面,只是网络上偶尔问候一下热聊几句,有时候也会说几句情话,如此甚好。不过后来gay密给我聊起这次行程的时候,无意中给我说了一件事,就是帅哥和另一个女孩,偷偷摸摸的上了。我没有去质问他,也没有必要,当然,更没有资格,这是他的自由。